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三问:陡峭化、拐点与幅度

来源: 黄文涛
低利率环境决定了债市难有较大幅度调整,无论二季度还是下半年。

陡峭的曲线,何去何从?

二季度国内整体仍然会维持比较弱的复苏状态,至少未来一两个月经济面对债券市场都构不成大幅调整的风险,债市会维持震荡。而从动态来看,不确定性的来源有:两会对经济的定调、疫情的变化、存款利率降息的时间、金融体系风险。

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或更多诉诸于价格型政策工具。从MLF到LPR的传导来看,后续传导效率或许会降低。未来仍然需要降低存款基准利率。

收益率曲线的陡峭化可能和市场对于下半年的预期有关。目前,市场几乎一致性的预期后三个季度GDP同比会持续向上,明年上半年GDP增速预期也或在10%左右。基于此,市场对于后续债券利率走高的预期较为强烈。当10年国债在2.5%附近的位置时,配置型机构即会倾向于配置短债,等待下半年长债利率调整之后再介入市场,而对于交易型机构,可能会有仓位的调整,减少长债占比,缩短久期。预期对市场行为的影响,导致收益率曲线的变陡。

但在震荡市中,也会有市场的小幅调整,需要高度关注5月中上旬发布的经济数据。基建、地产数据或超预期。

利率拐点何时到来?

参考历史经验,需要关注两个指标:1)社融状况:社融的绝对量增长和中长期融资占比。3月的社融虽然增长51492亿,但中长期的融资占比只有31%。而通常一季度企业中长期融资占比较高,基本都在40%以上。中长期融资占比低,代表大量的融资其实是用于了弥补短期的流动性,解决企业资金链的问题。如果后续没有看到融资占比和社融同步的走高,那就表明经济的扩张也会是非常有限的。

2)关注地产销售状况。虽然整体层面,地产政策短期不会有大的变化,但因城施策的存在,加上整体流动性充裕的环境,需要观察地产销售会不会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

下半年利率调整幅度不宜高估

一是货币政策会持续宽松较长的时间,直到确认经济恢复到政府合意的平台之后,才会考虑退出。二是国内经济自身的债务压力较大,使得央行需要维持较长时间的低利率环境,直至需求恢复到合适的状态。三是利差约束仍然显著。

综上,低利率环境决定了债市难有较大幅度调整,无论二季度还是下半年。

风险提示:预测方法可能存在局限性,影响估计准确性。

本文来源:黄文涛 (ID:gh_a7de10138f9d),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