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盘期货5月合约天量交割创记录 糖价将更悲观?

作者: 祁月
原糖期货大规模交割被视为偏空信号,表明疫情导致的封锁和需求下降令糖现货滞销。油价崩跌刺激更多甘蔗被用于生产糖而不是燃料乙醇,从而令糖供应增加。

ICE原糖期货5月合约周四到期,未平仓合约达到44449张,对应的交割量高达226万公吨,创出原糖期货上市以来的最高记录。一年前,交割量只有6.7万吨。

原糖期货大规模交割通常被视为偏空信号,因为这意味着实物持有方无法在现货市场获得更好的价格,用于期货市场交割获得的利润比在现货市场买卖要高。

如今,疫情导致的封锁和需求下降使得这些糖在现货市场缺乏销路。

媒体援引Price Futures Group副总裁Jack Scoville的话称,除非有大客户接货,否则,巴西将在市场受疫情影响而不需要那么多供应的时候还提高糖产量。

刺激巴西提高原糖产量的还有油价下跌。

原油精炼后的主要产品就是汽油,甘蔗加工提炼后的两大主要产品之一就是同样用作燃料的乙醇--另外一个产品就是原糖。

通常而言,油价上涨会带动汽油价格上涨,燃料乙醇价格也会上涨。加工商们就会购买更多甘蔗来生产乙醇,而不是原糖。反之,若油价跌,则更多甘蔗会用来生产糖。

最近两个月油价大幅崩跌,带动汽油也跌至历史较低位,燃料乙醇的价格也因油价下跌和疫情导致的燃料需求崩溃而下跌。于是,更多甘蔗被转去生产原糖,巴西的磨坊主们已经提高了产量,这将施压糖价下行。

今年以来,ICE原糖价格已经跌去了23%,4月中旬一度跌破10美分,创出一年半最低记录。隔夜,ICE原糖期货重回10美分之上,5月合约收于每磅10.39美分,主力7月合约报收每磅10.37美分。

在5月原糖合约中,媒体援引市场消息称,中粮被视为最大交割商,共交割28456手,约144万吨实物,供应可能全部来自巴西。新加坡威尔玛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 Ltd.)也是交割商。

法国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则是这批糖的最大接收方,共接收了31000手,约157万吨实物。瑞士嘉能可(Glencore)的农产品贸易部门也是接货方之一。他们可能通过交割来满足印尼客户的需求。

由于亚洲最大原糖供应国泰国今年的产量暴跌,全球最大的食糖买家印尼已经转向巴西原糖。巴西圣保罗INTL FCStone风险管理顾问Bruno Zaneti在一份报告中说,当地等待装糖的船只排起了长队,出口溢价上升,表明近期需求坚挺。

但Bruno Zaneti同时警告称,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的严峻前景正威胁着原糖需求,“这种交割更多地倾向于看跌,而不是看涨。”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