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消费重头戏!汽车零售额有望增长两成

来源: 中信证券
中信证券认为,汽车消费在社消中占比约为10%,对社消增长影响显著;新政策最高刺激汽车消费增长20%

本文来自微信号CITICS宏观研究,作者为中信证券宏观&汽车团队,原标题为《宏观经济专题报告:鼓励汽车消费政策将由点及面》

核心观点

疫情对经济造成了显著的负面冲击。考虑到汽车产业链的重要性,近期广东、浙江纷纷出台了鼓励汽车消费的政策。预计汽车消费政策将从重点城市开始,由点及面,大范围落地。我们估计在保守和乐观情形下,政策将带来新增汽车消费金额约3,906-8,024亿元,是2019年汽车零售额的9.9%-20.4%。

汽车消费政策是一篮子消费政策中的重头戏

汽车消费的变化是社消增长波动的主要来源之一

汽车消费在整体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占比约为10%左右,汽车消费的变化是社消增长波动的主要来源之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统计方法采用限额以上全部统计,限额以下抽样统计的方法。但因为汽车销售相较于其他商品单价远远较高,因此限额以上的汽车零售企业基本就是全部的汽车零售企业。因此汽车在整体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不需要在限额以上的范围内进行计算,而是直接与整体社消进行进行对比。汽车消费金额在整体社零中的占比约为10%左右。而且我们自己计算的社消除汽车以外的增速的变化与统计局公布的扣除汽车的社消增速变化基本一致。回顾汽车和整体社消数据,2019年以来,受到汽车消费增长大幅回落的影响,整体社消增速受到拖累,扣除汽车的社消增速高于整体社消。由于汽车消费在整体社消中占比较大且变动幅度较大,汽车消费的变化一直都被视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波动的重要来源之一。

汽车消费政策是一篮子消费政策中的重头戏

汽车消费受到政策的影响十分显著。历史上汽车消费政策主要是购置税的减免。在两次购置税低点,汽车消费均受到一定程度的提振出现高增;在购置税恢复后,汽车消费会先下跌后逐步企稳。考虑到国内汽车保有量的增加,新的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带来的边际影响是逐步减弱的,但就目前观察来看,汽车消费的变化受到政策的影响依然较为显著。

疫情对消费冲击显著,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呼之欲出

预计汽车消费政策将由重点城市开始,由点及面。考虑到汽车产业链对经济的重要性,我们认为稳定汽车消费的政策在全国有条件的地方都会陆续落地。3月26日商务部服贸司司长表示为对冲疫情给消费带来的影响,杭州等地出台了放宽限购等举措,将有利于扩大实物商品消费,促进消费回补。预计下一步,商务部将鼓励各地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开展汽车以旧换新等措施,进一步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预计后续在财政能力好,汽车消费量较大的省市如北京、广东、浙江、上海、京津冀、山东、湖南等也会陆续出台,由点及面。

疫情对消费的负面冲击较大,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呼之欲出提振消费增长。2020年2月16日,习总书记在《求是》上发表的文章中提到,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2月20日,商务部领导表示将研究出台进一步稳定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对冲疫情的影响,鼓励各地根据形势变化,因地制宜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增加传统汽车限购指标和开展汽车以旧换新等举措,促进汽车消费。3月3日广州市政府出台具体举措,3月24日至25日,浙江、杭州相继跟随。预计全国的汽车消费政策由主要的省份开启,由点及面。

汽车消费政策提振效果测算

当前的汽车消费政策主要包括三个方面:1)有牌照限制的省份更大力度放开牌照;2)对高排放老旧汽车置换提供补贴;3)其他类政策,包括郊区行驶的专用小客车号牌(北京)、汽车下乡惠农等等。根据表1的内容可以看到在2月中旬总书记提出提振汽车消费发展的政策思路后,各省市纷纷开始研究制定因地制宜的鼓励汽车消费政策。目前来看主要包含三个方面。我们第二部分也根据三方面不同的政策计算了汽车消费政策如果大范围推广对汽车消费以及社消的影响。

