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国央行“降息”力度这么大?为何非对称?以后降不降?

作者: 祁月
一年期降幅较大,与引导实体贷款利率下行保持一致,五年期以上幅度相对小体现房住不炒。货币政策将继续宽松,LPR、公开市场操作甚至存款基准利率都有可能下调。

中国央行非对称下调4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一年期品种下调20个基点,五年期以上下调10个基点,双双创出2019年8月LPR改革以来最大降幅。

这也是央行今年以来第二次下调LPR,也是该机制实施以来第四次下调。

对此,分析师们表示,一年期降幅较大,与中央政府多次强调引导实体贷款利率下行保持一致;五年期以上LPR与企业长期融资利率和房贷利率关联,这次只下调10个基点,与“房住不炒”的调控方向一致,释放了房地产调控整体不会放松的信号。

为何五年期以上没有维持不变呢?“为支持住房刚性需求,拉动房地产销售和投资,适度下调房贷利率或是当前的主要政策选择。”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这样解释。

市场普遍认为,未来货币政策有望继续保持量价宽松,降准、降息、再贷款等宽松举措仍将会继续使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实体融资成本下降。

为何“降息”?

国金证券固收分析师周岳认为,此举是快速响应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降息要求——4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要求,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并自十八大以来首次提及降准降息。

“LPR利率下调是央行快速响应中央要求的体现,可直接引导信贷利率下行,利于托底经济,”周岳说。

也就是说,这次“降息”是出于疫情冲击下稳增长的需要,意在着力引导实体降成本,缓解企业压力。

从政策操作角度看,3月30日以来OMO、MLF利率下调20个基点,释放了央行加强逆周期调节力度的信号,因此今天LPR跟随下调符合市场预期,体现了政策工具的联动和连贯性。

央行在4月15日开展了一年期MLF操作,规模1000亿元,中标利率较上期下降20个基点,至2.95%,是三年来首次跌破3%。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一年期LPR下行幅度与上周MLF降幅相同,意味着加码后的货币政策力度已全部向贷款市场传导。

4月是资金面供需双方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时候,按照招银理财高级分析师陈郑的话来说,外面的需求没有了,前期的单也做完了。这种情况下,“市场只要稍微紧张一点,央行流动性投放立即会放量。”

为何3月份没下调?东北证券刘辰涵团队表示,因为从货币到信用传导需要一定时间。

市场影响

债市

浙商证券孙付表示,本次LPR下调属预期之内,对债市影响中性, 收益率曲线“牛陡”延续。

孙付表示,在宽货币下,政策更加注重“宽信用”,且效果较为显著,宽货币将压低短端利率,宽信用将会加大资金利用,特别是专项债融资方面(体量足期限长),利于稳定经济预期,会抑制长端利率下行空间。

银行业

对银行业而言,东方证券唐子佩认为,此次调降MLF利率与定向降准将会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增强银行信贷供给能力,配合导引导LPR下行。贷款利率逐步降低是大概率事件,但银行负债端利率下行力度增加,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冲息差压力。

凯投宏观认为,此次LPR报价下调,意味着银行存量贷款的平均利息成本将会下降10至20个基点。

未来还有什么行动?

基于4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要求考虑,无论是从长期层面降低实体融资成本的目标,还是短期层面缓和疫情冲击、帮助企业度过难关的紧迫任务,都要求货币政策继续宽松,后续政策仍将从降准和降息的量价两个维度发力。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央行将通过继续下调政策利率,推动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下移,带动企业债券发行利率下降,降低企业直接融资成本。

LPR

分析师普遍预计LPR仍有进一步下行空间。

东方金诚王青预计,鉴于当前新发放贷款已主要转向以LPR为参考基础定价,预计贷款利率将出现加速下行态势。

中信证券固收团队认为,降准的边际效果相对有限,更多是与财政政策在数量层面上的配合,以及对中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而降息不管对于企业还是政府,都有降低融资成本和债务压力的效果。因此,“在降成本目标下,LPR报价仍处在下行通道中。”

招商证券刘辰涵团队则表示,至于后续LPR什么时候调降,“这是大事,估计还要看市场情况。”

东方金诚王青预计,疫情影响周期拉长,不排除二季度内LPR再度下行的可能。

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固收还认为,通过今年以来的LPR报价历史,1月和3月降准落地、资金利率大幅下行都难以引导LPR下行,后续LPR要继续下行需要进一步降息,包括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存款基准利率是否下调存争议

对于存款基准利率,市场并没有一致预期。

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邹强表示,政治局会议明确将继续降准、降息,“我们理解政治局会议决策的降息是基准利率层面,”存款基准利率调降值得期待。

而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鉴于银行存款成本刚性很强,预计在CPI同比涨幅回落至3.0%以下之前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概率不大。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4月3日曾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我国利率体系的“压舱石”,作为一个工具可以使用,但要充分考虑物价水平和老百姓感受等因素。

东北证券刘辰涵、陈玉卢表示,现在流动性已经很宽松了,金融市场利率处在很低的位置,最核心的是如何降低银行负债成本。

“存款基准利率的调降对降低银行负债成本非常有效。目前监管口径稍有放松,以前是压舱石,要考虑老百姓感受,现在是实现利率市场化,存款基准利率也要市场化。”上述东北证券团队表示。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