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漂的都是原油?不,都是钱!

作者: 祁月
无论是供需基本面还是升水幅度,这次浮式储油的套利时机都太完美了。上周四油价反弹前,这种生意的利润以年化计算高达20%。

世上虽然没有摇钱树,但现在,漂在海上的石油运输船倒是真能让人躺着赚钱。

有多赚钱呢?有文章是这么形容的:

业内通常把它描述为印钞机:贸易商们低价买进原油现货,转手就以高价卖给期货市场,当做远月合约的交割品,以此锁定利润。这种生意基本没有风险。

再具体一点,在上周四原油价格大幅反弹之前,贸易商们通过这种海上浮式储油锁定的利润以年化计算高达20%。

20%的年化利润什么概念?去年业绩排在全球第三位的量化巨头Citadel的旗舰基金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才实现19%的收益率。标普500指数去年全年涨幅大约29%。

纵横市场多年的老将Praetorian Capital总裁兼首席投资官Harris Kupperman都惊呼“见所未见”,“现在的油轮储油绝对是几十年都无人能敌的超赚钱生意”。

囤油逻辑

这次囤油套利的时机太完美了。

核心逻辑在于基本面:疫情导致的经济和出行停滞叠加产油国价格战,供应和需求都急速走上完全相反的极端水平,严重过剩的供应像海水般涌入市场,必须找地方存储现货。

引爆囤油热情的“导火索”、起到强化辅助作用的因素则是被称为Contango的市场升水结构:产油国竞相压价导致现货价格跌至几十年不遇的低水平,显著低于期货市场报价。而在期货市场,近月合约又大幅低于远月合约。

通常来说,Contango结构将带来海上储油的需求增加。偏偏在此时,陆地储油空间不足,这就使得人们对海上油轮的需求更加旺盛。

根据华创证券吴一凡团队的介绍,在VLCC-TCE(等价期租租金)分别为3、4、5万美元/天情况下,三个月原油期货价格较现货升水超过1.75、2.2、2.65美元/桶的时候,就存在套利机会。

这一次,升水幅度达到了令人震惊的高水平。布伦特5月合约比11月合约一度低13.45美元/桶,WTI近远月合约价差也扩至12.85美元/桶,创下09年2月以来的纪录。

这次不一样

面对千载难逢的赚钱机会,有谁不心动?又有谁不行动?

自从3月9日沙特开打价格战以来,人们抢租油轮都抢疯了,以至于油轮费用从2月中旬的3万美元/天狂飙数倍,3月份经常报价20万美元上下。

即使储存成本暴涨至如此高位,囤油也还是能赚到大量利润的,储油6个月大概能锁定多达700万至800万美元的利润。

各大贸易商倾巢出动,嘉能可也不例外。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的信息显示,最近几周租油轮的热情显著攀升,有多达40艘大型油轮(VLCC)和20艘苏伊士油轮已经签下了长租合同。有些油轮的租期长达三年,那是行业史上的最高纪录。

油轮船东Frontline Management AS首席执行官Robert Hvide Macleod称,全球油轮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装满原油,几乎是2015年上一次原油过剩时期的5倍。

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注意到了。他上周在一次白宫记者会上说:“现在海洋上到处都是原油。那是他们储存的地方。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每一艘油轮现在都满满当当地塞满了原油。”

对于特朗普,Harris Kupperman有着自己的理解:

我关注油轮业二十多年了。从2009年以来,由于持续的供过于求,每一次行业高峰期都是短暂的。但这次真不一样。

没有一个国家想过早地解除封锁,那会让很多人死亡。恰好相反,大家都有强烈的动机实施尽可能严厉的封锁措施,让政府看起来是在保护自己的国民。

哪一位政治家不想出现在电视台里高谈阔论,说他们在保护你的同时还给你提供免费的刺激资金?正值大选,连特朗普都开始采取行动,我们都知道他一直以来只关心股市。

如果价格战停止

如果沙特停止打价格战呢?

“谁在乎?我们所有人都还在封锁隔离呢。”Harris Kupperman说。

“汽车出行量下降了一半,飞机航班急剧减少。当然,我们最终将走出疫情,但到那时,将会有十几亿吨过剩的原油需要处理。美国政府说这种状况可能持续18个月或者更久。这不是开玩笑吗?那么多油放哪里去?现在是对油轮贪婪的时候了。”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