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股”困住一众牛散, “刀尖舔血者”离场成了难题

来源: 江向前
日成交额缩水至百万元!

在大盘震荡、成交缩量的背景下,A股仍有数十只股票股价接连创下历史新高。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有一些股票越来越无人问津,日成交额仅有百万元,成了名副其实的“僵尸股”。

翻阅财报发现,其中不少公司股东户数仍有几万户,且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牛散身影亦到处都是。

问题来了!

小散和牛散都在轿子里坐着,外面却没几个抬轿子的人。未来,他们打算如何退出?

“僵尸股”越来越多

注册制,已被正式写入3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新证券法中。日前,深交所宣布,将在创业板推行注册制。

与此同时,A股再融资放宽、新三板改革推进。伴随而来的,是昔日由于稀缺而定价奇高的上市“门票”将越来越不值钱。

近日,在A股大盘震荡走弱,成交也略显缩量时,市场却呈现出一种“罕见”的分化。

具体来说,包括一些食品饮料股、医药股在内的数十只股票接连创下股价历史新高,“逆市”表现出极强的赚钱效应。

而另一边,包括多只ST股在内的近百只股票,日成交额仅百万元左右;比如周四*ST博信仅成交52万元,*ST步森和*ST西发分别仅成交143万元和147万元。

实际上,这些现在几乎无人问津的股票,前段时间还有一定成交量。

拿3月(新证券法施行)以来数据看,*ST博信期间日均成交额约1.9亿元,*ST步森和*ST西发的区间日均成交额也分别有583万元和480万元。

(附图:*ST西发3月以来日K线及成交量)

换言之,无论是横向看还是纵向看,无人问津的“僵尸股”未来都将越来越多。

股东其实并不少

看到这些成交额极低的“僵尸股”,不少人第一反应估计是:因为它们没人关注,所以没有成交。

但实际情况或并非如此。

我们选周四成交额小于500万元的公司,把它们一季末的股东户数做成一个散点图,可以发现:

1.从左到右随着成交额增大,股东户数并没有明显增加;

 2. 成交最少的退市锐电一季末有近19.7万户股东,其当天仅成交了1手;

 3.从股东户数整体分布看,多数所谓的“僵尸股”,截至一季末仍有1万户-3万户股东。

换一个角度,选3月以来区间成交额较小的公司,把它们的股东户数做成一张散点图,也可以得出相似的结论。

左上角那个区间成交额较低,但股东户数近10万的股票为退市保千;同时大部分公司股东户数亦在1万户-3万户左右。

一众牛散也被困

可以想象的到,在这几万户股东里,估计大部分都是图筹码便宜、或是想搏一把等奇迹出现的小散。

但结合公司财报,可以发现,前十大股东里亦有不少“牛散”的身影。这些牛散有些不但进场埋伏时间较长,还有些人同时是多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

据一季报,金雷、徐开东、张寿清、李欣等牛散至少出现在3家“僵尸股”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里;同时王坚宏、孙伟等人则至少持有4只“僵尸股”。

具体而言,金雷主要持股*ST赫美、*ST东电和*ST九有,在*ST九有里他是第四大股东;孙伟持有ST南化、ST沪科、*ST商城和ST中葡4家公司,其是ST南化第三大股东,是ST沪科和ST中葡的第四大股东。

此外,张寿清除和孙伟一起持有*ST商城外,还持有*ST节能和ST双环;徐开东则持有ST明科、乐山电力和大有能源3家公司。

在这几个牛散里,李欣这位“超级牛散”尤为值得一提。

坊间传言,不仅是她,包括其丈夫周信钢和女儿周晨在内,一家三口都是超级牛散;她曾出现在10余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截至一季末,李欣持有的股票包括雷迪克、牧高笛、海川智能等,按一季末持股数量和5月14日收盘价算,其持有这3家公司最新市值已超4000万元。

此外,周信钢为牧高笛第三大股东,一季末持股110万股,最新持股市值约2539万元。

未来,若上述公司成交额仍继续缩水,或没有明显人气增加,那么无论对于这些牛散,还是那些坐在轿子里的小散,都需要思考该如何“全身而退”的问题。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