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标普500指数8月前将跌到2400点

作者: 张家伟
这意味着18%的跌幅,高盛给出六大原因。

自3月底以来,美股持续反弹,但这种态势能否延续,华尔街分析师心中大多是没底的。

在美股接连走高之际,在疫情影响之下糟糕的经济指标也接连出炉。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非农就业减少2050万人,创1939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4月失业率升至14.7%,创大萧条以来的最高。

不过当天美股反而大幅走高,标普500指数收盘涨幅达1.69%,自3月23日低点以来涨幅超过30%。在高盛看来,这似乎是不可持续的,标普500指数在8月前将重新跌到2400点,较上周五2929.80点收盘位跌幅达18%。

高盛首席美股策略师David Kostin表示,在过去一周,他与大量客户进行了交流,包括对冲基金、养老基金、保险公司、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家族财富管理办公室等等,从中获得了投资者对市场的五大真实看法。

1、资金并不看好

自3月23日低点以来,股指涨幅约31%,尽管那些只做多的基金经理很高兴,但是期间60%的对冲基金表现是落后于基准的。

自3月底以来,多空策略基金以及宏观对冲基金的收益分别只有8%和1%。

对于市场从低位反弹的速度、现在的估值水平以及公司未来收益潜力,首席投资官们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疑虑。

高盛的市场情绪指数目前未-1.3,反映出投资者依然缺乏加大风险偏好的兴趣。在3月底市场从低点反弹开始,不少投资者类别这种风险偏好是在增加的。“担心踏空”最能描述很多投资者这期间的思想。

不过也有一些基金经理认为,如果在病毒治疗以及疫苗方面取得进一步的医学进展,那么市场还是有上行空间的。

2、投资者对市场上涨给出的原因完全相同

投资者一致认为,目前驱动美股上涨的因素有三个:感染人数的增长放缓;美联储一系列的政策行动;美国的财政刺激。

投资者们还预期,美国将推出第四轮财政刺激政策。

3、对股市涨势存疑

投资者并不看好股市上涨的动能可以持续下去。

目前市场集中度为近期历史的新高,在标普500市值中,五家最大公司就占据了21%。

尽管标普500指数较2月19日的历史高点只下跌了13%,成分股跌幅中位数则达到23%。指数年内跌了9%,Facebook则涨了3%,苹果涨了6%,亚马逊涨了29%,微软涨了17%,谷歌也涨了3%。

4、全球范围内2021年EPS都成了关键问题

高盛对2021年标普500指数EPS的基准预期是170美元,不过这是基于这一乐观预期:美国经济将在下半年逐渐重启,2021年盈利较2019年高出3%。

在悲观预期下,如果美国经济重启较慢,2021年标普500指数EPS则将只有115美元。目前大多数基金经理预计这个数字将在150美元。

如果按照2021年EPS预期,标普500指数当前估值已经过高。在2930点的水平,标普500指数相当于买方EPS预期的19.5倍,这是2002年来新高。

换句话说,目前标普500指数是高盛基准EPS预期的17倍,是悲观预期下的25倍,较宏观模型所暗示的估值水平高出36%。

5、基金经理情绪受到其他经济体复工情况的提振

德国以及中国复工的情况,是基金经理最多提到的案例。

看空的六大原因

对于接下来美股的情况,Kostin表示,他对中期表现持乐观态度,维持年底标普500指数3000点这一目标位。不过这较标普500指数周五收盘水平仅高出2%。

对于美股短期表现,Kostin就比较悲观了,他预计标普500指数存在18%的下行空间,8月前可能会跌到3个月目标位2400点。

Kostin称,美股接下来如果回调,可能不会因为单一因素,而是因为投资者普遍持有的一系列担忧,以及市场依然存在的一系列风险。这包括六大方面:

1、纽约之外感染率依然在上升。尽管纽约疫情曲线已经平坦,美国其他地区感染数依然在快速增长。

随着各州逐渐放松疫情防控,感染人数可能会加速。

2、经济将重启过程需要时间。正如IDEX公司在电话会中所说:“我不会激进的认为一切都会在秋季好转,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很疯狂的。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如果幸运,(疫情)会随着天气或者其他因素而消失,或者疫苗出现的比我们预期的要早,或者有了非常有效的治疗手段。这当然会是好消息,但是我不认为人们会寄希望于此,我也当然不会带着这种期待去管理公司。”

3、一季度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高达460亿美元,而2019年全年才490亿美元。所有银行都根据9.5-10%的失业率做出了拨备预计,但是失业率已经飙升至14.5%,高盛预期在接下来四个季度坏账拨备将达到1150亿美元。

银行以及其他公司已经取消了股票回购计划,近期高盛预期2020年股票回购将下滑50%。而在过去十年,回购是美股唯一的净需求来源。

4、分红也危险了。为了维持流动性,今年以来已有40家公司暂停或者减少了分红。高盛预计今年分红规模将减少23%,公司扩张计划会冻结,资本支出将减少27%。

5、美国政治因素。现在距离美国大选还有六个月时间,如果在三季度初之前美国经济能逐步恢复正常,投资者聚焦点就会转移到大选上。

2017年美国税改将公司税率从26%降低到18%,但是接下来的选举结果(如果拜登胜选)很可能导致这一税率重新上调回去。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2021年标普500的EPS还要减少19美元,对应着市盈率15%的降幅。

6、国际政治因素。这贯穿了2019年大部分时间,在今年投资者依然需要关注这一因素。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