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安蔡嵩松:一个两次送东家上热搜的基金经理

作者: 林菁扬
从“一年狂赚200%”,到十天跌九天,诺安成长也从众星捧月,到千夫所指。蔡嵩松说,他只负责“成为锋利的矛”,希望投资者“资产配置时做到均衡”。

四十几天前,一家十多年历史的基金公司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现象级的网络名词。

7月15日“诺安”一词站上热搜,一篇《诺安成长基金经理蔡嵩松上任一年半狂赚200%》的文章将这家向来低调的基金公司刹那间捧为话题的中心,出圈开启了一段短暂的“网红”之路。

彼时诺安成长刚刚斩获了47%的30天收益率,诺安在微博上愉快地回应,小诺也有上热搜的一天,这真是受宠若惊,却没有料到当天这只网红基金以一个近7%的跌幅标志了这段辉煌旅程的阶段性终结。

更难以预料的是,41天后同样的戏码再度上演,却是全然不同的一番风景。

因为8月26日,这只万众瞩目的“诺安成长”及其由同一位基金经理主刀的“兄弟”诺安和鑫,已经完成了连续6天的净值下坡之路,当天更是即将包揽全场开放式公募基金日跌幅榜的冠亚军。

周末,蚂蚁社区有网友还仿造官方账号编撰“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经理蔡嵩松因涉嫌内部交易正在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事,把讨论区炸开了锅,狠狠“报复”了一把。

从众星捧月,到千夫所指,不到一个半月诺安简直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待遇。而对于蔡嵩松,这位把公司两次送上热搜的基金经理,也一时间舆论不断。

这位曾经的“功臣”,后来许多人声讨的对象,究竟是作风激进但深谋远虑的天才,还是仅仅坐上了好时候的顺风车?而他的“诺安双子”,究竟是风浪中短暂颠簸但仍能坚定航向的轮船,还是随风倾倒的小帆?

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蔡嵩松和他的“网红选手”。

蔡嵩松时代的诺安成长

2009年3月出世的诺安成长基金(320007)成立至今逾十一年间已经经历了四轮换帅,到蔡嵩松这里,已是第五代掌门人了。

面对这只老牌基金,蔡嵩松则可谓是个十足的新人。2019年2月接手的诺安成长是他出道以来的第一支基金,一个月后他又接手了诺安和鑫,自此正式成为了诺安基金门下的“后起之秀”。

和前任基金经理合管了3个月后,去年5月末蔡嵩松开始独自执掌诺安成长。如果用三个短语概括“蔡嵩松时代”的这只基金,想必是成长飞速、风格彪悍、以及业绩过山车。

怎么讲?

先看基金规模。成立这么多年,诺安成长的规模其实一直没有太大变化,尤其16年开始常年居于10亿以下。

但蔡嵩松一接手,基金规模竟猛地扩大,从去年一季度末的13亿元到今年二季度的161亿元,短短一年半时间膨胀了整整10倍。对于一家“千亿级别”的中型公募基金而言,其意义不言而喻。

看过规模再看业绩,蔡嵩松又俨然一个将诺安成长拔出深潭的“救世主”。

16-18三年间,这只基金始终处于年度负收益、单季收益也几乎全负的状态,屡屡跑输沪深300。然而蔡独立管理的第一个整季开始,收益率突然全线翻红,四个季度净值累计增长高达121%,堪称起死回生式的翻盘。

怎么做到的?蔡嵩松仅仅做了一件事,就是重仓芯片股不动摇。

刚出道的他完全没有初试牛刀的战战兢兢,反倒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上来就给这只老基金旧貌换新颜,来了个彻彻底底的大换血。

在其前任本就已经表现出对科技股的激进偏好,一改历史的“什么都有”风格尽数重仓计算机、通信、电子(含半导体)的基础上,蔡嵩松更是青胜于兰,将其余领域也从重仓中逐个减仓或剔除,今年前两季公开的十大重仓清一色仅现半导体个股,表现出坚定的自上而下投资框架。

不仅如此,仓位还始终保持在80%以上,全然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就此,蔡嵩松生生将诺安成长转型成了一只骨子里的纯种“芯片基金”。

于是随着去年下半年起芯片股的持续性爆发,诺安成长也随之飞黄腾达,到刚刚过去的7月净值一度翻了两翻,早先就坚定持有的投资者几乎要将其吹捧为神。

不过正所谓成败皆萧何,高度集中的持仓也使其在今年3月和如今的两次科技股大回调中都表现得惨不忍睹,彼时回撤一度超40%,如今也已然迈过20%关口。过山车式的业绩如何将其送上万众瞩目的云霄,就如何将其遣往俯冲之路。

蔡嵩松:成为锋利的矛

只是走在俯冲之路上的蔡嵩松好像却依然淡定。在最近的采访中他不无傲气地说,产业层面虽然面临压力,但还没到市场反应的如此悲观,科技是长周期产业,不会过于关注短期的市场波动。

蔡嵩松表示,无论是激进派的集中持仓,还是看起来毫不控制回撤的大波大浪,那就是自己的投资风格,自己也会在一贯的风格中继续走下去。至于是否配置他的基金、何时配置、如何配置,那是投资者要自行研究、自行选择的事。

