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见闻 | 同比增加3.7倍和244倍! 美银和花旗一季度坏账拨备猛增

作者: 曹泽熙
市场分析称,在近年来波澜不惊的信贷市场中, 如今大幅增加的坏账拨备意义非同小可:这意味着作为债权人的银行可能无法预计当情况变得更严峻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4月15日周三美股盘前,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相继发布一季度业绩。

财报显示,虽然一季度末期市场剧烈动荡,但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依然有所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银行和其他华尔街大行一样,增加了大量的坏账拨备,以备未来可能出现的违约潮。

美国银行:坏账拨备同比增加370%

美国银行的财报显示,受疫情冲击,该行一季度坏账拨备47.6亿美元,上年同期10.1亿美元,同比增加了371%。

一季度美国银行每股收益(EPS)为40美分,低于市场预期的46美分和上年同期的70美分。

报告期内美国银行营收达到228亿美元,基本符合预期;来自交易部门的营收比市场预期多出500万美元。

财报发布后,美国银行盘前股价下挫2.5%。

疫情对美国银行一季度的利润冲击明显,该行四个主要部门中的三个部门的利润急剧下降。

由于贷款损失准备金增加和利息收入减少,该银行规模庞大的消费银行业务利润下降了45%,至17.9亿美元;消费投资资产同比上升1%,对小企业的信贷扩充了24亿美元,同比上升11%;收到了27.9万份小企业贷款申请,共计430亿美元贷款;延迟收取近100万份贷款。

财富管理业务的利润下降了17%,至8.66亿美元;客户储蓄达到2.7万亿美元,美银美林名下增加了超过7500个新客户,私人银行则增加了超过600个新客户。

由于为商业贷款建立了更大规模的坏账拨备,全球银行业务的利润几乎全部被抹去,仅剩1.36亿美元;该项业务在报告期内向客户提供了6700亿美元的贷款支持。

受市场波动加剧和客户活动增强的推动,只有银行交易部门的利润增长了约33%,至14.8亿美元。

美国银行CEO Brian Moynihan表示:

我们的业绩反映了我们资产负债表的实力,我们收益的多样性以及我们团队为全球客户提供服务的韧性。

尽管增加了坏账拨备,但我们在一季度还是赚了40亿美元;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流动性在报告期末有所增加。

从2000万到49亿,花旗坏账拨备同比增加超240倍

花旗集团周三盘前发布的一季度业绩显示,该公司一季度净利润25亿美元,每股收益1.05美元,上年同期1.87美元;一季度营收为20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86亿美元,同比增加12%。

花旗集团营收增长迅猛主要受到固收业务和股票业务的驱动,净利润同比下降46%主要是由贷款损失增加造成的亏损增多。

花旗一季度的坏账拨备达到48.93亿美元;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2000万美元,这意味着花旗集团的坏账拨备大幅增加243.6倍。

财报发布后,花旗集团盘前股价下挫4.5%。

报告期内,花旗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业务销售和交易营收47.9亿美元,同比增加39%,高于市场预估的37亿美元;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营收11.7亿美元,同比大增39%,高于市场预估的9.47亿美元;投资银行业务营收13.5亿美元,同比持平,但略高于市场预估的12.8亿美元。

一季度花旗集团信贷总成本70.3亿美元,上年同期19.8亿美元。

花旗CEO Michael Corbat说:

我们一季度的业绩明显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我们有原则地控制成本和支出,同时在经济动荡和疫情扩散时期获得了良好的营收。

然而,不断恶化的经济前景以及向新的当前预期信用损失标准(CECL)的过渡使我们建立了大量的贷款损失准备金。

目前的疫情是一场带有严重经济后果的公共卫生危机。近年来,我们所做的所有工作使我们在资本、流动性和资产负债表方面都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尽管没有人知道该病毒对全球经济的严重程度或持续的时间,但我们拥有在不损害我们的安全性和稳健性的前提下为客户提供服务所需的资源。

尽管银行流动性尚佳,但真正的危机还未出现

由于疫情带来的经济停滞和金融动荡,大银行纷纷增加坏账拨备,未雨绸缪。

截至15日周三美股盘前,美国六大银行均发布了业绩,其中的共同点就是大幅增加坏账拨备。

在近年来波澜不惊的信贷市场中, 这笔钱背后的意义非同小可:这意味着银行可能无法预计当情况变得更严峻之后,还会发生什么,尤其是作为债权人的银行。

金融危机之后,美国银行体系监管趋严,目前即便出现大规模失业,美国银行业短期内也有充裕的流动性来应对危机。但是,有分析称,真正可能威胁美国金融体系的可能是未来出现的美国房贷市场危机。

研究机构The Institutional Risk Analyst认为:

我们现在无法预估来自1-4家庭住房贷款(1-4 family loan,即每套房屋中有1至4个房间的房屋贷款)的坏账率会达到多少,如果只是5%,那么美国银行业应该感到庆幸,尽管这一水平是2008年危机时的两倍;但是如果这一比例达到两位数,那么每个人都会有麻烦。

因为如果1-4家庭住房贷款的银行违约率升至5%,那么其他房贷的坏账率将更高:

政府支持的贷款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将被贷款赎回需求所淹没,并需要美国财政部的额外资本金。此外,商业贷款、担保贷款凭证和所有其他形式的不合格证券也将遭遇困境。

截至去年年底,根据圣路易斯联储的数据,美国房地产贷款总量已经达到创纪录的15.8万亿美元,其中1-4家庭住房贷款占到大约11万亿美元。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