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太拼了!用卫星定位找“扇贝”,揭穿獐子岛造假谎言

作者: 祁月
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分析了獐子岛27条采捕船数百余万条航行数据,还通过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

端午节前一天,中国证监会发布了一个颇为安抚市场的重磅处罚决定,目标正是常年遭人诟病的上市公司獐子岛。

证监会认为,獐子岛在2014年和2015年的财务报告“严重失真”,还涉及通过调账等方法“扭亏为盈”、2017年以前年度会计账薄夸大亏损幅度、《年终盘点报告》和《核销公告》披露不真实、秋测披露不真实、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等多项违法事实。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处罚公告的最大亮点并不在于认定獐子岛违法,而是罕见披露了监管层为了查证,动用卫星定位、计算机技术等高科技手段复原了獐子岛真实的扇贝等采捕养殖数据,从而最终认定该公司存在财务造假行为。

具体细节方面,证监会是这么说的: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

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证监会还肯定了高科技技术对于监管执法工作的巨大帮助,并表示未来将更加广泛地运用这些技术:

证监会一贯重视科技执法工作,在案件查办过程中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优势,对相关数据进行深入分析挖掘,运用新技术、新手段查办了包括信息披露案、操纵市场案、老鼠仓案等多起大案要案,有力地打击了证券市场违法行为。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广泛应用,证监会稽查执法工作将更加智慧、更加高效、更加精准,证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必将无处遁形。

最终,证监会认为,獐子岛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此外,公司还涉及《年终盘点报告》和《核销公告》披露不真实、秋测披露不真实、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等多项违法事实,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因此,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獐子岛董事长此前放话 要告证监会

5月下旬,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还意外透露了证监会动用高科技追踪捕捞船的细节:

他们(证监会)委托了中科宇图(全称中科宇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水科院东海所(全称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根据航行轨迹进行了推算,对我们渔船作业的区域面积进行了估计,然后和我们财务核算的面积进行了比较。因为推算出的面积和账面面积有差异,他们(证监会)就说我们造假。

不过,吴厚刚这番话主要目的是对当时证监会给出的预处罚决定不服,并扬言要把证监会告上法庭:

我认为这样的证据,仅凭一个笼统的脱离生产作业实际而做出的航迹图,也没经过现场检验,而测算航迹的点位不准也不完整。仅靠两份推演报告就判定我们财务造假,没有法律依据。

证监会至少应该到现场全程地了解我们的生产作业模式,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他(证监会)必须事先告知我们,航迹是用于生产管理,用于面积计算的,是在我们知道的前提下才有可能作为依据。

证监会这次派出稽查总队30多个人,长达17个月的调查,没有发现我们有财务造假行为,可能受到某些舆论长期对獐子岛不实、甚至恶意诋毁报道的影响,才使用了航迹测算(其实是假定推测)的办法。这显然与实际不符,出现差异是必然的。这种人为因素制造出的与实际生产作业不一致、无法比对的证据,能作为非常严谨的财务数据造假的证据吗?更不应该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也经受不住法律的检验!

不能这样处罚我们。如果处罚不能依法公正,我们将会诉讼,寻求公正。

高科技用于市场监管

最近几年,证监会、交易所等开始运用大数据等高科技手段提升监管市场的能力。

上交所和深交所早已分别建立起一套证券交易监控系统。上交所异动指标分为4大类72项,敏感信息分为3级共11大类154项;深交所建立了9大报警指标体系,合计204个具体项目。

早在2013年,上交所就开展了打击“利用非公开信息进行交易”的“捕鼠行动”,市场监察部依托数据仓库,创造性地开展大数据应用,建立多种数据分析模型,深度挖掘,寻找案件线索,通过锁定基准日、筛查高频户,结合账户开户、历史交易情况等,确定嫌疑账户,将一只只“硕鼠”抓出来。

最出名的就是前博时基金经理马乐的“老鼠仓”。

在马乐被查一案中,沪深交易所的大数据监测系统功不可没。深交所监管部门在日常监控中,发现了一个10亿元帐户重仓的小盘股,介入时机与马乐掌管的博时精选高度重合。在进一步追查中,发现另一个同步进出的帐户浮出水面,马乐老鼠仓由此案发。

当时,马乐操作控制的三个股票账户,都是通过临时购买的不记名神州行电话卡下单。那怎么证明就是马本人操盘呢?事出偶然,且颇为狗血。

马乐驾车出行时发生了车祸,慌乱之下,随手掏出电话报警求援,错用了“老鼠仓”交易时所用电话号报警。马乐所报的车牌号是以他本人名义注册的,所以警方通过电话号和车号对比,将马乐锁定。之后,警察又调取了该电话卡的通讯记录,电话下单的真身出现——就是马乐。

2015年5月,深圳专员办调查人员在对张某、邢某异动账户筛查过程中发现证券账户资金来自其导师宋常。调查人员层层深入,发现宋常与内幕信息知情人陈铭的关系密切,内幕信息敏感期与陈铭存在电话联络,最终确定宋常涉嫌内幕交易“国发股份”。同时发现宋常作为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多次短线交易“京能置业”等股票。

为分析宋常交易的特征,调查人员将宋常所有控制账户开户以来所有委托、成交流水进行横向和纵向分析对比,在海量数据中总结提炼交易规律。发现了宋常的交易习惯,每次委托下单平均金额在28万元~36万元,但2015年1月23日“国发股份”停牌几分钟前,“宋常”账户大量委托买入“国发股份”65万余股,委托金额500余万元,认定交易行为高度异常。

去年夏季有媒体报道称,证监会引入了一套监控场外配资的软件,多地监管局已开始投入使用,券商们也被要求接入该系统。通过这套监控系统,短短几个月时间,发现了不少问题。

当时报道还称,证监会还将对这套监控系统进行迭代,从而使得对问题账户的锁定更加精确。一是基于IT技术的传统的信息安全漏洞排查,即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进入机构内网系统,利用端口扫描进行检查;二是基于人工智能的手段,依靠技术系统根据算法、算力和数据来倒推账户是否为配资账户。

报道援引知情人称,场外配资账户的大量交易行为都是趋同的,只要有结果数据和初始数据,就可以倒推中间的交易过程和交易关系。已有数据的特征是多个维度的,如交易规模、交易频次、持仓情况、资产变动、行为指令等,由此也产生复杂关系网络,系统会对这些网络进行分析。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