我希望成为锋利的矛,当行业机会到来时,力争给持有人带来丰厚的超额收益。并希望投资人了解我的风格,和自己的需求、风险偏好去匹配。”

高波动是我投资风格的一部分,无论是希望短期获取超额收益,还是长期看好半导体行业,都必须是能够承担一定风险的投资者。”

“同时,希望投资人在做资产配置时做到均衡,大家可以通过资产配置,将一部分钱配置在矛上,另一部分钱配置在盾上。”

毕竟,没有一位基金经理有责任为投资者的“某一特定阶段”的资金收益打包票,而一个稳定的、有迹可循的投资风格或许更为重要。

既然看清楚了这是一只芯片基金,看清楚了鲜明的持仓偏好和投资逻辑,认同就上车,道不同就不相为谋。

目前看来,即便基金申赎软件上,诺安成长的名字旁清晰标示着“中高风险”字样,但蜂拥而至的投资者与这只基金真正适合的客户群体似乎不尽匹配。

有市场人士称:“我们发现投资者都把这只基金当成股票来炒。”

了解基金、了解基金经理、了解自己,注重长期投资,避免盲目追涨和懂得择时购买,这是基民们自我“投资教育”时所该做的事情。

基金新秀,芯片老手

话说回来,蔡嵩松为何如此热衷投资芯片呢?

这还得从他的“出身”谈起。这位初出茅庐的基金经理,在半导体领域却可谓十足的行家里手了。

如果某些事早便注定,那么15岁那年,在蔡嵩松和与他至少后20年人生息息相关的领域之间,就已被牵好了红线。

从2001年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就读计算机专业,到硕博阶段在中科院深造芯片设计,再到25岁博士毕业在一家科技实业公司由研投产,青年时期的蔡嵩松就对科技领域,包括芯片、软硬件操作系统和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格局有了深入的了解。

2015年,蔡嵩松进入华泰证券从事计算机行业研究,当时正值科技创新叠加移动互联网浪潮,A股迎来了一轮成长股行情。回忆起彼时蔡嵩松说,市场上耳熟能详的科技公司,自己几乎都去实地调研过。

直到两年后正式转入买方诺安基金,一路走来17个年头,蔡嵩松似乎从未偏离计算机科技这一核心领域,而芯片又是其主攻的方向。

于是凭借着几乎已深深植入体内的“芯片”基因,在诺安从研究员上任基金经理之后,蔡嵩松再次选择坚守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如此想来,所谓“风格彪悍”虽属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蔡嵩松看来,不是他“选择”了芯片,而是他恰巧“撞上”了芯片。他说:

“我是幸运的,能够在刚出道时,就遇到市场风格和自身能力圈高度契合的市场。”

专注“国产化替代”与“5G周期”

既然在出身的领域渐行渐远,蔡嵩松的投资风格显然也更偏产业投资,遵循“自上而下”的投资框架:先找到持续性高景气度的赛道,再从中优选个股。

在这个大前提下,蔡嵩松表示,“所有投资的出发点,都是以产业变化为基准”,要遵循产业逻辑进行投资。

多年“路径依赖”下积累的经验,让蔡嵩松对当代科技发展有着自己的认知。而在他眼里,半导体就是未来几年科技领域最好的细分赛道。

蔡嵩松认为,目前“国产化替代”与“5G产业周期”双轮驱动是本轮科技浪潮发展脉络的核心逻辑,而最终又都将聚焦到芯片领域。

在国产替代方面,我国正在由“去IOE”阶段的品牌替代向核心零部件替代加速挺进,芯片自主化正是当前阶段的重中之重。

蔡嵩松表示,芯片自主化是“从一到加速”的过程,不仅要实现产业发展加速化,还要在产品丰富度、稳定性与性能等方面不断提升。这一过程虽然道阻且长,但来日可期。

“过去的20多年,中国一直在自主研发的进程中前行,目前已有小批量的应用落地。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从品牌到核心零部件,大众消费者就能买到真正意义上的国产化机器。”

在5G产业周期方面,蔡嵩松认为“信息高速路”的建设会让通信设备商首先受益,而随着硬件渗透率的爆发,5G手机相关的半导体芯片将维持长周期的景气度。

蔡嵩松认为,全球半导体和芯片行业存在周期性,但国内未来五年,受益于行业周期和国产替代因素的叠加,特别是国产替代带来的海量需求,将使得这个行业维持长时间的景气度,实现单边持续增长。

偏爱“硬核”龙头

定下了细分赛道和核心逻辑,下一步就是如何精选个股的问题了。

蔡嵩松认为,每个阶段选择个股时要考察的方向是有差异的。与以往不同的是,本轮互联网周期顺应国家发展战略,属于“硬科技”的突破。在这样的背景下,挑选有发展前景的个股时就必须仔细甄别企业质地。

早些时候他坦言,A股市场的科技领域,硬核壁垒与概念热点往往混淆在一起,事实上“真正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则不超过20”。对基金经理而言,真正的考验在于能否去伪存真,选出真正的“硬核公司”。

