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首提 什么是"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来源: 明明
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可参考欧美经验,资产购买、增信、提高流动性、类PSL、完善监管指标等均有可能。

核心观点

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应该如何理解这个提法?会是类似欧美QE的政策操作吗?央行会如何直达实体经济呢?为此,我们参考美欧央行在危机后采取较多的结构性货币政策,主要分为流动性支持和资产购买。“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可参考欧美经验,资产购买、增信、提高流动性、类PSL、完善监管指标等均有可能。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宽信用,要求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政府工作报告在货币政策方面着墨不多,但明确了两个关键点:一是延续宽松基调不变,坚持“更加灵活适度”的表述不变的同时,明确了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手段,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二是更加明确了宽信用目标,要求广义货币供给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并且要“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推动利率持续下行”。

美联储:各类流动性支持和资产购买。次贷危机后美联储采用流动投放的方式稳定金融市场,对不同资产都创设了流动性支持工具。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到来后,美联储除了再次启用次贷危机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外还新增了许多针对疫情的新工具。除降息、QE等流动性投放外,美联储货币政策有直达实体经济的效果,包括对政府、企业和居民部门的支持。

欧央行:再融资业务和资产购买计划。次贷危机、欧债危机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欧央行货币政策工具不断丰富,定向支持实体特征越来越明显。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前期欧央行主要补充流动性,接下来逐步扩展到资产购买计划。量化宽松的终极目标并非修复银行资产负债表,而是重建私人部门的融资能力,这就要求货币政策要定向支持企业和居民部门。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的宽信用货币政策。自2018年二季度以来宽信用就是政策目标之一,央行有较多创新操作,降准置换MLF、创设TMLF、CBS、LPR改革等。“银行是货币政策传导的中枢”,2019年货币政策集中在LPR改革并引导贷款利率下行和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其他工具推进进度一般。

“直达实体经济”意味着缩短货币政策传导路径、提高货币政策传导效率。要求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那么2020年货币政策要更多在支持鼓励企业直接融资方面着手,为低评级债券增信、提高低评级债券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可以直接购买相应资产,或参考PSL创设新工具,加强对老旧小区、就基建领域信贷支持。

正文

政府工作报告在货币政策方面着墨不多,但明确了两个关键点:一是延续宽松基调不变,坚持“更加灵活适度”的表述不变的同时,明确了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手段,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二是更加明确了宽信用目标,要求广义货币供给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并且要“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推动利率持续下行”,从量价两个方面推进宽信用。货币政策在疫情冲击后的超宽松的应急模式转为支持实体经济、推动宽信用的状态。

2018年以来宽信用便是政策目标之一,货币政策也在缓解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做了较多尝试,本次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其目的是继续宽信用。那么“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可能会以什么形式面世,本文姑且做一些猜想。

欧美应对危机的货币政策工具

欧美中央银行在次贷危机、欧债危机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进行了较多的货币政策操作,其中即包括常规的降息和流动性投放,也包括定向的流动性投放、资产购买和定向资产支持计划等,其中不乏“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创新。我们首先梳理美联储和欧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作为参考借鉴。

美联储:各类流动性支持和资产购买

次贷危机前美联储常规货币政策通过OMO来调整准备金余额的供应,以使联邦基金利率保持在FOMC设定的目标附近。次贷危机以来,美联储货币政策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尤其是自2008年末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接近0以来,美联储通过公开市场购买,大幅增持长期证券,营造更为宽松的金融环境,支持经济活动和创造就业。

次贷危机后美联储采用流动投放的方式稳定金融市场,对不同资产都创设了流动性支持工具。首先是对全市场的流动性投放,从2008年3月到2008年12月,美联储进行了一系列期限(28天)回购交易,以增加定期融资的可获得性,缓解金融市场的压力,并支持信贷流向美国家庭和企业。其次是对特定的金融机构开展流动性支持,例如期间固定期限贴现窗囗计划(TDWP)、期限拍卖工具(TAF)、短期证券借贷工具(TSLF)、一级交易商信贷工具(PDCF)、货币市场投资者融资工具(MMIFF)。最后是对特定资产进行流动性支持,包括资产支持商业票据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工具(AMLF)、商业票据融资工具(CPFF)、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工具(TALF)。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到来后,美联储除了再次启用次贷危机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外还新增了许多针对疫情的新工具。疫情冲击到来以后,美联储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救市,其中包括紧急降息至零利率、推出多项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如QE、一级交易商信贷工具(PDCF)、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流动性工具(MMLF)、货币互换等,还新增了许多针对疫情的新工具,如一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PMCCF)、二级市场企业信贷融资(SMCCF)、临时外国和国际金融机构回购协议工具(FIMA)、薪资保护计划流动性融资(PPPLF)、主街贷款计划(MSLP)等。

总的来说,除降息、QE等流动性投放外,美联储货币政策有直达实体经济的效果,包括对政府、企业和居民部门的支持。主街贷款计划(MSLP)主要是向拥有至多1万名员工或营收不到25亿美元的企业提供信贷支持,由美联储和财政部共同出资设立;其次MLF,即市政流动性便利,与MSLP很相似,区别在于MLF是地方政府的财政货币化,相当于央行为地方政府支出提供直接的融资;最后PPPLF,即薪资保护计划流动性便利工具,将中小企业担保的贷款作为抵押,向合格借款人提供流动性,以支撑小微企业继续雇佣工,主要解决的是小微企业就业问题。美联储的资产购买计划包括国债、市政债券、企业债券和商业票据以及薪酬保护等。

