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财报远超市场预期背后:交易业务爆赚+贷款敞口极小

作者: 祁月
没有谁能比高盛更善于从市场混乱中获利。

对于华尔街百年银行高盛而言,2020年的第二季度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赚钱时机了,简直像是在市场上疯狂捡钱。

当季,高盛入账133亿美元,这是其历史上的次高营收记录。而市场对这一指标的预期中值只有97.1亿美元。

简单地说,高盛的强势业务表现非常靓丽,而弱势业务几乎没有拖后腿。整体来说,在第二季度,疫情对高盛基本没有影响。

怎么做到的?

这可能源于一个此前被一些人批评为“错误”的决定。

高盛推迟了进军消费银行和资产管理等能够产生相对稳定盈利的业务转型计划。而当时很多华尔街大银行因交易业务无法盈利而不得不压缩规模,高盛也曾在去年初一度压缩曾经引以为傲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

谁能想到,尽管第二季度股市和债市发生了巨大波动,但高盛在业内名列前茅的交易业务收入却几乎翻了一番,同比暴增93%,达到71.8亿美元。

在交易业务中,股票和FICC(固定收益资产、大宗商品和外汇)的收入创出了十年来的最好战绩,42.4亿美元的营收是去年同期的2.5倍。其中,股票交易净收入达29.4亿美元。

另外,投行业务也创出了公司有史以来的最好业绩之一。交易和投行业务超过98亿美元的收入总和接近历史峰值。

与此同时,与摩根大通、花旗集团等华尔街对手不同的是,高盛的消费贷款风险敞口微乎其微,只有16亿美元。在疫情爆发之后,严重的失业潮导致这类贷款存在巨大的坏账风险。

这正是高盛免于遭受疫情冲击的关键——由于没有大量的抵押贷款和信用卡业务,它较少地受到失业率飙升或超低利率的影响。

相比之下,其他大银行惨不忍睹。摩根大通、花旗集团和富国银行在第二季度大幅计提贷款损失拨备,近300亿美元的规模仅次于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

摩根大通计提的104.7亿美元拨备是其历史最高记录,当季利润同比“腰斩”。富国因计提95.7亿美元拨备而直接陷入了2008年以来首次季度亏损的难堪境地。花旗计提79亿美元后,当季利润暴跌七成多。

高盛的业务结构和其他很多华尔街大型银行都不太一样,对手们都很重视贷款业务。去年,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的贷款类收入占其总收入的一半甚至更多。而高盛只有12%左右,他们高度依赖交易和投行业务,这两类的贡献接近三分之二。

在这种独特的业务结构之下,高盛今年第二季度的每股收益(EPS)意外达到6.26美元,几乎是分析师平均预期的两倍,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如果剔除与马来西亚1MDB丑闻相关的法律费用等一些项目,高盛的EPS可能高达11.79美元。

当季,净资产收益率(ROE)和有形股本回报率(ROTE)这两项衡量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分别为11.1%、11.8%。高盛今年1月曾表示,其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内实现13%的ROE和超过14%的ROTE。

对于这份意外的财报,有当地媒体评论称:

没有谁能比高盛集团更善于从市场混乱中获利。

现在,需要耐心等待高盛的劲敌之一摩根士丹利周四公布的季度业绩。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