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储蓄激增,消费还能回来吗?

来源: 于旭东
在过去一两个月里,欧洲几个主要经济体新增储蓄达到疫情前的5倍,这导致了消费的断崖式下滑。即使在疫情后,巨大的惯性也难以让储蓄率走出历史的泥淖。
随着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下行和社会动荡,欧洲各地的银行存款正在激增,这引起了经济学家们对居民无法增加消费来挽救经济的担忧。
 
欧州央行和英国央行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欧洲5个最大的经济体中有4个的储蓄率在3月急剧上升,且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
 
其中,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的储蓄率皆增长较快,而德国的储蓄率则相反,出现了下降迹象。具体来看;
 
法国3月新增储蓄200亿欧元,高于存款长期平均每月变动38亿欧元;
 
意大利3月新增储蓄168亿欧元,高于存款长期平均每月变动34亿欧元;
 
西班牙3月新增储蓄101亿欧元,高于存款长期平均每月变动23亿欧元;
 
英国3月新增储蓄131亿英镑;
 
德国1-5月减少储蓄(新增现金)997亿欧元。
在疫情下消费者因为节俭导致的储蓄增加,会阻碍以消费为导向的经济复苏的速度。尽管储户可能会在危机结束后报复性消费,并向实体经济注入现金,但欧盟委员会预测高储蓄率将在今年延续。
 
欧盟委员会曾在春季预测中给出了具体数值:今年欧元区家庭储蓄将从去年占可支配收入的12.8%上升至19%,创纪录新高,并在明年回落至14.5%。
 
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Melanie Debono揭示了出现以上状况的原因。他认为许多人不愿像过去一样自由消费的原因是他们会警惕拥挤的地方,比如公共交通和国外旅行,因为这有可能让他们感染病毒。
 
按消费用途来看,新车销售、旅游度假和餐馆堂食预计在几个月内都得不到完全恢复,除了食品零售商之外,欧洲许多实体商店也遭到了疫情重创
 
德国安联保险预测,到2020年底,欧洲消费者将会有超过4000亿欧元的额外储蓄,相当于欧盟经济的3%,从而使私人消费下降1/3以上。经济不确定性在长期会重塑人们的支出和储蓄方式,并随着时间的延长带来持久的惯性。
 
一些中央银行家和经济学家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储蓄增长的趋势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可以将更多的家庭储蓄投资主权债券,从而有助于支持为应对大流行而需要筹集的债务。如果一个国家大部分债务都由家庭持有,那么外部公共压力就会变小很多。
 
一个突出的例子是意大利在上周出售了创纪录的220亿欧元债券,其中140亿欧元都来自本国投资者直接购买。这些迹象表明,额外的储蓄正在进入本地债券市场。欧洲央行预计危机下欧洲政府债务水平将上升到GDP的20%,届时会有更多欧洲储户介入并购买更多的此类债务。
 
一个好消息是,随着部分限制措施的取消,有迹象表明消费者的支出正在恢复。
 
欧洲委员会在本月对欧盟的32000人进行调查之后,得到消费者信心指数已升至-19.5点,高于上个月自2008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22点。
 
在德国,进入零售店的购物人数在5月第2周也升至3月中旬禁售以来的最高水平,尽管这个数字仍然比年初低38%。在意大利,零售店的客户也在回归,尽管速度依然较慢,但已经有抬头复苏的迹象。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