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防疫模式濒临崩溃,问题出在哪儿?

作者: 方凌
4月22日新加坡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016例,其中大多数是居住在集体宿舍的外籍劳工。这是新加坡连续第三天新增病例超过1000例,总确诊病例数突破1万关口。

成功抵御此前来自亚洲、欧美两拨疫情的新加坡,正在经历来自东南亚疫情的考验。

4月22日,新加坡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016例,其中大多数是居住在集体宿舍的外籍劳工。这也是新加坡连续第三天新增病例超过1000例,与此同时该国的总确诊病例数也突破1万关口至10141例。

随着新增病例迅速增加、总病例突破1万关口,意味着新加坡此前成功的防疫经验仍存在盲点——这个盲点就是来自东南亚的大规模劳工。

集体宿舍外籍劳工成感染集中点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4月21日发表全国讲话时,除了宣布将防止疫情蔓延的“阻断措施”延长四周至6月1日,同时提到外籍劳工宿舍的感染是一个严重问题。

李显龙称,为了评估传播的程度,新加坡政府进行了积极的测试,不仅检测那些已有症状的患者,也检测那些无症状的人。目前来看几乎所有被感染劳工只有轻微症状。。

除了关注住在集体宿舍的外籍劳工之外,新加坡还密切关注另外两类劳工人群:居住在店屋、私人住宅和组屋(HDB flats)的工人,以及基本服务人员。如果这些工人出入宿舍,那么他们可能成为双向交叉感染的潜在渠道。

不过李显龙也表示,目前为止集体宿舍的病例大部分控制住了,没有扩散到更广泛的社区,之后将尽最大努力保持下去。

盲点:外籍工人宿舍

有报道指出,目前新加坡发现如此多的外籍劳工感染病例,表明新冠病毒已经在拥挤的集体宿舍蔓延了数周时间却没有被发现。

目前居住在新加坡各地宿舍中合计32.3万名低收入外籍劳工,他们从事新加坡人不愿从事的建筑、房地产维修、制造业等工作,并居住在包括43个大型外籍劳工专用宿舍在内的地方。

当地媒体指出,新加坡首个集体宿舍感染群聚事件于3月30日确认,S11宿舍共有4个感染病例确认。随后集体宿舍的感染病例数迅速飙升。

新加坡人力部部长Josephine Teo将这种迅速蔓延归因于工人们在休息时间内在宿舍内的社交活动。新加坡政府认为,购物中心Mustafa Centre是新冠病毒在外籍工人间传播的起点。

也有分析认为,根本原因在于外籍工人恶劣的居住环境:双层床、12至20人挤在一间房间,只有小风扇通风、每层楼数百人公用公共卫生间和淋浴设施。

新加坡的现状给其他国家敲响了预警。

专家观点称,随着封城措施和其他限制措施的逐步撤销,新的聚集感染不可避免。如果相关部门不能在可能出现快速传播的地区采取预先预防措施,或是及早发现疫情,那么感染可能会快速蔓延。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