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将如何改变世界?这是全球金融市场大佬的回答

作者: 曾心怡
尽管全球经济预计不会很快复苏,但人们或将迎来大规模的债务减免,金融、零售等行业都将提供更多数字化服务,远程办公或成常态,各国也将进一步携手合作。

疫情过后,这个世界将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经济学家、金融大佬、企业高管和政策制定者各抒己见。

就目前来看,几乎没有经济学家预测全球经济会迅速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但认为人们会迎来大规模的债务减免,还会有更多女性进入职场。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进一步指出,疫情致使债务大规模货币化,债券收益率也达到0%,未来美元债的吸引力将会降低。

与此同时,未来的金融、零售等行业都将提供更多数字化服务,远程办公或许也将成为常态,企业不再需要那么多办公空间。

另外,借由疫情,全球各国或能意识到携手合作的重要性,并在应对气候变化、加强供应链等方面进行更多合作。

以下为部分观点汇总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

疫情的二阶后果将非常严重。债务的大规模货币化叠加债券收益率被推至0%(虽然这是必要的),这将降低持有美元债及其他储备货币计价债券的吸引力。贫富差距和政治差距以及由此产生的冲突将影响财富和权力的分配。

欧洲央行前行长Jean-Claude Trichet:

此次危机的教训是,要提高全球所有经济体和公共、私人实体的韧性,并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世界上许多经济体部分生产和需求突然停止的情况做好准备。

我们不应该为了降低成本而仅仅依赖一个特定的服务或制品来源。全球层面上的风险管理和风险多样化将是可持续的全球化概念的关键部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高官Anne Krueger:

为了解决危机并将危机造成的破坏降至最低限度,现在有充分理由进行国际合作和协调。

如果这种协调得以实现并取得成功,它将为下一阶段的国际合作、一体化和经济增长奠定基础。

然而,如果许多国家选择与世界其他地方隔绝,不与他们一起行动,危机将持续更长时间,民族主义加剧和一体化减弱的机会将大大增加,从而对整个世界造成损害。

经济学家、得克萨斯州大学教授James Galbraith:

将有大量未偿债务无法清偿,而且与2008年至2009年不同的是,用以解决债务问题的止赎、驱逐和收回房屋所有权的模式将是绝对无法被接受的。

待在家中没有收入的人们对于自己的处境没有任何责任,他们将拒绝接受上述合同中的条款。

所以必须终止合同,清除债务,否则将会出现大面积的对抗。正确模式是二战过后同盟国之间对战争债务的处理:债务都被取消了。

因此,整个金融系统将不得不被重置。这并非意识形态问题,而是出于重新建立一个有效的经济体系的实际需要。

高盛首席日本股票策略师松井凯希:

疫情已经证明,在一定程度上,人们即使远离办公室的桌子也能拥有工作效率并创造价值。

对于像日本这样仍然倾向于以在办公室工作的时间来衡量工作表现的国家而言,我相信这可能会对工作场所的性别多样性产生重要影响。

如果日本能在工作方式上拥有更多灵活性,如果部分日本男性目前在家中所度过的空前大量的时间能鼓励他们承担更多家务,那么我希望我们能看到更多女性被解放出来从事全职工作。

这些“如果”很大胆,但其带来的经济增长可能是巨大的:高盛预计,消除性别就业差距可以使日本GDP增长10%;若女性与男性的工作时间比例上升到OECD平均水平,对GDP的促进可能会进一步增长至15%。

风投公司Greycroft总经理Alan Patricof:

家庭聚餐的传统可能会恢复,也许会有一个更善良更美好的世界。

但另一件可能不那么美好的事情是,人们可能越来越孤立,全球主义者减少。而这件事发生在我们需要在气候方面进行合作的时候。

进口将会减少,各国越发倾向于在国内生产,而非依赖他国,无论是原油还是电子元件都是一样。

花旗首席执行官Mike Corbat:

在我们这个行业,原本难以避免与客户高度接触的金融活动不得已向线上转移。

从区块链上的信用证到数字客户端,再到IPO的虚拟路演,银行家们正在撕毁我们仅剩的一些纸面痕迹。

此前并不经常借由数字化方式来做事的消费者们也都在远程参与。

所有这些都让金融机构承担了更多责任,以帮助人们缩小数字化鸿沟。

我们需要做更多工作来让更多人进入正规经济,因为增加免费和低成本的数字服务将是未来经济复苏的关键。

AGL Credit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Peter Gleysteen:

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们还不了解。

市场将继续非常动荡,因为在空前的不确定性之下,分析师和他人无法创造出可以借此创建估值模型的维度。变量太多了,且相互作用的方式不同,它们无法被建模。

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James Gorman:

我是否认为将来每个人都会在家工作?不是。

但我是否能看到未来每周当中的几天、每月当中的几天,摩根士丹利的很多员工都在家工作?当然了。

优衣库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柳井正:

人们会减少外出,选择待在家中或在家附近,也会花更多的时间跟家人们在一起。

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思考优衣库的服饰,这样人们感受到的压力就会减少。

当世界发生改变,衣服也会随之改变。

菲律宾历史最悠久财团Ayala董事长Jaime Augusto Zobel de Ayala:

人们将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互动,产品和服务也将随之产生变化。

比如说,我们旗下有很多商场。我认为,疫情过去之后,整个电商业务都会发展起来,并且成为新的常态。

Zoom首席执行官袁征:

这场危机过后,我们的工作方式将会非常非常不同。在家上班可能会变得非常普遍。

对于Zoom来说,普通消费者客户和商业客户之间的界限也不再那么清晰了。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一方面在于如何继续服务大企业客户,另一方面在于,考虑到有如此多消费者使用案例,我们要确保二者之间的平衡,真正关注隐私和安全。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