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局中局!三位大佬“组局”减持,牛散“赚得”内幕消息,父女联手狂捞9亿,投资者惨坐股价“云霄飞车”

来源: 孙建楠 陈圣洁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6月24日,证监会对一起公安机关移送的内幕交易案作出行政处罚。一对牛散父女联手利用内幕消息获利9亿元,并被处以27亿罚款。

总计36亿的罚单,成了近年证监系统行政处罚金额最严厉的判例之一。

然而,这场内幕交易背后却有着一场“局中局”。

整件事情的源起,竟然是两位行业大佬“帮助”一位知名企业家在2015的市场高位减持。

而这场精心策划的减持计划,信息外泄,导致了股价上演幅度高达300%的急起急落,并牵出了获得内幕信息的牛散。

资本局:行业大佬联手助人减持

按照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此件内幕交易背后的资本局牵涉三位行业大佬:朱保国(健康元实控人)、欧亚平(众安保险董事长)以及腾讯实控人马化腾

据证监会公告内容,这一切源于2014年底,健康元的实际控制人朱保国准备减持鸿信行有限公司(系健康元第二大股东)持有的健康元股份。朱同时安排时任健康元董秘邱庆丰咨询减持是有关政策和方式。

2015年2月中上旬,传奇商人欧亚平现身,他向朱保国表示愿意帮他减持健康元股票。欧亚平此时已担任众安保险法人代表,该公司同时得到了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的投资。

考虑到腾讯公司的影响力,朱保国于2015年2、3月份向马化腾提出希望腾讯公司入股健康元,马化腾同意以其在香港的投资公司帮忙受让部分健康元股票。

公告书还披露,期间欧亚平亦和马化腾沟通过帮朱某国减持一事

至此,几位大佬协同帮助朱保国减持健康元的意向落定。

爆裂股价走势与蹊跷时点

此后减持的几个关键时间点值得记取:

314日下午朱保国和欧亚平在香港见面时沟通了鸿信行减持健康元股票事宜,会谈过程中朱某国发微信向邱庆丰咨询鸿信行减持后资金汇往香港的问题。

324日晚,朱保国、欧亚平、马化腾在香港聚会时,就欧亚平、马化腾参与鸿信行减持健康元股份一事达成一致,马化腾委托欧亚平具体操作。此后直到4月1日,欧亚平与朱保国商定了整个鸿信行减持的框架方案,包括转让价格、转让数量、转让方式等。

41日下午3时,朱保国微信通知邱庆丰,鸿信行确定减持健康元股票。经申请,健康元公司股票自4月2日起停牌。

201544,健康元发布《关于本公司第二大股东拟转让本公司股份等事宜意向的公告》。

而从3月14日开始洽谈细节,到4月1日停牌公告前,健康元的股价异动频频,走势格外强劲。

314日到41日,该公司股价涨幅高达83%。而且,公告后,该股继续连续涨停,最终在415日摸高到27.98元,累计涨幅超过200%

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325日,即三位大佬香港聚会夜的次日,健康元突然拉出涨停,此后开始就此拉开了连续大涨的大幕。

参与者各得其

而马化腾与欧亚平间接“接手”健康元股份,显然引发了市场的各种联想,一时间股吧与论坛上,都是相关的讨论和猜想。

甚至,当时部分网站上出现了所谓“腾讯高管间接入股健康元或瞄上“可爱医生”在线问诊平台”的报道,并称朱保国正着手打造一个在线问诊平台,欧亚平及腾讯高管本次接盘鸿信行有限公司股权有可能为此而来云云。

49日,健康元披露澄清公告:本公司与可爱医生在线问诊平台无股权或业务合作关系,暂未有健康元将可爱医生注入本上市公司的计划。

但股价的大涨还是给了参与这个“局”的各路力量以丰厚回报。

首先,朱保国家族通过这轮转让,斩获了超过20亿人民币(转让持股)和超过12.2亿港元(转让鸿信行公司股权)的财务收入。

根据此前公开信息,鸿信行的股东包括福都投资有限公司(持股0.10%)、Taitai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Group Limited(持股99.90%)

其中,福都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系朱保国先生,Taitai Pharmaceutical IndustryGroup Limited 100%股份系刘苗持有,刘苗与朱保国系母子关系。

其次,其他受让者在获得相关公司股权后亦有高位出脱的机会。

其三,部分提前获得内幕信息,并参与市场炒作的投资者获利颇丰。日后的处罚公告显示,一对牛散父女在这只股票身上赚的了超过9个亿的利润。

局中局:牛散借机埋伏

不过,证监会本次罚单并非指向上述三位企业大佬,而是牛散汪耀元以及其女儿汪琤琤。

实际上,这里面有个“局中局”!

就在欧亚平紧锣密鼓参与健康元减持这个“局”的同期。汪耀元与欧亚平也有着紧密联系!

2015314日下午,朱保国与欧亚平在香港商议鸿信行减持事宜时,牛散汪耀元也在香港并与欧亚平有通话。

2015324日,也就是这场减持计划紧密运作之时朱保国、欧亚平和腾讯高管在香港参加众安保险融资成功酒会,并就鸿信行减持事宜达成一致时,汪耀元也应邀参加酒会,并见了上述三位企业家。

而此后,汪耀元及其女儿汪琤琤使用“汪耀元”、“汪琤琤”、“沈某蓉”等21个账户大量买入“健康元”。

证监会处罚书显示,上述涉案账户从2015年3月16日开始大量买入“健康元”,截至4月1日共计买入8863万股,买入金额1.01亿元,卖出1381万股,卖出金额1.85亿元,期间净买入7482万股,净买入金额8.24亿元。

经计算,涉案账户在本案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健康元”的盈利为9.06亿元。

除“汪琤琤”、“谢某康”账户外,其他涉案账户均系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首次买入“健康元”,且买入金额巨大,同时普遍存在卖出其他股票集中交易“健康元”的情形,买入意愿十分强烈,并随着内幕信息确定性的增强进一步放大交易量。

经查,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5次,具体日期为2015314日、15日、17日、21日、25日。

最终,证监会决定没收汪耀元、汪琤琤违法所得9.06亿元,并处以27.19亿元罚款。

而回头看,健康元在2014年3月后的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大涨3倍后,又在三个月后跌回了不足十元的起点。

股价如急速的“云霄飞车”般穿梭背后,信息不灵便的普通投资者恐怕是“凶多吉少”。

局中局已经落幕,希望A股市场少一点局中局,少一点割韭菜的历练。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