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股暴跌,传递什么信号?

作者: 潘心怡
B股暴跌与A-H溢价扩大、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下跌等事件共同指示一种可能,境内外投资者对中国资产观点出现分化,而这种分化又最终会被修正,带来资产价格的波动。
 

5月12日B股在没有明显利空的情况下大幅下挫

2020年5月12日B股盘中在没有明显利空因素的条件下出现大幅下挫,10余只股票跌停,国证B股指数单边下跌近6%,指数创近7年最低点位,并最终收于3128.01点,涨跌幅为-4.29%。而A股的表现则与B股产生了较大分歧,上证指数收于2891.56点,涨跌幅为-0.11%。

外资、退市风险、《证券法》等原因不能很好解释B股的突然下跌

外资撤出B股:我们将QFII、RQFII名单以及筛选出的各只B股流通股十大股东进行比对,发现QFII、RQFII出现在35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B股流通股股东中,合计持股比例仅占B股总流通股的3.14%,不存在立刻切换通道的可能。QFII的开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很难成为短期转换的唯一原因。

新《证券法》影响: 新《证券法》于3月1日便已经开始正式实施,新《证券法》出台后全国首个违法出借个人账户的“罚单”也于4月13日开出,而B股市场却未对此做出剧烈反应,市场则更没理由在5月12日对新《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产生恐慌情绪。

退市风险:我们选取了上证B股中收盘价低于0.2美元及深证B股中收盘价低于2港币的15只具有“潜在面值退市风险”的股票计算加权涨跌幅,我们发现具有面值退市风险的股票2020年5月12日涨跌幅为-5.17%,与全体B股涨跌幅差异不大,并不能说明市场的剧烈波动来源于具有退市风险的B股。

北上中资资金与流动性或为分歧产生的原因

我们认为,2020年5月12日B股出现下跌,与市场担忧潜在的外部摩擦有关。从分时图看,A股、B股、恒生中国企业指数的走势出现了差异,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低开后出现低位震荡、国证B股午盘出现明显下探,而只有A股在午盘过后被拉起,形成明显的“V”型走势。

我们认为这种走势的分歧,以及A股出现的日内反弹反映出两方面原因:一是与国内剩余流动性较好有关,2020年1月以来,M2与社融同比增速差逐月缩窄,金融剩余流动性较为充沛,境内投资者相对境外更有优势;第二或与两会临近,北上资金中的中资资金较为活跃有关。外资配置盘近期活跃度下降,但北向资金中的中资资金却逐渐活跃。

我们认为,B股暴跌与A-H溢价扩大、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下跌等事件共同指示一种可能,境内外投资者已经对于中国资产观点出现分化,而这种分化又最终会被修正,带来资产价格的波动。

风险提示:海外疫情恶化;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5月12日B股盘中跌逾5%,与A股产生较大分歧

2020年5月12日B股盘中在没有明显利空因素的条件下出现大幅下挫,10余只股票跌停,国证B股指数单边下跌近6%,指数创近7年最低点位,并最终收于3128.01点,涨跌幅为-4.29%。而A股的表现则与B股产生了较大分歧,上证指数收于2891.56点,涨跌幅为-0.11%。

对于B股的突然暴跌,市场的讨论集中于以下几点:

(1)外资撤出B股:5月7日公布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资金管理规定》明确并简化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资金管理要求。限额取消正式落地,外资直接投资于A股市场越来越便利,使得可供境外投资者投资的B股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地位,并逐渐被边缘化。

对此,我们将QFII、RQFII名单以及筛选出的各只B股流通股前十大股东进行比对,发现QFII、RQFII出现在35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B股流通股股东中,合计持股比例仅占B股总流通股的3.14%。我们认为其交易行为对B股虽有影响,但很难以机构换通道的逻辑进行解释,因为大部分机构主体并不相同,况且QFII的开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应在一个交易日内产生股价突变。

(2)新《证券法》影响:受新《证券法》关于个人账号不得出借的影响,目前B股账号大都是之前借用海外人士护照开户,市场担忧这部分长线资金会撤离B股市场。我们认为,新《证券法》于3月1日便已经开始正式实施,新《证券法》实施后全国首个违法出借个人账户的“罚单”也于4月13日开出,而B股市场却未对此做出剧烈反应,市场则更没理由在5月12日对新《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产生恐慌情绪。

(3)退市风险担忧:5月10日东沣B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每股1元人民币面值,自5月11日开市起停牌,东沣B可能将成为继ST锐电后2020年面值退市的第二股,同时也是第一只面值退市的纯B股。我们选取了上证B股中收盘价低于0.2美元及深证B股中收盘价低于2港币的15只具有“潜在面值退市风险”的股票计算加权涨跌幅,我们发现具有面值退市风险的股票5月12日涨跌幅为-5.17%,与全体B股涨跌幅差异不大,并不能说明市场的剧烈波动来源于具有退市风险的B股。

历史上A股、B股以及H股同步性较高,但2019年6月以来A/B股同步性下降

从历史上看,A股和B股的走势同步性较高,但2019年6月以来有所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当A股和B股同时上涨时,A股往往相对B股会有一定的超额收益,而当A股和B股同时下跌时,B股往往相对A股会有一定的超额收益。不过随着近些年陆股通逐步成为外资的主流投资渠道以及QFII额度放开,B股投资者数量逐步减少,这也是2019年以来A股和B股指数同步性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A+H股视角来看,我们发现了相似的结论。在A股和H股同时上市的公司在趋势上有较好的一致性,同样可以看到的是,当A股和H股同时上涨时,A股往往相对H股会有一定的超额收益,而随着A股下跌,相应的H股往往相对于A股将呈现一定的超额收益。

注:有H股的A股指数和有A股的H股指数的计算方法为:首先筛选出在A股和H股同时上市的股票,再依据总股本对收盘价进行加权平均并调整得到,初始时间为2014年初。

北上中资资金与流动性或为5月12日A、B股产生分歧的原因

我们认为,5月12日B股出现下跌,与市场担忧潜在的外部摩擦有关。可以看到的是,5月12日A股、B股及恒生中国企业指数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跌幅,然而从分时图看,三种指数的走势却出现了差异,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低开后出现低位震荡、国证B股午盘出现明显下探,而只有A股在经历了下探后,在午盘过后被拉起,形成明显的“V”型走势。

我们认为这种走势的分歧,以及A股出现的日内反弹反映出两方面原因:一是与国内剩余流动性较好有关,2020年1月以来,M2与社融同比增速差逐月增加,金融剩余流动性较为充沛,为A股的午后拉升提供了充沛的流动性基础。第二或与两会临近,北上资金中的中资资金较为活跃有关。外资配置盘近期活跃度下降,但北向资金中的中资资金却逐渐活跃。我们预计,在外部环境不确定性有提升的趋势以及国内剩余流动性的持续改善条件下,A股、B股、恒生中国企业股可能会持续形成这种走势分歧。

风险提示

海外疫情恶化;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本文作者:牟一凌,来源:开源证券原文标题:B股暴跌传递的信号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