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抢速度,效果第一 巨头为何扎堆“第二代”新冠疫苗

作者: 方凌
分析认为,最先投入使用的疫苗可能效果并不理想,这会让人们转向其他的选择;此外研发过程充满挑战,可能会有厂商中途退出。最后,“晚来”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尤其是在疫苗需求如此庞大的背景下。

龟兔赛跑究竟是哪个会成为最后的赢家?当医药厂商们争分夺秒进行新冠疫苗研发的时候,不少人发现,那些医药巨头并没有冲在最前面。

目前来看,在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联合开发的新冠疫苗、Moderna、辉瑞等均已展开人体试验,而默克、强生等医药巨头稍显落后。

6月19日默克宣布已经完成了对Themis的收购,最初的工作重点将放在新冠候选疫苗的研发,目前该疫苗仍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计划于2020年晚些时候开始临床试验。

本月18日媒体报道,欧盟委员会与强生就储备或购买其正在研发的新冠疫苗进入深入谈判,与此同时强生已在6月初宣布加快疫苗研发速度,于7月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

除此之外,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另辟蹊径,在5月底宣布计划生产10亿支疫苗佐剂,该佐剂可以节省每剂疫苗的蛋白疫苗用量,从而有助于疫苗的大规模生产。

为何不抢速度?

医药巨头的策略不是没有道理。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Vaccine Alliance)CEO Seth Berkely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最先使用的疫苗的效果可能并不理想,这会让人们转向其他的疫苗。

持类似观点的还有英国研究机构Wellcome的疫苗部分主管Charlie Weller。她认为新冠疫苗研发过程中面临许多的挑战,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人退出,因此需要不同的方法和路径。

需求量庞大 可能需要不止一家疫苗供应商

随着全球可能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对疫苗的需求量将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意味着可能需要不止一家疫苗供应商。

Worldometer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28日2时11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000万例。近日一项英国研究还估计,估计全球近3.5亿人属于新冠重症高风险人群。

此外,许多人可能需要注射不止一次疫苗。

Charlie Weller认为,一针疫苗可能无法完成免疫,这意味着一个人可能需要多次接种。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药物研发专家Michael Kinch也表示,一些人群可能对最初的疫苗没有反应。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新冠疫苗到底能为人体提供多久的免疫保护期仍存疑问。见闻VIP 6月下旬提到,最新研究显示,人体内新冠抗体会随着时间显著减少; 8周时间里,40%的无症状感染者体内抗体会降至无法检测的水平。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