欧央行:再融资业务和资产购买计划

次贷危机、欧债危机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欧央行货币政策工具不断丰富,定向支持实体特征越来越明显。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前期欧央行主要补充流动性,其中通过货币互换、TAF提供美元流动性,通过固定利率招标并进行全额分配流动性、LTRO来提供流动性支持,并逐步扩大合格抵押品范围;接下来逐步扩展到资产购买计划,资产担保债券购买计划(CBPP1和CBPP2)、证券市场计划(SMP)、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资产购买计划(APP)。欧债危机期间欧央行通过购买欧洲各国国债、企业部门和公告部门资产来投放流动性并支持各个部门的融资能力。新冠疫情期间,欧央行更加注意对私人部门的支持,TLTRO III将支持银行向受冠状病毒传播影响最大的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将公司部门购买计划(CSPP)下的合格资产范围扩大至非金融商业票据,开展额外的长期再融资操作(PELTROs)和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

欧央行在面对欧债危机后的经济疲弱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而量化宽松的终极目标并非修复银行资产负债表,而是重建私人部门的融资能力,这就要求货币政策要定向支持企业和居民部门,逐步创设的TLTRO、扩大抵押品范围、资产购买计划等相较纯粹的流动性投放而言都有较强的定向性支持效果。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的宽信用货币政策

自2018年二季度以来宽信用就是政策目标之一,央行有较多创新操作。首先是面临较大规模MLF到期,央行采取降准置换MLF的方式冲销流动性投放,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在降低MLF存量后,央行扩大MLF质押品范围并开展大额MLF操作,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小微企业融资便利;创设CRMW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并将中债增信纳入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创设CBS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创设TMLF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而LPR改革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新增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小微、三农贷款等等。

“银行是货币政策传导的中枢”,2019年货币政策集中在LPR改革并引导贷款利率下行和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其他工具推进进度一般。在贷款创造存款理论下,银行是货币政策传导的中枢,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强调,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需要破解“三大约束”,2019年货币政策就从流动性、资本金、利率三个方面入手,通过降准、MLF、TMLF投放中长期流动性,通过创设CBS来支持银行补充资本金,通过LPR改革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但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推广仍然不见规模。

“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会有哪些创新

“直达实体经济”意味着缩短货币政策传导路径、提高货币政策传导效率。疫情后时代的宏观经济仍然面临较大不确定性,新冠肺炎疫情的结构性影响需要结构性的政策对冲,政府工作报告关注居民就业、小微企业等抗风险薄弱环节,更多结构性的政策也将出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就是要在传统的以银行为中枢的货币政策传导基础上对银行市场化运作难以解决的风险偏好等问题进行补充,提高货币政策传导的效率。

在现有的货币政策框架上,可以改进以提高“直达实体经济”的效率。缩短货币政策传导途径,可以通过缩短企业的融资路径的同时加大对企业融资的支持,也就是说支持企业加大直接融资比重。但是在风险偏好低的市场中,低评级企业通过直接融资难度较大,即便能融资也需要承担较高的融资成本,低评级企业债券风险较高、流动性较差。因而可以通过货币政策定向支持低评级企业债券流动性、降低风险溢价,一方面是增信,另一方面是提高流动性。

增信方面,(1)通过民营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担保基金为其增信,(2)中债信用增进公司参与央行公开市场业务获得资金,用于民营企业债券增信或CRMW创设。提高流动性方面,(1)央行可以参考CBS创设一个以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债券发行为标的的央票互换,并可以作为公开市场操作的合格抵押品,(2)中债信用增进公司后续创设一类新型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同时该工具也将被纳入人民银行公开市场操作的合格担保品范围,提高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流动性;(3)进一步扩大MLF等公开市场业务的合格质押品范围,适当将AA级以下企业债券纳入抵押品范围。

通过前文对美欧创新货币政策工具的梳理,“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还包括资产购买。近期市场讨论较多的财政货币化是对央行直接购买国债的担忧,而实际上央行购买私人部门债务并没有严格限制且不会受太多舆论压力。央行直接购买资产,包括非金融企业和家庭部门的债务,可以同时实现担保和流动性支持的作用。

在商业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中仍然需要依赖银行对货币政策的传导,进一步宽信用也离不了银行的信用派生。要提高商业银行对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一方面是要给补充商业银行对低评级债务的风险溢价,例如优惠利率再贷款,“先借后贷”型再贷款等等;另一方面是通过监管政策进行行为约束,要求商业银行完成相应信贷支持力度目标等等。

总结

总的来说,要求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那么2020年货币政策要更多在支持鼓励企业直接融资方面着手,为低评级债券增信、提高低评级债券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可以直接购买相应资产,或者通过央行直接扩表购买资产,或者通过设立SPV来操作。此外,改革再贷款、完善监管指标等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银行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此外,如果参考PSL对棚改的支持,央行也可以创设新工具用于支出老旧小区改造、新基建等等的信贷力度。

本文作者:明明债券研究团队,来源:中信证券,原文标题《货币政策如何“直达实体经济”?》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