政策一:汽车牌照配置指标放松可最多拉动汽车消费新增近千亿元

对汽车牌照配置指标放松政策效果进行测算,在保守假设和乐观假设的情况下,预计燃油车新增将为13.3-32.3万辆,新能源汽车新增11.3-13.1万辆。如果按照单车14.2万元的价格,预计新增汽车消费总额将达348.66-645.28亿元;如果按照单车20万元的价格,预计新增汽车消费总额将达491.1-908.85亿元。2019年汽车零售额为39,389亿元,牌照管制放松带来的新增消费总额占比约为0.89%-2.31%左右。详细测算过程如下:

对放松后牌照实际配置数进行测算,若按保守假设Ⅰ则2020年实际配置数将达105.1万辆,同比新增24.6万辆,其中燃油车13.3万辆、新能源车11.3万辆;若按乐观假设Ⅱ将达126.0万辆,同比新增45.4万辆,其中燃油车32.3万辆,新能源车13.1万辆。实际情况方面,目前共7个地区有牌照限制,分别为北京市、上海市、广州市、深圳市、天津市、杭州市、海南省,其中上海、深圳、杭州、海南对新能源车不限牌,计划配置数总计约81.8万,实际配置数80.5万。对于牌照放松的管制我们分城市给出以下假设:

1)按照中国新闻网报道,北京市上半年额外新增10万新能源牌照、传统车牌照数未变(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sh/2020/03-24/9135873.shtml?replace=1),按此作假设;2)深圳此前出台2019-2020年每年新增4万指标的假设,假设Ⅰ下假设其新增4万达到16万,假设Ⅱ下假设其新增8万达到20万;3)天津新能源车配置比一直较低,不考虑其新能源车牌照指标增加的影响;4)杭州已出台2万个指标增量,在5月末配置完毕,假设Ⅰ按此作假设,假设Ⅱ下假设其下半年再增加指标2万个;5)其余省市假设Ⅰ按传统车20%增量,新能源车50%增量作假设,假设Ⅱ按传统车50%增量,新能源车100%增量作假设,同时假设2020年配置比维持2019年水平。由此得到测算结果:计划配置数方面,若按假设Ⅰ,2020年将新增27.3万(燃油车15.3万+新能源车12.1万),若按假设Ⅱ,2020年将新增48.9万(燃油车34.8万+新能源车14.1万);实际配置数方面,若按假设Ⅰ,2020年将新增24.6万(燃油车13.3万+新能源车11.3万),若按假设Ⅱ,2020年将新增45.4万(燃油车32.3万+新能源车13.1万)。

对单车消费金额(含零配件)进行测算,估计2020年单车消费金额(含零配件)为14.2万元。但根据3月24日商务部口径估计单车消费金额为20万元。2016-2018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中汽车新车零售商品销售额分别为40692.16亿元、41218.53亿元、39565.68亿元。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年鉴》统计,2016-2018年我国汽车销量分别为2803万辆、2888万辆、2808万辆。因此单量消费金额分别为14.52万元、14.27万元、14.09万元。综合物价和居民消费水平考虑,假设2020年单车消费金额14.2万元。但3月24日,商务部口径强调“北京市上半年再释放不少于10万个购车指标,预计在今年内可迅速转化为消费增量,将新增社零额200亿元左右”,则单车消费金额约为20万左右。

总额考虑销量和单价对消费进行测算,如果按照单车14.2万元的价格,新增汽车消费总额将达348.66-645.28亿元,如果按照单车20万元的价格,新增汽车消费总额将达491.07-908.85亿元。2019年汽车零售额为39,389亿元,按上述假设测算牌照管制放松带来的新增消费总额占比约为0.89%-2.31%左右。

政策二:老旧车置换“国六车”补贴,对汽车消费的带动强于放松牌照管制

由于在目前的汽车消费刺激政策中广州新车补贴政策最为具体,因此我们以广州市新车补贴政策为参考,对全国老旧车置换新车进行测算,预计75-150亿财政支出将拉动汽车消费3,558-7,115亿元,占2019年汽车消费的9.03-18.06%。测算过程如下:

