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夕“赤字货币化”争论愈演愈烈 央行财政两派轮番登场

作者: 许超
针对央行派的反对,财政派人士称目前财政状况实际上到了非常困难的地步,部分地方今年偿债存在风险;不能简单把“赤字货币化”看成毒品,欧美国家在执行多年量化宽松后通胀并没有起来。

在“两会”即将到来之际,围绕“财政赤字货币化”的争论愈演愈烈。

多名央行学者此前已表示反对。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撰文称,如果开了“财政赤字货币化”这个口子,就从根本上放弃了对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

历史上许多曾经允许财政向央行借款和发债度日的国家都发生过恶性通货膨胀,国民党时期的中国就是最好的例子。

中国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也表示赞同,其认为现阶应该从紧安排财政支出,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维护财政纪律。

但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接受采访时回应称,部分学者反对“赤字货币化”是由于对目前我国经济状况没有清晰的认识。

他称,目前财政状况实际上到了非常困难的地步,而2020年不少地方遇到了偿债的高峰,如果违约,可能会形成一连串的市场反应,会对市场信心形成打击。

在通胀方面,刘尚希认为不能把“赤字货币化”看成像毒品一样。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量化宽松,欧美国家至今还没有完全退出,这些国家是否陷入了恶性通胀?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在规模上,刘尚希建议央行可以考虑提供5万亿元规模的铸币税。

央行派的反对

4月27日,刘尚希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在新的条件下,财政赤字货币化具有合理性、可行性和有效性。”随后,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便迅速火热起来,

所谓“财政赤字货币化”,本质是政府在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是通过向市场发债“借钱”的方式来为融资,而是靠自己“印钱”来为赤字融资。

这里说的“印钱”,即政府指定央行“印钱”,具体形式可以是让央行永久性地持有政府发行的债券。

经济停滞的高杀伤力和捉襟见肘的政策空间迫使一些国家对“现代货币理论”(MMT)进行了大胆地尝试,多国推出“史无前例”的经济刺激政策,执行“赤字货币化”。

此前,包括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在内的一批央行派学者,公开撰文反对“财政赤字货币化”。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在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微信公众号文章中表示,如果开了“财政赤字货币化”这个口子,就从根本上放弃了对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

马骏表示,在多数国家(包括中国)的现行法律框架下,是不允许政府(财政)直接向央行借款或直接向央行发债的。

这是因为,历史上许多曾经允许财政向央行借款和发债度日的国家都发生过恶性通货膨胀,国民党时期的中国、70-90年代的智利和秘鲁、最近的委内瑞拉等都是例子。

道理很简单,一旦政府认为它可以无限量、无成本地从央行获得融资,其财政支出行为就会严重丧失纪律,其兴趣点会从努力增收节支转向如何花钱来获得当前“民意支持”或解决各种无穷多的“燃眉之急”。

马骏表示,对当下的中国来说,虽然疫情对经济和财政收支造成了短期的冲击,但从二季度开始,经济复苏势头已经相当明显,财政收支情况也会逐步好转。

因此,他认为没有必要大动干戈,以增加长期经济金融风险为代价,打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政府债券”的法律底线和对财政行为约束的最后一道防线。

中国央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也在《金融时报》微信公众号文章中称,应该从紧安排财政支出,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维护财政纪律,维护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吴晓灵建议,让社会资金在一级市场买入政府债券,如果市场流动性有问题,则央行通过二级市场买卖政府债券提供流动性。

央行从一级市场买进,央行缺乏主动权,对财政纪律的制约有限,因而各国央行一般不从一级市场买进,甚至国家立法禁止央行从一级市场买入。

她认为,中国市场仍有一定的政府债券容纳能力,中国央行没有必要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应该通过公开市场买卖政府债券向市场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

财政派支持

刘尚希认为,“在新的条件下,财政赤字货币化具有合理性、可行性和有效性。”在昨日晚间发表的澎湃新闻采访内容中,他又对部分央行学者的反对意见作出回应。

刘尚希表示,部分学者反对“赤字货币化”是由于对目前我国经济状况没有清晰的认识:

4月份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到的两个“前所未有”:“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

中央对形势的判断是“前所未有”。我们应深入理解其深刻含义。我们现在受到疫情的冲击,是经济、社会、政治等全方位的输入性风险。

刘尚希称,目前财政状况实际上到了非常困难的地步,而2020年不少地方遇到了偿债的高峰,如果违约,可能会形成一连串的市场反应,会对市场信心形成打击:

疫情冲击下,各地的税收大幅度下滑。半数以上省份的地方财政收入下降幅度超过10%,同时又有大量的刚性支出。

2020年不少地方遇到了偿债的高峰,不少地方的偿本付息规模今年达到了千亿级。钱从哪来?要么只能违约,这样可能会形成一连串的市场反应,这会对市场信心形成打击。

刘尚希认为,国内目前已经陷入通缩,在目前状况下,必须突破传统,另辟蹊径:

基础货币被动收缩,只能说明我国的通缩已经开始了,4月份的PPI 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一点。

一季度全国GDP是负增长,各行业也是下降的,唯独金融业却同比增长6%。这意味着货币供应增加,扩大的是金融交易。

对于“赤字货币化”规模,刘尚希称央行可以提供5万亿元规模的铸币税,而实行之后,国内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的问题:

不能把赤字货币化看成像毒品一样。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量化宽松,欧美国家至今还没有完全退出。欧美国家搞了这么多年,通货膨胀起来了没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