在蔡嵩松看来,“真”“伪”之间是泾渭分明的,要称得上“硬核”,最重要的甄选标准是核心技术壁垒,也就是“技术或产品的护城河够不够深”。

他举例说,摄像头企业可分为摄像头模组支架公司和摄像头传感器芯片公司两类,其中,5G手机销量确实会带动模组支架增加,但这并没有技术壁垒,而摄像头模组里的CMOS传感器芯片是有技术壁垒的。未来几年,这是科技周期中的高成长行业,或会带来量价齐升的投资收益。

正是从这一思路出发,他更青睐那些各自赛道的“龙头”白马股。

他曾向媒体提及,在经济增速放缓阶段,所谓“小而美”的公司是个伪命题,尤其是科技行业。

因为,硬核科技的发展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单靠小公司的小块业务是不够的,这些公司大多是上涨行情中的跟涨品种,但不是领涨和龙头品种。

而目前市场中的半导体和芯片行业龙头公司不仅足以支撑大量技术研发和产品推进,而且流动性很好,容量非常大。

在诺安成长公布的前十大重仓里,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大名鼎鼎的龙头,很少看到冷门个股。

而对于企业短期盈利与短期订单等当期数据,蔡嵩松则表示考虑较少。

他认为,只要符合“景气赛道的硬核龙头”这一条件,短期内没有业绩不要紧,随着时间推进业绩会持续放量,其价值就会逐渐体现出来。

不怕高估值,拉长周期看产业

不过对于目前的“硬核龙头”科技股来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估值已经很高了,还能不能买,该不该持有?

蔡嵩松却似乎认为,无需太多考虑一只股票要在什么时候买入的问题。遇到好的龙头暂时被低估自然是幸运的,但只要符合以上所说的“业绩持续放量”条件,高估值就不是问题。

蔡嵩松表示,龙头公司的天花板高、空间大,外加其他影响股价的因素,反应到资本市场确实有可能出现阶段性“过热”的情况。

不过如果拉长周期看,随着5G通信端建设高峰期的到来,我国科技产业的景气周期刚刚开始,而半导体是其中景气度最高、持续时间最长的板块,细分赛道的龙头公司仍处于高速增长的拐点。

“它们的静态估值或许偏高,但是切换到明年或者后年来看,他们的业绩增速会很快地消化估值,基本能达到一个稳态估值。

“如果这家公司的未来征途是星辰大海,它现在1000亿的市值,未来可能会看到3000亿的市值,投资需要把眼光放得更远。”

蔡嵩松称,会用更长周期来看待行业,只要买入时的产业逻辑没有破坏,就可以一直持有,直到通过时间维度把这一估值消化掉。而一旦逻辑断了,那才是卖出的时候了。

因此,蔡嵩松的持仓非常稳定,截至二季报,诺安成长的十大重仓中,有一半从其独立执掌以来连续出现了四个季度,比如兆易创新、韦尔股份、卓盛微等。

在此期间,即便某只个股短期内涨幅偏大,他也没有轻易“下车”,对于看好的标的甚至越涨越加仓,比如圣邦股份。

去年二季度末这只股票只有52元,到年末成为诺安第三大重仓的时候股价已经翻了3倍。而蔡嵩松并未停止加码的步伐,到今年二季末该股站上300元时,蔡嵩松已经又加仓近百万股,使之成为了第一重仓。

不怕高估值的蔡嵩松自然也不怕短暂的回调。

在蔡嵩松看来,投资中的扰动因素主要来自市场情绪,市场越是喧哗,越是要坚守自己的投资逻辑。

比如今年2月底到4月半导体的大回调中,一度有市场声音认为,全球疫情将对产业链需求带来“致命打击”。

但当时的蔡嵩松认为,从经济基本面看需求只是临时暂停,龙头公司业绩下滑是暂时的。同时,他从产业链角度对这个思路进行求证,认为客户结构优化、行业集中度提高都会对冲疫情带来的影响。

因此,蔡嵩松当时坚定加仓,事后证明,整个半导体板块在两个月后迎来爆发式上涨,一批龙头公司中报业绩超出预期。

当然,蔡嵩松表示这并不是刻舟求剑,他会时刻小心求证上述提及的两个指标——宏观大环境是否改变,是否还适合原有的投资逻辑;产业和公司的进展又是否符合当初买入时的逻辑和预期。

当一个“市场派”

不过,这位基金界的“芯片”新星此前向媒体谈及自己对未来发展的期待,表示或许不会一直在芯片上“死磕”下去。

蔡嵩松说:“我不会把自己定义为‘价值派’或‘趋势派’,我更多地想当一个‘市场派’,成为一个全攻全守型选手。”

“在这波科技周期过去后,我希望在其他领域也能游刃有余地去做投资。我会按照市场轮动的方向逐步延伸能力圈。”

蔡嵩松表示,在市场流动性好时会比较关注成长股票,但在流动性收紧时会随大资金方向去研究银行、保险等金融蓝筹板块,并进一步延伸到消费、医药、基建、地产等周期性板块。

“需要学习和丰富知识的领域还很多,包括老牌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这是一个沉淀的过程,也是一个张弛有度的过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