1)根据中信证券研究部汽车组估算,2018年末国一及国二车保有量为1,691.8万辆,国三车保有量为3,319.1万辆(指汽油车不包含柴油车)。

2)考虑到国三及以下车辆使用年限为9-11年,正常报废速度为10%左右,且随着时间推移,报废速度会加快(环保部门披露的2018年国三及以下汽车保有量较2017年减少11%,可辅助说明)。假设保守情形下补贴政策使得在原有报废速度的基础上额外增加5%的绝对值(即如果有补贴的情况下全国的保费速度会额外增加10%,但我们认为补贴政策大概率只会在财政能力有一定支撑的省份推开,因此预计只有50%)。而乐观情形下,补贴政策使得在原有报废速度的基础上额外增加10%的对值(即补贴政策在全国全部推开)。假设财政补贴按照广州市现行的政策为3,000元,单车消费金额为142,000元(含零部件)。

3)保守情形下,测算结果为补贴政策将使得75亿的财政支出带来3,558亿的新增汽车消费,占2019年汽车消费的9.03%。乐观情形下,测算结果为补贴政策将使得150亿的财政支出带来7,115亿的新增汽车消费,占2019年汽车消费的18.06%。总体来看财政支出压力小且对汽车消费的拉动十分显著。

政策三:其他类消费政策,例如北京可能推出限定在郊区行使的专用小客车号牌,将带来可观的购车需求

根据中国新闻网报道,3月24日商务部表示北京市将研究推出限定在郊区行驶的专用小客车号牌,不纳入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调控指标,有效满足郊区家庭购车出行需求的同时,有序引导非首都功能疏解。尽管后来声明该政策并未确定,但我们认为郊区牌照问题确实是居民工作通勤的重要问题,急需解决,同时也可以释放压制的消费需求,因此我们假设该政策大概率也将出台。2019年11月1日外埠车在京限行管理新政正式实施,外地车牌进京证有效期最长7天、一年最多办理12次,郊区大量外地车牌乘用车使用受到限制,且郊区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设施不足,郊区通勤族日常出行需求得不到满足。郊区专用号牌估计是新增量拉动较大的点,参照沪C牌照的办法,关键在于郊区的定义,如果定义为五环以外,北京有大型企业聚集的上地、西二旗、回龙观、亦庄、通州等地会有大量的购车需求可以释放。参考中信证券研究部汽车组测算,2018年在五环外有使用需求的民用汽车拥有量约为341万辆,占北京民用汽车总拥有量的59%。按照北京市汽车自然更替率为9%,在中性的假设下,预计2020年北京汽车销量有望达到80万辆,“郊区牌照”政策将带来30万辆的消费增量。按照14.2万元的单价计算,总的新增汽车消费金额为426亿元,对2019年社消占比约为1.1%。此外,浙江提出汽车下乡惠农政策,深挖农村汽车消费潜力,预计都将提振汽车消费需求。

总体来看,如果仅考虑对汽车牌照管制的放松以及老旧车置换“国六”的补贴,我们估计在保守和乐观情形下,政策将带来新增汽车消费金额约3,906-8,024亿元,是2019年汽车零售额的9.92%-20.37%。此外,其他因地制宜的政策预计也都将对汽车消费起到一定的提振作用。当然,在当前疫情对整体经济产生显著冲击的背景下,也伴随出现居民失业率走高和收入下降的情况,对消费都有一定的抑制。但我们认为伴随着国内逆周期政策在各个领域的开展,以上问题能够得到改善。总体来说我们对2020年汽车消费并不悲观。

本文节选自中信证券研究部已于2020年3月27日发布的报告《宏观经济专题报告:鼓励汽车消费政策将由点及面》,具体分析内容(包括相关风险提示等)请详见相关报告。若因对报告的摘编而产生歧义,应以报告发布当日的完整内容为准。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