IMF再次下调全球增速预期 但企稳迹象初现 今年起经济温和回升

作者: 杜玉
IMF预计,2019年全球增速为金融危机以来最差,2020年回升至3.3%,但较三个月前预期下调。制造业和贸易展现触底回升迹象,但下行风险依旧突出,复苏乏力且不确定。报告预计美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中国今年重新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经济体。

1月20日周一,在瑞士达沃斯论坛开幕前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虽继续下调了2019至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但也强调“风险正在消退”、“制造业和贸易的萎缩可能开始触底反弹”,呈现初“初步企稳但复苏乏力”的混合迹象。

IMF报告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从2019年10月预测的3%降至2.9%,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将2020年全球增速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从10月预测的3.4%降至3.3%,将2021年预期下调0.2个百分点至3.4%,均较2019年“温和回升”。

下调原因主要由于对印度更为低迷的经济预测。因非银行金融部门承压和信贷增速下降,印度国内需求的急剧放缓超出预期。该国2019年经济增速预计为4.8%,2020和2021年分别提升至5.8%和6.5%,但较去年10月预期分别大幅下调了1.2和0.9个百分点。

分析指出,若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确实快于2019年,将为三年来首次;同时,这也是IMF连续第六次削减对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尽管该组织对今明两年全球贸易量增长的预测远好于2019年的1%,但2020年和2021年贸易增速预期分别下调0.3和0.1个百分点,至2.9%和3.7%。

分国别来看:

预计发达经济2020和2021年的经济增速稳定在1.6%,对今年预测较去年10月下调0.1个百分点,主要由于美国、欧元区和英国的下调以及其他亚洲发达经济体的下调,2019年增速为1.7%。

预计美国经济增速从2019年的2.3%放缓至2020年的2%,2021年进一步下降至1.7%;对2020年的预测比去年10月低了0.1个百分点,反映了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效用减弱。

预计欧元区增速从2019年的1.2%增长至2020年的1.3%和2021年的1.4%,对2020年的预测较去年10月下调0.1个百分点,外部需求改善将支持经济增长。不过德国2020年的增速预测下调,主要由于制造业活动2019年底仍处在收缩区间。

预计英国2020年经济增速稳定在1.4%,2021年提高至1.5%,均与去年10月预期相同。增速预测假设英国将于2020年1月底从欧盟有序退出,而后逐步过渡至一种新的经济关系。

预计日本增速从2019年的1%降至2020年的0.7%,但相比去年10月预测分别上调0.1和0.2个百分点,主要反映了去年底刺激措施的提振作用。而到2021年,随着财政刺激的影响消退,预计经济增速降至0.5%,接近潜在水平。

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从2019年的3.7%增长至2020年的4.4%和2021年的4.6%。其中,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在2020年为6%,较去年10月预期上调0.2个百分点,这代表中国将重新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报告指出,与去年10月相比,全球经济面临的部分风险在一定程度上消退,货币政策继续为经济增长和宽松的金融条件提供支撑:

“目前有初步迹象显示,尽管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但可能正在企稳。有初步迹象显示,制造业和贸易的萎缩可能开始触底反弹。服务部门仍处于扩张区间,主要经济体几乎同步的货币宽松支撑了需求,其对2019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的贡献估计均为0.5个百分点。”

然而,全球增速的预期复苏仍存在不确定性。鉴于发达经济体的增速稳定在接近当前水平,全球经济继续依赖于承压(如阿根廷、伊朗、土耳其)和表现不佳(如巴西、印度和墨西哥)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复苏:

“总体来说,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仍偏向下行。尽管市场对国际经贸局势和英国无协议退欧的担忧日益减弱,美国和欧盟之间可能出现新的贸易紧张局势,外加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风险和社会动荡,可能逆转宽松的金融条件,暴露出金融脆弱性,并严重破坏经济增长。尽管下行风险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不及2019年突出,但应对风险的政策空间也更加受限。

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在官方声明中指出,在所有经济体,当务之急是实施结构性改革,加强包容性并确保安全网能保护脆弱群体:

“虽然出现企稳迹象,但全球增长前景依然乏力,没有出现增长拐点的显著迹象。下行风险依然突出,美伊等地缘政治紧张、社会动荡加剧、美国和其贸易伙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等风险一旦实现,可能使市场情绪迅速恶化,导致全球经济增速降至预测的基线水平以下。

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各国需要在多个领域开展多边合作,以提振经济增长,促进共同繁荣。它们需要逆转保护主义的贸易壁垒,解决围绕世贸组织上诉法院的僵局。它们必须采纳相关战略来限制全球升温以及气候相关自然灾害的严重后果。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国际税收制度以适应日益增长的数字经济,减少避税和逃税,同时确保所有国家能公平分享其税收收入。”

IMF新任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上周五也在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讲话时表示,该组织一项新的研究看到,当前的全球经济已经出现与上世纪“咆哮的二十年代”相类似的趋势——当时西方文化与金融过度发展,最后以1929年华尔街股灾告终:

气候危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新问题意味着,未来十年可能以社会动荡和金融市场变化无常为特征,主旋律则是不确定性不断增加。

分析注意到,IMF最新报告特别提到了气候变化为经济带来的挑战,将其列入“增长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之一。再结合报告对全球经济复苏仍面临不确定性的结论,势必成为本届达沃斯论坛的讨论焦点。报告称:

近年来,与气候相关的灾难(热带风暴、洪水、高温天气、干旱和野火)已在多个地区造成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和人类生计损失。气候变化是气候相关灾难频率提升、强度增大的驱动因素,已经危及到健康和经济结果,这不局限于直接受到影响的区域。这可能给其他还未感受到直接影响的地区带来挑战,包括引发跨境迁移或金融承压(例如保险部门)。如果这些趋势继续下去,可能会给更多国家带来更大规模的损失。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