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摩根大通到花旗,华尔街正忙着做这个火爆的套利生意

作者: 祁月
海外铝市场出现了期货贵、现货便宜的罕见结构,花旗等机构趁机低价抢购现货,囤积在LME仓库中开展期现套利。

还记得不久前全世界的贸易商都忙着囤积原油、疯狂套利吗?这一次,轮到金属铝了。

囤积现货原铝套利其实早在4月就开始了,只不过参与者越来越多,现在,华尔街也加入了中国贸易商的队列,大肆囤货,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团尤为活跃。

玩法也有了一些变化。为了囤积现货套利,中国贸易商大规模进口海外现货,将原铝囤放在境内。而最近入局的华尔街投资者则把购买的原铝存放在伦敦金属交易所的全球注册仓库中。

为什么华尔街加入了这场套利游戏?根据花旗集团大宗商品策略师Oliver Nugent的估算,在当前铝价之下,囤积现货可以赚到大约2%的年化回报率。

不过,虽然华尔街精英们都忙着参与这场套利,但实际上用于囤积的现货原铝主要在欧洲和亚洲流动,美国很少,因为美国会对一些进口铝征收关税,导致套利空间很小甚至消失。

华尔街套利原理

由于铝现货过剩,买价已经跌破了目前的支付成本和以后的提货成本。

有多便宜呢?现货铝的价格今天一度比LME三个月期铝的价格低了7美元/吨。这就是大宗商品市场中的contango结构,也叫期货升水、现货贴水。

这就意味着,贸易商可以低价买入现货铝,然后转手在期货市场高价卖出,唯一要做的就是找仓库存放一段时间,等待交割就好了。(下图来自华尔街日报)

疫情引发了铝的两大买家——汽车和航空航天行业的低迷,给铝市场造成了沉重打击,从而令现货供应过剩程度明显。LME期铝价格今年以来下跌12%,当前在处于1600美元/吨下方。

套利何时终结?

当contango结构收窄甚至反转为现货贵、期货便宜的backwardation结构,套利的空间自然就没有了。

套利消失的临界点就是购买现货的成本超过了贸易商融资+存储现货的总成本。

正因如此,参与套利的玩家为了使利润最大化,常常会把现货运送到租金更低的仓库。

囤铝与囤油有什么不同?

差异很明显。

几个月前的囤油套利特点突出:陆地存储空间紧俏、主要通过油轮囤积。而铝的存储空间主要是陆地,且空间很多。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现货铝市场比石油市场更容易进入,也就是门槛更低。铝不易燃、也不生锈、放置地点也不会污染环境。

而且,囤积金属铝的仓储成本非常便宜,在囤油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在陆地仓库将一吨铝存放一年,费用能低至30美元。而一艘能装载200桶原油的VLCC油轮的租金在最火爆的时候接近40000美元,还只是一天的价格。

不过,由于总量差异,囤铝的利润额常常低于囤油。按照30美元的年租金计算,储存10万吨铝现货,一年的利润大约在300万美元。

中国套利

见闻VIP APP本月初提及,由于中国率先开展复工复产,铝需求快速回升,而同期海外仍处于禁足和停工状态,需求跌至冰点。

这种需求的地域性失衡导致上期所铝期货价格从4月初开始显著回升,其与LME期铝的价差一度达到每吨250美元左右的六年最高水平,从而令套利窗口出现。

从4月开始,向来在原铝进口上胃口很小的中国开始大规模进口铝现货,4月进口量同比暴增三倍多至7343吨,5月可能环比飙升十余倍至10万吨。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