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二把手”:美联储此前遵循的经济模型可能错了

作者: 杜玉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承认,美联储放弃了仅仅基于失业率下降来预测未来通胀会上升、进而预防性加息的指导模型,重申美联储不会执行负利率政策,但对“环境发生显著变化时”为美债收益率设置上限持开放态度。

8月31日周一,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克拉里达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线上活动中重申,美联储已经排除了执行负利率政策的可能性,但对为美债收益率设置上限持开放态度。

他表示,负利率政策具有争议且“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因为这意味着银行或投资者要付出成本来储存货币。美国当前的经济形势也不用执行国债收益率上限政策,但“如果环境发现显著变化,美债收益率曲线控制应该作为一个选项供FOMC在未来评估。”

他重申,当前在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处于接近零的历史低位时,前瞻指引和大规模资产购买的量宽政策是“足以持续支持经济增长的有效工具”。

他认为,在已经完成一年半来政策框架的重新审议后,美联储可能在9月15至16日的FOMC议息会议上“重启如何修改对未来货币政策指引的讨论”,但拒绝披露自身倾向或预测结果:

“现在已完成了政策框架审议,我想我们将回到有关潜在细化前瞻指导和向市场沟通资产负债表决定的讨论中,但我真的不想预先判断最终将要达成的目标。”

克拉里达表示,“基于阙值”的前瞻指引,即暗示当通胀或失业率发生何种变化时可能会触发加息,这一方式之前就被美联储使用,可能会被再次利用。美联储也可能改进季度经济与利率预测,“以期在今年年底之前就任何潜在的变化作出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克拉里达在演讲中承认,在低利率成为新常态的世界中,美联储过去遵循的政策模型可能无效且使政策误入歧途。

这主要指的是被经济学家称为“菲利普斯曲线”的通胀率与失业率关系等式。他认为,这一模型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失去其通过失业率来准确预测通胀走势的能力:

“即使失业率降至现代历史上的低位,通胀也几乎没有变化,而且仍然令人惊讶地保持低位。结果,美联储不得不一再改变其经济预测,并将对中性利率的估计值降至远低于历史水平。”

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于上周提供的新政策框架中,美联储决定政策利率将以对“就业人数从最大化水平的短缺程度”的评估为依据,而非之前认定的“从最大化水平的偏离程度”。分析认为,这代表美联储下调了之前担心失业率走低会触发高通胀的担忧。

克拉里达也在今日演讲中承认,这一修改意味着美联储已经放弃了仅仅基于失业率下降来预测未来通胀会上升、进而预防性加息的预期:

“这一变化传达了我们的判断,即在没有证据表明通胀正在持续或可能持续高于合理水平,或将带来紧迫的金融稳定问题时,低失业率本身并不会在我们的新框架下足以触发政策行动。

美联储过去采用的模型显示,随着就业机会增加,工资和通货膨胀会随之上升,这一判断可能而且确实是错了,仅仅因为模型表明通胀即将到来就加息很难被证明是合理的。

时代在变化,经济形势也在变化,我们的货币政策框架和战略也需要进行调整。”

克拉里达捍卫了美联储即将采纳的“平均通胀率目标”为2%,认为新战略将带来更大的灵活性来应对通胀,而不是被传统经济模型束手束脚,尤其是在经济危机时期。他指出,如果美联储严格遵循旧模式,那么当经济仍然疲弱时,央行将提高利率,从而损害经济增长。

不过他也强调,平均通胀率目标不是制定货币政策的机械公式,也不是将政策束缚于任何特定公式或规则的承诺。

美联储下一次FOMC会议将于9月15日至16日召开,外界普遍预计,官员们将借此阐明在新的长期战略下如何制定短期政策,以使美国经济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严重衰退。美联储届时也会发布最新季度经济预测和未来利率预期的点阵图,并首次涵盖对2023年的预测。6月FOMC时官员们曾暗示,到2022年之前美联储都不会加息。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