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明明:央行降准的可能性在上升

来源: 中信证券研究
目前银行体系负债端不稳定的压力在逐渐累积,仅仅依靠公开市场操作可能难以满足银行间的流动性需求,央行操刀降准仍有一定必要。

近期市场对银行负债端情况较为担忧,关于银行“负债荒”的讨论也越发热烈。从同业存单发行看,银行主动负债的成本不断抬升。从银行负债端看,各家银行存款营销的压力有所增大。临近四季度,政府债券融资压力以及跨季压力已经使得银行间流动性“水位”处于较低的位置。我们认为目前在商业银行负债压力整体增加的背景下,适度调降法定准备金率与“货币政策维持灵活适度”以及防范金融风险并不矛盾,仅仅依靠公开市场操作可能难以满足银行间的流动性需求,适度的降准仍有必要。

存款增速的减缓到底有何影响:银行很难保持一个稳定充裕的准备金水平。

存款增速减慢对银行间流动性的影响更多在结构性层面,由于客户将A银行的存款转移到B银行反映了一笔超储在A、B银行间的转移。2020年一季度结束后大型银行新增的存款在全部银行新增存款中的占比处于下降进程;再进一步观测结构性存款的变动可以发现,中小型银行相较国有大行压降了更多结构性存款,但中小行却依旧获得了更多的新增存款。存款增量整体转向中小行导致了准备金结构的变化。由于新增存款更多的集中于中小行,超额准备金逐渐向中小行的转移会导致资金面波动的加大以及常规公开市场工具调节效率的减弱。“缩量博弈”下超额准备金的不平衡即为银行负债“难”的本质。

还应该关注什么:银行间流动性期限结构更缺乏稳定性。

负债的目的一般是获得一笔特定期限的资金用于经营,而一家银行会尽可能的追求其(超额)准备金组成稳定,因此才会花大力气存款营销,而央行操作会直接影响其超额准备金的组成。因此除了存款结构的变化,我们还应当关注准备金池总量以及其组成变化。目前银行准备金在总量处于缩减状态的同时,其整体稳定程度还有所降低,前期降准带来的资金面相对“稳定”已经不能维持。整体流动性结构已经逐渐由中长期稳定资金为主的状态过渡至短期限不稳定资金为主的状态。央行调控的结果是商业银行更加追求其负债端稳定,更进一步加剧了负债“难”的现象。

降准有利于促进“社融降成本”与“向实体经济让利”的政策目标。

如果说上半年银行体系通过较低的银行间融资利率成功压降了其负债端成本的话,下半年银行体系的净息差就可能受到负债成本上提的压力,这对完成“社融降成本”以及“向实体经济让利”两项目标是不利的。在商业银行体系负债端压力逐渐增大的时点,我们认为央行操刀降准的可能性在上升,而此时降准释放的超储预计也更多的将被银行用于稳定其准备金结构,大概率并不违背“灵活适度”以及防范金融风险的政策方针,同时还有利于完成既定的政策目标。

后市展望:我们认为目前银行体系负债端不稳定的压力在逐渐累积,央行操刀降准仍有一定必要。

本篇对近期商业银行负债“难”进行了系统阐述,在信用创造节奏逐渐放缓的时点,银行间的存款营销会对超额准备金结构产生一定冲击,并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以逆回购为主的公开市场工具的操作效力。同时,央行近期货币政策操作较为保守,使得银行稳定负债更加稀缺。经历了8月份草木皆兵的债券市场后,我们认为央行操刀降准的可能性在上升,因此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将在2.8%~3.0%区间震荡的判断。

本文来源:中信证券研究 (ID:gh_fe1d2be7e8db),作者:中信证券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