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史上“最黑暗时期”:加州和新加坡海岸漂满油轮,企业接连破产

作者: 祁月
美国西海岸停了30多艘油轮,2000多万桶载油量相当于全球一天消费量的20%。新加坡、韩国、荷兰、南非存储空间也接近饱和。

油价跌成负数、全世界的存储空间“油满为患”、行业企业一个个倒下……当前可能是原油市场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期。

造成这种局面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存储空间严重不足。

市场普遍担心,全球储油空间饱和倒计时需要以周计算,而不是月,因为过剩的量太大而空间太少,就算沙特等产油国已经开始提前减产都来不及找地方放置原油。

简单地说,全世界已经快要无处安放原油了。瑞士石油贸易巨头贡沃集团(Gunvor Group)大宗商品贸易部门负责人Torbjorn Tornqvist警告称:

我们正进入终局。5月上旬到中旬可能达到最严重的阶段。距离终结只有几周,而不是几个月了。

油轮停满美国和亚洲近海

在美国西海岸,上周初就有30多艘油轮停在从洛杉矶一直延伸到加州湾区的水域上,合计载油量超过2000万桶,数量之多已经创出了历史记录,相当于全世界一天耗油量的五分之一。

在这当中,有四分之三的油轮装满了油,它们停在这里已经至少有7天了,同样是历史罕见。

可怕的是,停在这里的油轮数量和载货吨数还在增加。位于南非的Saldanha海湾地区也是同样的情景。

至4月17日当周,全美原油库存增至5.186亿桶,接近2017年创下的5.35亿桶历史最高纪录。

新加坡油品存储码头附近的狭窄的水路最近变得更加拥挤,大约有60艘油轮停靠在繁忙的海峡沿岸,远超平时的30至40艘。其中的一些船不是用来运油,而是储油,因为岸上油罐已经满了。船舶经纪商和贸易商说,现在卸货需要等两周左右,而平时只要4-5天。

一位新加坡船舶经纪商表示,他们第一次接到这么多要求预订船舶来储存石油而不是运输石油的电话。

行业咨询公司FGE亚洲石油业务主管Sri Paravaikkarasu说,新加坡炼油厂的开工率可能已经降至60%左右,二季度可能进一步降至50%。

韩国的所有储油空间也接近饱和,本土最大炼厂SK Innovation将在6月和7月进一步降低开工率至60%到70%。这将是该工厂三十多年来首次出于非检修或维护设备的原因减产。

SK Innovation在韩国Ulsan的油库已经达到1200万桶的极限,最近在首尔西南部租用的180万桶储油空间并不会缓解压力。为此,他们不得不推迟油轮卸货,需要给这些等在近海的油轮支付日均1亿韩元(约合81300美元)的高昂成本。

原油多到什么程度了呢?

早在4月20日,陆上原油储存量已逼近35亿桶,而海上浮式储量为1.53亿桶左右,自3月底以来累计增加了1.11亿桶,而且每天都在增加。

业内人士估计,目前,海上储油量已达到创纪录的1.6亿桶,还有近7000万桶成品油也储存在全球各地的油轮上。全球航运巨头Clarksons Platou估算的规模更大,预计海上石油已增至2.5亿桶。

德意志银行称,浮式存储的速度非常快,一周就能达到6300万桶,比2015-16年那次速度快得多:

陆地储油空间即将耗尽

这些原油之所以停在海面上,是因为陆地仓储几乎没空间了。能源研究公司Kpler的数据显示,陆地储油空间已使用近85%。

美国陆地原油运输枢纽、WTI原油期货交割地库欣的储油量已经相当于6000多万桶,在7600万桶的总库容中占比高达近80%。按照这速度,剩余储油空间三、四周内就会耗尽。

过去十年,库欣小镇的库容空间增加了一半以上。但如今,进来的油无论是规模和速度都明显超过出去的油,因为疫情导致需求断崖式暴跌,炼厂上周炼油量只有1250万桶/天,同比大跌25%。

还有大批原油等着进入库欣。芝商所(CME)上周三称,根据交割规则,下个月将向库欣交付240万桶原油。

印度的油罐也已经满了。位于荷兰的安特卫普枢纽地区的油库也差不多快要饱和了。

中东出产的原油早就没地方放了,他们预定了美国的储油空间, 大批的原油随着油轮驶向美国。沙特约有4000万桶,还有至少1100万桶来自伊拉克,这些石油都将于5月底、6月初左右运抵美国。

非常时期逼迫人们绞尽脑汁想办法。在欧洲,驳船都被征用了。在美国,管道运营商Energy Transfer LP打算把200万桶油存在德克萨斯州管道里。乌克兰国有石油公司Naftogaz Ukrainy也考虑将最多3500万桶油放在一个未充分利用的管道中。

贸易商正在考虑租用轮船、管道、地下洞穴等地点用作储油。Caliche Development Partners是一家在美国休斯顿附近地下洞穴中储存液化天然气的公司,他们可能开放新建地下盐穴,用以存储原油或汽油。

在海上,托运人正在使用一种被称为“减速航行”的策略,故意降低油轮速度,以增加运输和中转时间,同时等待客户出现购买兴趣并节省燃料。

石油企业接连陷入困境

近日,石油行业传来了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昨日,美国海上钻井承包商戴蒙德海底钻探(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拥有负债26亿美元,其中有20亿是债券,而现金近4.35亿美元。十天前,公司没有及时向债券持有人支付5亿美元利息,债券信评遭下调。

上周,有着新加坡“油王”之称的林恩强一手创办的兴隆贸易申请破产保护,资产仅7.14亿美元,负债却高达40.5亿美元,现金头寸只有0.5亿美元。公司资不抵债,正寻求延期偿还23家银行总计36.5亿美元的债务。

本月初,美国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 Whiting Petroleum)申请破产保护。

在疫情爆发、沙特掀起价格战之后,海洋钻探行业急剧恶化,市场对海洋钻油平台和钻井船的需求枯竭,美国近海石油生产商因而纷纷关闭位于墨西哥湾的海上油井,从而显著影响了现金流。陆地钻井同样陷入困境。

产油现在成了赔钱的生意,导致生产商苦不堪言,很多公司被迫缩减甚至完全停止生产。

美国仍在运营当中的石油钻井平台数量正迅速下降,从疫情爆发之前的大约650个锐减至上周的378个,创出四年最低水平,关停数量超过四成。

北达科他州的页岩油生产商已经关闭了6000多口油井,每天减产约40.5万桶,约占该州总产量的30%。

俄克拉荷马州的监管机构投票决定允许石油钻探商在不失去租约的情况下关闭油井;新墨西哥州也做出了类似的决定。

挪威能源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不久前表示,油价跌至20美元时,到2021年底将有533家美国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面临破产;如果进一步跌至10美元,预计将有超过1100家页岩油企业倒闭。

然而,就在4月20日,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史无前例地跌成了负数。随后,6月合约也一度跌成个位数。德国商业银行认为,6月合约可能也会出现负值。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