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跌9.4%!银行业二季度利润罕见大跌说明了什么?

来源: 方正银行团队
方正证券认为,这不怪规模扩张拖累,因为20Q2扩张速度不亚于20Q1;也不怪净息差,环比仅下行1BP;主要是加快了关注进不良的节奏,同时加大了拨备计提及不良核销的力度。目前基调下,后续可能很难出现比其更差的增速了。

核心观点

银保监会官网披露了20Q2监管数据。20Q2商业银行整体净利润YoY-9.4%,其中,大行-12.0%,股份行-8.5%,城商行-2.1%,农商行-11.4%。如此利润增速,不怪规模扩张拖累,因为20Q2扩张速度不亚于20Q1,也不怪净息差,20Q2环比仅下行1BP。主要是加快了关注进不良的节奏,同时加大了拨备计提及不良核销的力度。

中报业绩的靴子基本落地,此前市场上的种种谣言不攻自破。资产质量好于预期,压降利润的幅度好于预期;而且,在该-9.4%的基调之下,后续可能很难出现比其更差的增速了。银行板块估值落后非金融板块太多,目前积累的补涨空间较为可观。尽管利润负增长了,市场未必会立马乐观反应,但展望后市,乐观的因素在积聚,道路或更为平坦。

建议对银行板块可整体转为乐观,优先选择城商行、股份行。因小微延期的原因,城商行中报资产质量或超预期,加之利润调节并不明显,头部城商行比较容易放出业绩,建议关注东部沿海地区的宁波银行、杭州银行,以及低估值的江苏银行、南京银行、上海银行、成都银行等。20Q2股份行的净利润增速好于大行,比预期中承担了相对较小的分量,存在预期差,建议关注估值较低的平安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等。

风险提示:疫情影响导致资产质量恶化;宏观经济不及预期;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监管政策趋严等。

1. 息差和扩表都正常,利润增速却下滑

先看净利润增速总览。20Q2商业银行整体净利润YoY-9.4%,其中,大行-12.0%,股份行-8.5%,城商行-2.1%,农商行-11.4%。环比降幅来看,大行和股份行较多,分别为-16.7 pct、-17.9 pct,城商行较少,仅-0.9 pct。城商行组内差异较大,有业绩很好的,也有业绩很差的,当作为整体,20年中报并没有明显的利润调节迹象。这对于头部城商行可能是件好事。

扩张速度不亚于20Q1。在社融信贷放量的加持下,20Q2商业银行保持了10.8%的同比增速,生息资产规模扩张对业绩的贡献不低,当然不会是拖累利润增速的原因。

这次利润增速下滑,也不怪净息差。看20Q1,净息差环比下行10BP,净利润增速环比仅下行3.9 pct;20Q2净息差环比下行1BP,净利润增速环比下行14.4 pct,跌至-9.4%。20Q2净息差平稳,也没有基数异常,可见也不是拖累利润增速的原因。

2. 关注加快向下迁徙,多提拨备多核销

不良率略上行,关注率显著下降。20Q2商业银行整体不良率、关注率分别为1.94%、2.75%,不良环比上行3BP,关注环比下行22BP,何解?关注向不良的迁徙被人为地加快了,这是从严认定不良,并积极核销的结果。不良结构表现出“年轻化”。不良后三类中,程度较轻的次级贷款占比明显增加,主要反映了从关注贷款新生成的不良。

拨备计提力度有所加大。单看20Q2和20Q1的拨备额同比增速,一个-4.3%,一个-4.7%,似乎都不高,但考虑到19Q2是个6.7%的高基数,而19Q1只有0.5%,因此20Q2的拨备计提力度是有所提升的。拨备覆盖率略降,拨贷比略升。整体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环比下降0.8pct到182.4%,拨贷比环比提升4BP到3.54%,这是同时加大拨备计提和核销力度的结果。

3. 因资本下降较快,故分红较有保障

拨备前利润增速一般比较稳定,它的四个去向:资产减值损失(占比约35%-40%)、分红(约15%)、所得税(约10%)、利润留存(占比约35%-40%,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当资产减值损失切出过多份额时,留给另外3个的量就会不足。所得税挤压的空间不大,就看是挤压分红还是资本补充了。

