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熹 X 大师对话录(下)——当下新冠疫苗的研发和医药投资方法论

作者: 徐佳熹
我觉得疫苗的研发其实还是一个比较系统化的工程。目前值得庆幸的是的确由于疫情的严重程度,所以主要有研发能力的国家也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包括我们中国在内,大家也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应该说各个路径的优劣势它是不一而足的,大家要关注的点也不同。比如说可能减毒活疫苗,大家就说,研发时间会稍微长一些,能形成稳定传代的毒株是不容易的。比如说灭活苗,和重组蛋白疫苗就是亚单位疫苗,大家主要担心的是第一你要打几针,第二的话你的免疫原性是不是够强,你能不能打出足够强的抗体来?

戳此学习徐佳熹的《逐浪医药高成长赛道》

徐佳熹 X 大师对话录——当下新冠疫苗的研发和医药投资方法论

 

本期提要

  • 新冠疫苗的适用性不应被忽视
  • 当下投资医药板块应该注意什么

本期内容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再来聊一下一个当下比较热门的话题,关于新冠疫苗您怎么看?

徐佳熹:我觉得疫苗的研发其实是一个比较系统化的工程。目前值得庆幸的是,的确由于疫情的严重程度,包括中国在内,主要有研发能力的国家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应该说各个路径的优劣势是不尽相同的,大家要关注的点也不同。比如说减毒活疫苗,研发时间可能会稍微长一些,能形成稳定传代的毒株是不容易的;比如说灭活苗,和重组蛋白疫苗,就是亚单位疫苗,大家主要担心的是第一,要打几针;第二,免疫原性是不是够强,能不能打出足够强的抗体来?另外的一些平台,比如说mRNA疫苗,大家看到像Moderna现在在做的实验,国内有几家公司也在做,也是有一定前景的。但是同时,这毕竟是一个新技术平台,以前全球范围内没有用mRNA获批的疫苗产品,所以一些东西还是值得大家去关注。我觉得各个领域我们都去做尝试,相信总能找出解决方案的。

另外一点就是我们要看疫苗的实际的可适用性。这里涉及几个问题,第一是产生的抗体衰减的时间,我们当然希望抗体峰值高一点,然后衰减得慢一点,这样的话我们能够用更少的注射次数、更长的注射间隔,形成有效的保护,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假使疫苗问世的话,它会是一个大规模接种的疫苗,所以它在生产、运输、储存中的很多实操性的问题,大家也要注意。因为全球的疫情防控取决于防控能力最弱的一些经济体,那些地方可能在疫苗生产、运输、储存环节中是存在很多压力的,这也要注意。

最后一点就是我想大家可能要两条腿走路,不仅要关注疫苗,也要关注治疗的方案,像一些中和抗体等等,这方面我们也是要加速研究的。

华尔街见闻:医药行业一直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行业,而且它的讨论门槛也是比较高的,在您看来,市场对医药行业都有哪些误解呢?


徐佳熹:现在大家对于医药有两种看法,我觉得都稍微极端了一点。首先,有些投资人对于估值没有概念、没有畏惧。我们客观的说,从历史上来看,医药的确是一个 EPS驱动的行业,虽然很多牛股都是“戴维斯双击”,EPS和PE是同步上涨的,但拉长来看,其实业绩在医药行业当中还是非常重要的。科创板的诞生,比如说第5套标准,带来了一些科技股属性的东西,但对于大部分的公司来说,可能还是要看业绩,所以说我觉得估值还是一个要参考的指标。

另外一方面,有些投资人会觉得当下太贵。目前无论是从估值溢价率来看,还是从机构的持仓比例来看,确实是历史的偏高水平,这也毋庸讳言。但是在现在这种公共卫生事件的新常态下,可能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医药都会暴露在聚光灯下,所以我们说从长期来看,医药行业的成长性还是毋庸置疑的。我记得10年前刚入行看医药的时候,可能医药的市值占比是不到3%的,现在的话大概在8%~9%这样的一个水平,这是A股。港股其实也是一样的,十几年前港股专业的医药研究员,也就是specialist,是比较少的,现在其实已经出现了一批这样的机构和投资人。我们相信假以时日,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都会有更壮大的医药研究投资的团队诞生。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现在聊一下您自己。我们都知道您是新财富医药行业连续4年的第一,而且您还是复旦遗传学的博士,从实验室到金融市场这个转变是非常大的,是什么原因让您做出这样的一个选择呢?

