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疫情暴风眼在哪儿? 可能是东南亚

作者: 曹泽熙
人口稠密的印尼、菲律宾目前病毒检测能力不足,加上大量的贫民窟,病毒可能进一步在这里大范围传播。此前成功抵御住两轮境外输入疫情的新加坡,如今也面临本土大规模群聚感染的防疫压力。

当欧美的疫情曲线逐步进入平台期并出现降温信号后,东南亚,却可能成为新的疫情爆点。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截至周日,整个东南亚地区累计报告了超过2.8万个确诊病例,其中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合计的病例总数占到了87.9%。

尽管这一地区的病例数和欧美相比仍相距甚远,但由于印尼、菲律宾等国的检测率较低,可能有更多的感染者并未被检测出来。

即便在新加坡,这一东南亚地区最发达的国家,过去两周的确诊病例激增,主要来自于拥挤的外籍劳工宿舍区。

新加坡智库国际事务研究所主席Simon Tay上周称:

事实是,东南亚的确诊病例在不断增加。当地政府必须迅速采取行动遏制疫情。我们确实需要采取行动。菲律宾和印尼的检测量都太低了。

检测能力各异,印尼、菲律宾最值得担忧

在东南亚,各国检测冠状病毒的能力差异很大。

根据统计网站Worldometer的数据,新加坡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国家,每百万人进行的检测超过1.6万人次,而缅甸是该地区检测能力排名最低的国家,其每百万人口中只有85人进行了检测。

在东南亚,专家其实更关注人口众多且大多集中在一些大城市的印尼和菲律宾两个国家。

拥有2.7亿人的印度尼西亚是全球人口第四大国,目前该国进行了大约4.2万次检测,这相当于每百万人中的检测量为154次,是全球最低的国家之一。

此外,印尼大多数人口集中在少数大城市,拥有雅加达、万隆等城市的爪哇岛占据了该国约六成的人口,人口密度极高。

印尼政府称,该国确定的目标是每天进行一万次检测,并预计全国的感染量将达到9.5万人。

目前,印尼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国确诊的病例数已经达到6760人,其中590人死亡。

另一个值得世界担忧的国家是菲律宾。菲律宾总统上周批准该国购买90万套检测试剂,此外该国已经实施了严格的封锁措施。

但是和印尼类似的情况是,超过1亿人口的菲律宾人口同样集中在少数大城市,同时也有大量贫民窟,这让病毒检测和防控变得更加困难。

目前,菲律宾官方统计的数据显示,该国确诊感染者已经达到6459人,其中428人死亡。

印尼:错失早期防控良机 7月感染者或破百万

当1月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相继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时,人们一直惊讶于拥有诸多旅游胜地的印尼迟迟未宣布该国有确诊病例。

直到3月,印尼才开始称该国出现了确诊病例。

如今,虽然该国中央政府已经允许地方政府采取封城等举措来控制疫情,但很多分析认为,这为时已晚。

此外,今年5月底,随着开斋节的到来,印尼将出现大量的人口流动,人们将从大城市回到家乡,和亲朋好友一起聚餐庆祝节日。如果疫情出现大爆发,根据印尼大学的一项研究,仅仅在爪哇岛,确诊就将突破百万。

新加坡:“防疫模范生”面临第三波疫情考验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新加坡对国民的限制较少,但也抵御住了两波分别来自亚洲其他国家和欧美的疫情。

但如今,堪称防范境外输入疫情“模范生”的新加坡,却在面临本土出现的疫情大流行考验。

4月20日周一,新加坡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天中午,该国过去24小时内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1426例,其中16人为新加坡籍和永久居民,其余的主要是居住在宿舍的外籍劳工。

目前,新加坡的累计确证病例数已经达到8014例。

这是新加坡在经历了来自亚洲、欧美的两波输入性病例为主疫情后,所遭遇的第三波考验。这一次,在新加坡本土工作的外籍劳工成了防疫重点人群。

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居住在新加坡各地宿舍中合计32.3万名外籍劳工中,已经有超过1%的人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

在新加坡,通常外籍劳工的宿舍人员密集,从而形成病毒传播的温床。

目前,全新加坡43个外籍劳工专用宿舍区中已经有26个爆发了群聚感染,此外一些工厂自有的小型宿舍区也发生群聚感染。新加坡最大的群聚感染出现在榜鹅坊的S11宿舍区,这里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500人。

2019年新加坡总人口约570万,其中非居民人口接近170万。非居民人口中多数是外来工作人士。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