挤压了资本,分红就较为安全。这样讲可能有点奇怪,但可以看到,20Q2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环比下降了41BP,而在信贷增量也较多的20Q1,环比仅降了4BP。这其实为20年的分红保留了空间。而带来的结果是全年资本补充的压力仍大,也就意味着后续压低利润增速的空间缩窄。

4.大行承担较多任务,城商行受创较少

大行和股份行净利润增速的下行幅度较大。20Q1的业绩,大行、股份行净利润增速4.7%、9.4%,好于城商行、农商行。注意到,二者20Q2的净利润增速下行幅度接近,二者看起来就像是两条平行线。

大行贡献的了大部分压利润的任务。看20Q2单季度的净利润体量,大行、股份行分别同比减少867亿、316亿,按照6家、12家来计算,大行平均每家145亿,股份行平均每家26亿。而城商行20Q2净利润同比仅减少21亿,分摊到每家城商行身上微乎其微;考虑到城商行的内部分化,头部城商行中报业绩应该不错。

5. 各组息差也都稳定,城农商扩表加快

大行股份行扩表速度边际略降,城农商行则有所加快。随着面向地方法人银行的直达实体货币工具的使用,20Q2城农商行在支撑信用扩张上发挥了应有的功能。但四组银行的扩表速度都不低,特别地,城农商行的扩表速度,并未构成对净利润增速的拖累。

分类来看,净息差都较稳定。20Q2大行、股份行净息差环比下降1BP,农商行下降2BP,城商行与20Q1持平。息差变动对净利润表现得影响较小。

6. 大行农商不良生成加快,股份行稳定

大行和农商行不良率显著上升。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20Q2不良分别环比变化+6BP、-1BP、-15BP、+13BP。大行有意加快了关注向不良迁徙得节奏,农商行除了这个因素之外,也有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的确承压缘故。对小微的“应延尽延”明显延缓了城商行的不良暴露节奏,为其在20年赢得了补充资本的喘息之机。

次级贷款占比的变化可以印证。大行、农商行次级贷款占比大幅提升,可以较好地解释其不良率变动。城商行地次级贷款占比大幅下降,则是因新生成的不良不足,核销“老”不良的力度大于新进入的“年轻”不良之故。

拨备覆盖率的变化符合规律。不良率提升,拨备覆盖率的分母变大,就容易被动下行。然而,相似的下行幅度,大行能承受,而农商行却不能。

7. 普惠型小微投放力度继续加大

小微投放力度明显加大。在政策呼吁倡导之下,20Q2小微贷款净增1.8万亿。这表明,结构性货币政策有效,新增贷款有效地支持到了经济薄弱环节。1.8万亿的小微贷款中,普惠型小微为1.18万亿,占比较20Q1又有大幅提升。

大行和农商行是普惠小微的主力。19年前三季度,大行普惠性小微投放较多;到了四季度,四组银行各自的投放量大致相当,均在900亿附近。大行20Q1、20Q2投放普惠小微贷款的量都在0.5万亿附近,对“六稳”形成有力支撑。

8. 投资建议:中报靴子落地,修复拐点已至

中报业绩的靴子基本落地,此前市场上的种种谣言不攻自破。资产质量好于预期,压降利润的幅度好于预期;而且,在该-9.4%的基调之下,后续可能很难出现比-9.4%更差的增速了。银行板块估值落后非金融板块太多,目前积累的补涨空间较为可观。尽管利润负增长了,市场未必会立马乐观反应,但展望后市,乐观的因素在积聚,道路或更为平坦,趋势向好。

建议对银行板块可整体转为乐观,优先选择城商行、股份行。因小微延期的原因,城商行中报资产质量或超预期,加之利润调节并不明显,头部城商行比较容易放出业绩,建议关注东部沿海地区的宁波银行、杭州银行,以及低估值的江苏银行、南京银行、上海银行、成都银行等。20Q2股份行的净利润增速好于大行,比预期中承担了相对较小的分量,存在预期差,建议关注估值较低的平安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等。

9. 风险提示

疫情影响导致资产质量恶化;宏观经济不及预期;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监管政策趋严等。

本文作者:余金鑫,来源:方正银行团队,原文标题:《透过-9.4%看到稳健基本面,拐点已至——银行业20Q2监管数据详解》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