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油价暴跌双重打击 沙特王储的改革大计没戏了?

作者: 祁月
沙特非但没能按照愿景2030规划在今年实现第一轮关键目标,反而还需要延缓其中一些大型项目来大幅削减预算支出以应对石油财政收入锐减的压力。

按照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2016年立下的宏伟目标,沙特本该在2020年前结束对石油的依赖。当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警告称,如果不进行重大改革,2020年沙特将破产。

如今,将近四年过去了,当初制定的诸如降低失业率、增加非石油收入等第一轮关键目标非但没实现,沙特也没能摆脱对石油收入的高度依赖,反而被迫提前减产以示图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

更重要的是,就在今天,沙特财政大臣穆罕默德·贾丹宣布要大幅削减预算支出来应对财政压力,相关举措甚至包括延缓王储设立的“愿景2030”改革计划的一些大型项目。

这位财政大臣并没有具体说明会延缓哪些项目。外界猜测,王储愿景2030规划中的一些旗舰项目有可能成为紧缩开支的牺牲品,比如诸如耗资5000亿美元的未来主义城市Neom、高端红海旅游开发项目以及庞大的娱乐和体育综合体。

沙特政府今日宣布,把两年前才开始征收的增值税税率提高了两倍,从5%提高到了15%,也将不再支付2018年以来国家雇员领取的生活费津贴。预计这些紧缩措施将为沙特政府节省约266亿美元。

只要不触及民众基本生活需要,所有选项都可以考虑。”穆罕默德·贾丹今日说,“前路漫漫,沙特财政需要更加审慎。”

双重危机

穆罕默德·贾丹对于沙特经济形势的口风转变得太快了。他在两周前还公开表示,沙特以前就经历过目前这种危机,甚至可能更加严重的危机,这一次,沙特仍将度过难关。

他的理由是:这次疫情带来的挑战令政府收入减少,经济面临的冲击将在第二季度显现出来。

这位财政大臣所指的危机是指新冠肺炎疫情。事实上,这只是“天灾”,沙特偏偏在这种时候很不合时宜地作出来一场“人祸”——3月上选,沙特和俄罗斯关于联合减产问题谈崩了,随即便疯狂开打石油价格战。

沙特当初打价格战的决定似乎来得仓促而冲动,因为他们看起来并没有考虑到居家隔离、停工停产等疫情应对措施对石油需求的冲击有多么严重,也没有仔细测算全球储油空间还剩多少。

疫情引发的需求停滞和价格战触发的供应剧增都迅速走向了极端水平,导致油价暴跌,从而令沙特财政蒙受了严重损失。同时,疫情也对沙特的经济和社会造成了较大影响。

如此说来,沙特这一次遭遇了双重危机。

经济重创

双重危机的结果相当惨烈。

沙特的外汇储备在3月份以二十年来的最快速度减少,下降了240亿美元,自2017年中期以来首次跌破5000亿美元整数关口,降至九年最低。

沙特本币里亚尔与美元挂钩,因此必须持有大量外汇来支撑汇率体系,不过沙特政府从未公布达到这一要求的最低资金标准。媒体估算,可能在2500至3000亿美元左右。

若媒体估算准确,以当前的外储减少速度,沙特将在一年内面临货币体系崩溃的危险。这也解释了为何沙特很快同意联合减产,并且在协议规定的5月1日之前就开始提前减产。

一季度,沙特的财政赤字高达90亿美元。

受此种种拖累,穆迪不久前把沙特的主权信用评级从“稳定”下调至“负面”,主权评级仍为A1级。

穆罕默德·贾丹上个月表示,沙特将动用320亿美元外汇储备以减少赤字,今年或将贷款260亿美元。他之前还称,沙特正面临“极端危机”,需要采取“严格和极端”措施。

高盛首席中东经济学家Farouk Soussa估计,如果油价一直保持在当前的低水平,沙特需要将支出控制在GDP的15%左右,以应对危并保持外汇储备。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