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软银愿景基金美国高管将离职 第二期基金无法完成筹资

作者: 杜玉
愿景基金美国投资部的“大将”正在流失,据称,2017年加入软银的前高盛银行家Michael Ronen“已就离职条款与软银进行了数周谈判”,甚至连主导WeWork投资的软银副董事长Ron Fisher也前途未卜。同时,软银和孙正义未能为第二期愿景基金募集到任何外部投资。

由于近期的科技投资失利案例较多,日本软银集团愿景基金在美国的高级合伙人正在一个个离去。

2月4日周二,据新浪财经援引媒体报道,2017年加入软银的前高盛银行家Michael Ronen“已就离职条款与软银进行了数周谈判”。

公开资料显示,他是软银愿景基金美国投资办公室的管理合伙人,主要业绩是带领基金投资了一系列交通与物流初创公司,最著名的要数22.5亿美元押注通用汽车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Cruise。

报道称,愿景基金美国投资部的“大将”正在流失。2018年4月加入愿景基金担任管理合伙人的Praveen Akkiraju刚在去年12月离职,Ronen若离职将令该基金的美国管理合伙人剩下4名。

同时,三名知情人士透露,1995年就加入软银、现任集团副董事长、成为孙正义最亲密顾问之一的Ron Fisher也在讨论“未来去留事宜”,不过被软银发言人否认。

Ron Fisher据称是软银在WeWork上押下巨额赌注的主要倡导者,并成为软银派驻在WeWork的董事,负责与后者管理层密切沟通战略和增长计划。

上文提到的Michael Ronen对媒体表示,自己在对软银的“问题”表达担忧后决定离职。领英和谷歌前高管Deep Nishar,以及前德意志银行高管Colin Fan可能会接替Ronen现在的职责。

最令市场感到惊讶的是,伴随Ronen可能离职的报道,还有一则消息称,软银和其创始人孙正义未能为公司的第二期愿景基金募集到任何外部投资。

去年7月,孙正义曾披露了苹果微软和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都是潜在投资者。在没有沙特和阿联酋主权基金投资的情况下,第二期愿景基金也能斩获1080亿美元的总规模。最新消息显示,上述外部“准投资者”中,没有一个落实对第二期愿景基金的非约束性承诺。

分析指出,软银愿景基金在WeWork、Uber和Slack等共享经济新锐上的投资失利,正在动摇外部投资者对这一基金的信心。自2019年4月创2000年代早期新高以来,软银股价至今已累跌近25%。软银目前正对其支持的其他初创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减少亏损、增加利润。

此前据证券时报总结,孙正义一连串失误考验了银行对其新模式的容忍程度。WeWork和Uber等的知名创企估值暴跌,导致软银在2019年第二财季报告运营亏损近65亿美元,这是14年来的首次。孙正义在财报发布会上承认:“我在投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反省自己。”日本银行业的高管们表示,他们对这位亿万富翁管理软银及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做法产生疑虑。

上述消息发布后,软银美股价格收涨1.7%,创1月29日上周三以来最高。有分析认为,软银股价很大一部分都在靠持股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来支撑。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