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士丹利:中国和新加坡股市是疫情危机的“资产避难所”

作者: 杜玉
大摩的最新研报上调了中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股市评级,预期三国将在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扩大之际推出进一步的刺激政策,并偏爱三国股市目前更便宜的估值。大摩越来越认为,经济活动受到的疫情扰动或持续至二季度。

在预言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可能持续恶化至第二季度的一天后,摩根士丹利于3月1日上周日再出一篇重量级研报,高调挑选中国和新加坡股市成为疫情面前的“资产避难所”。

摩根士丹利首席亚洲与新兴市场策略师Jonathan F Garner的团队在最新研报中,将中国和新加坡股市的评级分别从“持平大盘”(equal-weight)上调至“超配”(overweight),将澳大利亚股市评级从“低配”(underweight)上调至“持平大盘”。

研报称,在亚太地区与新兴市场的模型配置中将上述三国股市升级,主要是预期中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会在全球公卫危机扩大之际推出进一步的刺激政策,以及三国股市目前更便宜的估值。大摩正在提高国防/高质量板块的资产配置,“并逐步增加刺激政策受益方的仓位押注”。

研报认为,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蔓延将深化经济增速的下行趋势,并驱动更强劲的政策回应。如果疫情造成的干扰延续到今年第二或第三季度,全球主要国家的政府和央行要么将保持现有宽松政策不变,要么推出新的刺激政策。

而为了降低总体配置框架中的风险,大摩在同一份研报中将韩国和俄罗斯股市从“超配”评级下调至“持平大盘”,将希腊股市评级从“持平大盘”下调至“低配”,其中一个理由是韩国消费放缓态势将负面拖累该国股市。这与对中国等股市在疫情冲击下的信心形成鲜明对比。

从被大摩强势看好的三国内部来看,中国政府在财政和货币政策层面均迅速重拳出击,并承诺将推行更有效的进一步刺激,直接推动沪深两市成交额连续9日超万亿元,人民币6天暴涨1000点,外资重启“北上”扫货模式。新加坡计划安排1997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预算赤字来支持经济增长,货币市场则完全计价了澳大利亚央行于3月3日宣布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

大摩研报发布后,截至3月2日周一收盘,中国A股沪指、深成指和创业板指均大涨超3%。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STI)盘中一度涨0.5%,收跌0.1%。澳大利亚S&P/ASX200指数盘中一度跌3%或近200点,收盘跌幅收窄至0.8%或跌近50点。上周,亚洲股市创下两年来最差单周表现。

2月29日上周六,摩根士丹利另一支分析师团队做出了三种假设场景的逻辑推演:

最乐观情形下,疫情在3月底之前得到遏制,生产活动只会在第一季度中断,“受灾国”大力拯救经济,实施财政刺激等措施。全球经济年化增速一季度将从去年四季度的2.9%放缓至2.5%,但从二季度开始反弹。

中间情形下,经济活动受到的扰乱持续至第二季度,疫情可能在5月底之前达到峰值。企业利润将受显著影响,金融状况大幅收紧,继而成为主导性因素,从而使得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恶化。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速仅为2.4%,为金融危机以来最弱,但可能从三季度抬头。

最悲观情形下,疫情延续至第三季度,所有大型经济体无一幸免。企业利润将遭重创,继而生发出信用风险,金融环境显著收紧,拖累全球经济增长,从而加深市场对于经济衰退的忧虑。欧洲则干脆直接跌入衰退中,美国失业率上升近2%,促使美联储更为激进地降息。

上述研报认为,全球正在迈向第二种“中间场景”,因此预计已经执行宽松政策的主要央行会继续放松以寻求短期刺激措施。但疫情的全球蔓延更像是“外部冲击”,与经济过热后内生导致的增速放缓无关,大摩仍相信全球经济复苏“只是被推迟了,而非偏离轨道、不再发生”。

有意思的是,2月28日上周五,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兼首席投资官Mike Wilson指出,就算标普500指数跌入技术位回调区间,导致估值更接近十年均值,他也不建议趁机大举抄底。由于低利率和超量货币供应等流动性驱动的牛市暴涨模式已经结束,任何反弹都将是疲软的。

从上周五开始,包括鲍威尔和黑田东彦在内的美联储、日本央行、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等高官纷纷站出来表态,暗示必要时将利用宽松货币政策“呵护”市场。

Wilson认为,这招未必能有效战胜恐慌,特别是美联储已通过回购操作和短期美债购买扩充了资产负债表,欧日央行多年来维持负利率政策,都导致发起流动性“大放水”的概率越来越低。因此,他维持今年底标普大盘的基线场景目标位为3000点,较周一收盘位还有至少0.7%的下跌空间。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