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半场 国内大类资产如何配置?

作者: 祁月
股债收益率比接近历史高点,权益资产价格跌至底部,未来胜率更高。经济增速放缓、通缩风险下,债券资产有贯穿全年的趋势性机会。

导读:招商证券谢亚轩团队认为,二季度中国有望率先走出疫情,经济将逐步复苏,政策放松。首推权益资产。债券有贯穿全年的趋势性机会。看好黄金中长期配置价值。商品可能表现最差。

国内资产或率先迎来反弹

至少在二季度初,疫情仍是资产价格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当前的关键是美国确诊人数何时能到达拐点。拐点之前,全球资本市场仍将以防御为主;拐点之后,由于中国有望最早走出疫情,国内风险资产也将最先迎来触底反弹的机会。

国内市场最动荡的阶段可能已经结束,理由如下:

第一,市场更期待财政措施来对冲疫情对基本面的负面影响。G20峰会传递的积极信号有助于平息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安的局面,避免经济和市场滑向危机深渊。

第二,二季度国内经济形势好于一季度比较确定,稳定经济需要更加依靠内需扩张,国内逆周期调节力度也会相应上升。

第三,全球货币政策大幅放松,额外释放的流动性终归需要配置在合适的资产上,人民币资产将明显受益。中国市场对疫情的恐慌情绪已经充分反映在当前的资产价格上,中国将最先走出疫情冲击。美国疫情还在上升,随时会冲击全球资产价格,与美国资产价格相关性较低的人民币资产有望获得全球青睐。

第四,美联储的组合政策正在逐步缓解全球市场的流动性枯竭局面,我国面临的资本流动形势短期亦有边际改善。

不过,由于经济目标的调整、宏观负债率的约束以及海外疫情的负反馈等因素,二季度预期中的国内经济V型反转的斜率和高度都可能会低于预期。最大的风险还是来源于全球疫情扩散引起的外部风险负反馈到国内实体经济层面。

大类资产配置展望

二季度实际GDP增速回升,但回升幅度因全球疫情的恶化而低于此前预期。名义GDP增速继续回落,一方面原油价格战加重国内PPI通缩风险,另一方面猪肉价格的回落减轻CPI上行压力。

政策方面,刺激方向是确定的,不确定的是刺激力度。但基本的准则不会变,即政策的调整力度来源于基本面变化的程度。当前国内经济所承受的额外的负面冲击力度在加大,因而额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也会相应增加。

这意味着二季度中国经济将逐步进入复苏的状态,权益资产和债券资产均有机会。

首推权益资产

理由有二:

一是经历3月大幅回调后,股债收益率比已接近历史高点,权益资产价格跌至底部,未来胜率更高,此时应该加仓。

二是A股与全球股票市场相关性较低,且基本面全球率先改善有助于吸引全球资金。3月23日美联储宣布无限量QE以来,陆股通累计净流入规模达到143.06亿元,此前则净流出779.44亿元。

债券有贯穿全年的趋势性机会

2020年经济增长将明显慢于2019年。疫情引起的需求萎缩将加大通胀回落幅度,尤其是油价低迷。通缩风险下,债券收益率有更大下行空间。内外货币政策宽松,流动性环境也将比合理适度更侧重于“适度”方向。

债券资产有贯穿全年的趋势性机会,尤其是短久期的利率债。信用债短期内应关注经济衰退可能引起的企业违约风险。

商品表现可能最差,但黄金具有中长期配置价值

二季度国际商品价格可能将维持弱势,机会可能推迟到二季度末或下半年,毕竟上半年国内经济负增长的可能性较高,疫情对需求的冲击可能会持续更久。因此,商品表现可能将维持弱势,且是各类资产中表现最差的品种。

在全球货币政策再度宽松,美元流动性枯竭有望缓解以及避险情绪依然浓厚的因素下,中长期继续看好黄金价格。短期利空因素与其他商品一致,即通缩风险可能将压制黄金价格的涨势。

人民币有升值压力

预计二季度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将重回至7以内。

一则国内经济率先触底,基本面先于美国改善。二则美联储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利于美元指数继续保持强势,中美利差扩大有助于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企稳。三则外资继续参与国内资本市场,改善国内外汇市场供求关系也有助于人民币汇率摆脱一季度的弱势。

现在对汇率的最大不确定性还是来自于全球疫情的发展,如果疫情再度引起市场恐慌,美元避风港效应还是会显现。

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较高,大类资产配置在二季度需要做好再平衡的准备。若疫情反复恶化,则资产组合向避险倾斜;若疫情好于预期,则资产组合可以更加偏向风险资产。

本文作者:招商证券谢亚轩团队,来源:谢亚轩 ,本文有大幅删减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