徐佳熹:我觉得首先是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因为每个人对于做科研的适合程度确实是不一样的。在当年做科研的过程中,大家的职业规划也在发生一些变化。经过考虑,觉得以后不一定再走科研这条路径,但毕竟读了这么多年相关的专业,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学有所长,所以说就发现了这样一个既能结合投资,同时又不荒废之前的一些专业背景的职业,也就开始从事这样一个职业,干到了今天。其实是一个很朴素的想法。

华尔街见闻:我们可以看到您这次的课程设置是非常全面的,从宏观政策到行业细分,还有行业的演变,再到估值系统,您可以分享一下您这次课程设置的思路吗?


徐佳熹:我觉得首先是希望所有听课的同仁对于医药行业有一个全面性的了解。另外,我一直跟大家强调,医药其实不是一个行业,而是不同行业逻辑的合集,它既有消费属性的,又有科技属性的,甚至有一些品种还有周期属性,所以我们就把每一个属性的公司拉出来,跟大家从行业、从公司的角度做一个条分缕析的说明。

比如说像原料药,其实它就有点偏周期;像医药消费品,OTC,它就有点偏消费;另外一部分的创新药、高端处方药,还有高端的新型医疗器械,它就有一些科技股属性。这里面有很多的赛道需要大家去理解,所以我们是一个条块化的设置。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汇总的东西,比如说这10年来的医改的大的方向,三医联动是怎么做的?包括怎么去看中国现阶段的医药发展水平跟国际上的差距,哪些是接轨的、哪些正在逐步接轨。再往后,在老龄化的背景下,哪些赛道会做得更精彩,疾病谱的变化,政策的演进,包括欧美日这些经济体哪些更适合我们去学习、哪些可能国情差异会比较大,从总论角度我们也做了一些逻辑的梳理。

华尔街见闻:明白,这么看来如果选对赛道的话,基本上能选对正确的标的,可以这么理解吗?

徐佳熹: 我觉得行业是非常重要的。首先细分领域要好,其实好领域的一般公司有的时候甚至比一般领域的好公司更值得投资,这就是所谓的赛道的问题。另外的话,在医药领域,确实团队与团队之间差别还比较大,执行力也是相当关键的。

华尔街见闻:在您看来这个好怎么定义?

徐佳熹:我觉得有这么几点,第一,本身行业增速还是要快,它是一个成长性的赛道。第二,竞争格局要好,或者企业本身有一些独门绝技,或者说技术上它的确领先其他人,或者是在赛道当中它的执行力很强,它跑到了前面,即便大龙头也望尘莫及,这样的企业我们觉得也是好企业。

华尔街见闻:在您看来,我们怎么去理解技术?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可能也没有那么丰富的医药行业的背景,让他去挑技术上的难点可能有点难,在您看来有没有什么样的捷径可以走?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样的指标可以去观测一下?

徐佳熹:如果说捷径,最好的捷径就是买医药基金。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对于普通个人投资者比较合适的做法。因为现在的确是一个体系性竞争的时代,我们看到头部的这些基金都配3个人、5个人,甚至有配10个人的公募基金。这样的基金经理如果他努力工作、他要是科班出身,普通的个人投资者是没有办法去竞争的,所以如果打不败他,那就加入他,这是一种做法。第二种就是如果您是一个对医药行业有深刻了解的投资人,当然可以去涉及个股,但一定要满足一个前提,就是非常的了解。

如果看财务指标,普通投资者能够通用的,我觉得是合乎常理的高ROE。合乎常理是为了确保报表的真实性;与此同时,高ROE其实某种程度上是能反映它的高壁垒。

华尔街见闻: 您也是第一回和我们华尔街见闻合作,您想通过这次大师课向我们华尔街见闻的用户传达一种什么样的理念呢?

徐佳熹: 今天我跟很多华尔街见闻的用户也进行了接触,确实有非常深刻的感受。华尔街见闻的用户是一批有思想、有一定专业度的投资者,可能有一部分是机构投资者,有一部分是个人投资者,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大家都热爱学习,同时有比较高专业素养。所以我想传达的,一个是专注,一个是专业,另外让大家能够真正的去考虑价值投资。就像巴菲特先生说的长坡厚雪,我觉得医药就是这样的一个赛道,能让大家或者变成专业的投资者,或者变成专业的资产配置的人员,把你的这些资产去配置到良好的赛道上去。

华尔街见闻:最后请您能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下您今天在大师课上所讲的内容。

徐佳熹:我觉得不叫概括吧,我们的希望,还是希望倡导价值,提倡价值投资,然后让大家的投资变得更专业。

华尔街见闻:好的,谢谢徐博。

- END -

风险提示:大师课为甄选第三方合规机构人士,讲授投研理论课程之平台,所授内容不构成对任何具体产品的买卖或投资建议。平台课程所表述的意见仅供学习与参考,不代表华尔街见闻意见或观点,也不解决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市场具有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平台不对任何与您依赖课程观点或信息而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决策。
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