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的麻烦远未结束:更多投资减记将在未来几周兑现

作者: 涂子君
巨额“学费”交了一次又一次。

在软银宣布出售价值410亿美元资产后,软银股价在近几周大幅上涨。投资者是高兴了,但软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不太开心。

2016年成立颠覆风投业的愿景基金时,孙正义的初衷是在短时间内扶持大量初创公司上市,这也是为何愿景基金将大把钞票投向Uber, WeWork和DoorDash等公司的原因。但“最后的独角兽”们都难逃一上市就见光死的命运。

上周,软银一手扶持起来的全球共享办公巨头WeWork向软银提起法律诉讼,因后者放弃了30亿美元股票收购要约。去年11月,软银录得十四年来首次季度亏损,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对WeWork的投资价值减记46亿美元。孙正义坦诚对WeWork公司治理方面的疏失视若不见,交了巨额“学费”。但随着新冠疫情的继续发酵,愿景基金或在未来几周,或者几月内不得不再度对投资进行减记。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橡树资本创始人马克斯(Howard Marks)就对千亿美元级别的愿景基金提出质疑,“投资者愿意投资股权结构可疑的大型科技基金,进一步显示出市场十分极端和盲目。”

愿景基金发言人表示,在债务需求量降到最低的情况,大额的资本支出将给予在疫情期间生存困难的企业安然度过危机所需的现金。但孙正义依然预计会有一大波愿景基金投资的企业破产,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孙正义表示,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企业中可能有15家会倒闭。

果不其然,因投资者忌惮第一期愿景基金投资项目的严重亏损,软银决定暂缓第二支愿景基金的推出。但第一期愿景基金的麻烦还远未结束。未来几周愿景 基金还将陆续面临巨额的减记,作为上市公司的软银也不得不“站正挨打”,在每个季度的财报中详细披露亏损始末。

交通运输投资面临巨额减记

首先是Uber,由于会计准则的原因,愿景基金将不得不在一季报中减记投资Uber带来的4亿美元损失。根据Uber方面披露的数据,受新冠疫情严重打击,Uber在全球范围内的业务量下降了40%-60%。显然其他共享打车巨头也面临类似幅度的损失。

而愿景基金在共享打车上的敞口巨大:除了向Uber投资了77亿美元之外,还向滴滴出行投资了118亿美元,向新加坡和印度打车软件Grab和Ola分别投了30亿美元和2.5亿美元。

统计显示,愿景基金第一期投资中,40%的资金投向了运输和物流公司,共耗资330亿美元,成为此次新冠疫情的大输家。迄今为止愿景基金已经减记了14亿美元在交通运输方面的投资,5月份减记额度或扩大至20亿美元。

IPO肯定黄了

DoorDash是愿景基金在运输物流行业的又一大赌注,这家食品外卖公司竭力与Grabhub, Postmates和Uber Eats争夺市场份额。虽然DoorDash已秘密提交了IPO申请,但目前环境下上市似乎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事实上新冠疫情爆发前,IPO市场的疲软就一直是愿景基金心中的痛,无论是上市后见光死的Uber,还是IPO申请失败的WeWork,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早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显示承压迹象。

房地产业务

除了WeWork这一“二房东”业务,愿景基金还又其他房地产投资,包括近期裁员15%的住宅经纪公司Compass,和停止收房的在线房屋买卖平台Opendoor。愿景基金在房地产业的投资敞口达到101亿美元,占总投资的10%,但目前这部分市值已缩水至79亿美元。

酒店与消费

愿景基金投资中有19%涉及消费业务,包括在疫情期间深受打击的OYO酒店,当然也不乏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和韩国电子商务公司Coupang等成功案例。

迄今为止愿景基金已成功通过IPO退出了八个投资项目,其中一半是医疗健康公司,包括Vir Biotechnology(VIR),10x Genomics(TXG),Guardant Health(GH)和平安健康医疗科技。但这部分敞口仅占到愿景基金总投资的6%。

虽然孙正义嘴上说看好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但愿景基金的总投资额里只有4%投向企业级运算和云,比如协作通信平台Slack和软件公司Automation Anywhere and Cohesity。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