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雪涛:原油暴跌再次开启美股基本面压力测试

来源: 天风宏观宋雪涛
宋雪涛认为,反弹之后,美股风险溢价已明显回落,而对应目前所面对的诸多基本面风险来说,美股在这个位置已没有做多吸引力。

5月WTI原油期货合约暴跌至-37美元,反映的是原油供给过剩和库存空间不足的问题。

OPEC估计4月全球原油需求下滑了2000万桶/日,而OPEC+减产970万桶/日从5月1日才开始,并且依然不能解决需求不足供给过剩的问题。

供给过剩造成原油的库存空间已经几乎爆满(无论海上油轮VLCC还是陆地储油设施),仓储费用高昂,这就造成了历史上最陡峭的原油期货远期曲线(super contango),巨大的月间价差隐含的其实是高昂的原油仓储费。

油价(现货)大跌利好油运仓储和炼化(化肥、化纤、塑料)。在供给过剩的情况下,油价的拐点要看需求,具体来说就是海外复工复产和需求恢复的情况,核心还是疫情。

美国疫情曲线在4月10日和17日出现双峰后连续回落,确认了我们之前推断的4月中旬出现峰值,继续沿用我们的推断,预计5月底美国疫情基本稳定,6-7月逐步复工复产,乐观估计7月底基本恢复正常。因此,6月WTI期货合约也可能跌入负值。

对于海外市场(美股)而言,油价暴跌是一个正在暴露的基本面肥尾风险。

美股4月初以来的反弹类似2月初以后的A股,是在基本面情况相对真空、极度充裕流动性驱动、信用市场急跌修复、疫情过峰短期改善风险偏好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的技术性反弹。

反弹之后,美股的风险溢价已经明显回落,而对应美股目前所面对的诸多无法计量的基本面风险来说,美股在这个位置没有做多的吸引力

我们认为原油暴跌可能再次开启美股的基本面压力测试,三个方面的风险正在发酵:油价暴跌造成的页岩油企业债务风险、停工停产造成的家庭消费贷房贷违约和企业现金流断裂、疫情长期化导致经济复苏进度低于预期。

国内市场的分子(外需-海外疫情)和分母(风险偏好/流动性-美股)都和海外市场有关。

整体而言,分母比较稳定(流动性、政策空间、防控疫情控制较好),分子在内需和外需上继续保持明显分化,风险溢价较高,情绪偏中性,中短期继续维持防御和缩量震荡。疫情后国际政治风险可能上升,战略配置应增加贵金属的权重。

本文作者:宋雪涛,来源:雪涛宏观笔记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