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理由!摩根士丹利继续力挺通胀回归

作者: 曾心怡
摩根士丹利认为,经济的V型复苏、美联储迅速及时的政策回应、持续紧张的贸易局势和全球央行对通胀目标的态度,都会致使通胀回归,甚至超越央行通胀目标。

为了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美国政府在短短几个月内采取了激进而广泛的货币和财政措施,所释放的流动性史无前例。

两周之前,摩根士丹利曾提到,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飙高至22.9%,规模也膨胀到18.3万亿美元,大概率会造成高通胀。

如今,在最新研报中,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Chetan Ahya再次直言疫情给全球经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其中最重要的结构性转变就是通胀回归。

包括华尔街知名的美股大空头、上述投行美国首席股票策略师Michael Wilson在内,整个摩根士丹利都认为,通胀可能升至发达经济体央行的目标水平以上,尤其是美国的通胀。

具体来看,原因有四。而其中的第一点,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在于,摩根士丹利预期随疫情而来的衰退将会十分猛烈,但维持时间很短,通胀也就将因此出现。

上述投行看到,从本质上来说,此次衰退由外源性冲击引发,私营部门没有过度累积杠杆,银行系统状况也比2007年更好,这意味着去杠杆化压力将更加温和,金融系统仍可以发挥关键的中介作用。

因此,摩根士丹利预计,全球和发达经济体的产出水平将分别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四季度达到疫情前水平,经济将迎来V型复苏。

第二,摩根士丹利称,“政策回应在塑造经济增长和通胀前景方面也很重要”,从货币和财政宽松的层面来看,这一次的措施很及时,规模很大,协调性也很好。

另外,政策对于失业率和疫情对低收入家庭造成影响的关注意味着,扩张性财政政策将持续更长时间。而这一为解决不平等问题所进行的政策努力“将带来通胀,尤其是在经济结构可能向家庭转移的情况下”。

第三,政策制定者关注不平等问题, 也就意味着在对科技和大型企业(巨头)加强审查的风险存在的情况下,贸易局势可能还会继续紧张。

摩根士丹利表示,在过去的30年里,科技、贸易和各大巨头之间相互作用是通缩的主要驱动力,因此,要将它们分开,势必就会带来由通缩转向通胀的转变。

最后,上述投行认为,各国央行正在加倍承诺要实现通胀目标,比如美联储已经开始强调其2%通胀目标的对称性,这也就意味着在9月议息会议之后,美联储将尽全力推动美元进一步贬值。因基于市场的实际利率已经大幅下降,那么战略上的转变能为美联储推出更多宽松政策提供空间。

在摩根士丹利眼中,正如2008年后去杠杆化的影响被低估一样,当前通胀动态的影响似乎尚未被市场充分理解,大多数投资者仍然倾向于通缩阵营。

但与此同时,上述四大因素的共同作用已经给美国盈亏平衡通胀率带来了非常不同的结果——并未下降到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水平,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反弹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另外,美联储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其最终目标就是不对称的通胀,而且无论是选择通过量化宽松,还是直接向美国家庭支付数万亿美元,美联储都将实现这一目标。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