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最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来了!这些领域开放进程加快,制造业、农业准入放宽

来源: 中国证券报
与2019年版相比,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大幅缩减,提高了服务业、制造业、农业开放水平。

2020年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和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正式发布。

国家发改委6月24日消息,近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自2020年7月23日起施行。

与2019年版相比,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提高了服务业、制造业、农业开放水平。其中,全国负面清单由40条减至33条,压减比例17.5%,有2条部分开放;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压减比例18.9%,有1条部分开放。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发布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全面开放的重要举措,也是《外商投资法》施行后,推进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的最新配套文件,展示了我国坚定不移支持经济全球化和跨国投资的决心,将进一步完善外商投资环境,以更高水平开放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通过扩大开放,提振外商投资信心。

负面清单大幅缩减

2017年,我国首次提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2017-2019年连续三年修订全国和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限制措施分别由93项、122项减至40项、37项。

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国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0条减至33条,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制定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总的方向是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以高水平开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扩大外资市场准入。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积极应对新冠疫情,提高制造业、服务业、农业开放水平,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

二是推进制度型开放。落实《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完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则,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三是负面清单只做减法、不做加法。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修订不新增或加严对外资的限制,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四是发挥自贸试验区扩大开放试验田作用。继续在自贸试验区进行扩大开放的压力测试,在一些领域的开放上先行一步。

五是在扩大开放的同时维护国家安全。要按照《外商投资法》要求,做好投资管理工作,统筹兼顾开放与安全。

“大幅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是我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具体体现。”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持续缩减,能体现出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把高水平对外开放落到实处。

提高服务业开放水平 放宽制造业、农业准入

与2019年版相比,2020年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和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有三方面变化:

一、加快服务业重点领域开放进程。

金融领域,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基础设施领域,取消50万人口以上城市供排水管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规定。

交通运输领域,取消禁止外商投资空中交通管制的规定,同时调整了民用机场条目的规定。

二、放宽制造业、农业准入。

制造业领域,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资放射性矿产冶炼、加工和核燃料生产的规定。

农业领域,将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放宽为中方股比不低于34%。

三、继续在自贸试验区进行开放试点。

在全国开放措施基础上,自贸试验区继续先行先试。医药领域,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中药饮片的规定。教育领域,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

增强外资信心

“在新冠疫情对各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的背景下,我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坚持在扩大开放中推进复工复产,对内外资企业统一适用各项支持政策,为外商投资提供了更加开放的投资环境,用实际行动践行对外开放承诺。经过疫情的考验,各国的投资者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中国推动更高水平开放的脚步不会放缓,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中国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上述负责人说。

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5月当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686.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5%(折合98.7亿美元,同比增长4.2%)。

白明表示,在当前疫情影响世界经济情况下,很多外资企业对中国有期待。“继续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坚定了外资对中国扩大开放的信心,而且中国也通过开放引入新的活力。”

有利于外资扩增量稳存量 推动跨国投资尽快回稳复苏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崔凡表示,压缩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是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手段,也是推动中国投资自由化水平不断提高的重要方式。

更为重要的是,压缩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在当前形势下有利于外资扩增量稳存量。每一个负面清单条目的取消或放宽都意味着一个更加开放的领域,会带来相应的外资流入。可以预见,今年对商用车股比限制的取消和最晚2022年对乘用车股比限制的取消,将带来各大汽车业巨头对中国的进一步投资。

他认为,股比限制的取消或放松对现有外资稳存量也具有现实意义。一方面,现有的外商投资企业在更容易进入业务相关的新开放领域之后,它们更能优化部署其组织结构和产业链,更愿意长期留在中国拓展业务。另一方面,部分由于历史原因存在协议控制问题的企业,在负面清单不断压缩的情况下,其原来通过变通方式进入的领域已经可以明确合法进入了,能够放下历史包袱,安心经营,进一步扩大投资。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大伟表示,连续第四年对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进行压减,展现了我国坚定不移扩大开放、和世界各国共同应对疫情挑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决心,对推动跨国投资尽快回稳复苏、稳定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首先,这是我国推动跨国投资复苏、促进开放发展的重大举措。其次,彰显了我国反对“逆全球化”思潮、积极推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坚定立场。第三,是我国推动制度型开放、对接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的重要实践。第四,是我国集聚高端要素、提升供给质量的关键抓手。

本文作者:倪铭娅 刘丽靓,来源:中国证券报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