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股市长出“新韭菜”:日本“渡边太太”、韩国“泡菜小弟”、印度“咖喱老哥”、美国“千禧一代”都在汹涌而来

作者: 孙建楠
深坑引发小散介入

曾经被机构统治的发达国家股市近期也迎来了一轮散户逆袭。

过去几个月,从美国到日本,从韩国到印度,各路散户借助新兴的交易平台蓬勃兴起,交易业绩甚至超过机构。

这是个全球散户都在逆袭的时代!

深坑引发小散介入

不得不说,全球散户的逆袭,与本轮3月全球股市砸出深坑不无关系。

今年三月全球股市都砸出了“深坑”后出现快速上涨,中小投资者择机而入,冲动交易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在机构投资者占绝对主导的美股市场,出现了千禧一代的“新韭菜”借助新交易平台罗罗宾汉鱼贯入市。

而在日本,当年牛市时掌控市场的“渡边太太”再度出山,开始抢夺日本的科技股筹码,引发媒体一片惊呼。

韩国股民则更具国际化“抄底视野”,他们往往采用“全球配置”思维购买权益资产,进入多个发达和新兴市场。

印度市场的散户更神奇了,在印度散户的只持续下,当地已经涌现出交易量超过美国同行的经纪商。

美国:“千禧一代”来势汹汹

谈起美股,机构投资者占市场绝对主导是最大印象。

中金公司一份研报指出:截止2019年四季度,按持有市值计算,美国54.9万亿美元的股权资产(其中公开上市交易部分为38.5万亿美元)中,居民直接持股约为30.7%,资管机构(包括共同基金、ETF、封闭基金、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等)合计占比35%,养老与保险金占比13.5%,其他机构如政府、银行、非金融企业、非盈利组织合计持股6.2%。

实际上,上世纪50年代,美国居民和非盈利机构持股高达90%,之后机构投资者壮大后,投资者结构发生重大逆转。

然而,今年美国经纪商的数据出现异动。

比如:Bloomberg Intelligenc的市场机构研究主管透露,今年1-6月份,散户投资者在美国股市交易量中的占比为19.5%,高于去年的14.9%,是2010年水平的近两倍。

再如:美国经纪商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 Corp)、德美利证券(TD Ameritrade),旗下新账户激增追溯至2019年10月份,当时头部阵营的经纪商均开始采取零佣金。特别是德美利证券第二季度的日均交易数量同比增长312%,其中6月份日均交易数高达334万笔。

最吸引“新韭菜”的经纪商是罗宾汉(Robinhood),该机构6月份日均交易数为430万笔,遥遥领先同行,今年第二季度的日均交易数比一季度翻了一番多。

罗宾汉吸引了“千禧一代”——美国1980年代和1990年代出生的人,这代人的成长时期几乎同时和互联网高速发展时期相吻合。这类群体更能够接受互联网券商的模式。 

黑石旗下的金融信息平台路孚特(Refinitiv)统计发现,今年5月最后一周的散户对股票搜索量比2019年全年平均水平增长124%。

其实,疫情因素也是导致“罗宾汉现象”之出现。

9月7日,美国媒体Tampa Bay Times刊载一封求助信,作者丈夫沉迷于罗宾汉平台不能自拔。

求助信如是说:“我丈夫在隔离期间迷恋股市。他的公司在3月停止了401(k),因此他也停掉了缴款。他还停止了美国退休账户IRA的缴款。之后他把手上的钱充值到罗宾汉,然后进行股票交易。”

信中还说:“他停止为401(k)计划缴款,我担心他在赌博,这些钱是我们退休后所需的资金。” 

实际上,401(k)和IRA (individual retirement account) 是美国民众管理退休金的两个最常用的账户。比如401(k)需要雇主和账户持有人定期都存入定量的资金。

印度也冒出“罗宾汉”

今年新兴市场中,印度股市也出现了罗宾汉现象。

数据显示,今年2月末,印度散户占整个市场成交额的47%,3月份全球市场暴跌后降至42%。但之后快速攀升,7月末散户交易量占到全市场72%。

印度证券存托机构CDSL的数据显示,该国个人投资者账户数量从今年年初以来增长了20%,至7月末达到2400万。

印度也出现了一家罗宾汉式的互联网经纪商Zerodha,截至7月末的过去五个月,旗下平台新增了100万名投资者。该机构称散户炒股兴趣上述,得益于“在家工作”的文化,资金从传统的定期存款转移至直接投资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Zerodha这创始人更称,其日常交易量超过了美国的罗宾汉,他在班加罗尔的平台每天处理500万到700万订单,而罗宾汉给出的数据是430万。

Zerodha称旗下拥有300万客户,每月增加约20万开户投资者,是新冠疫情前增长率的两倍多,客户的平均年龄为28岁。

今年5月份,印度股市仍落后于整个新兴市场,但散户批量加入后6月份市场走势逆转。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印度股民互联网交易量同比去年增长71%。

韩国散户的“美国战略”

数据显示,韩国散户对离岸市场兴趣浓厚。

8月20日韩国证券存管局的数据,散户投资者在7月从国外股票市场净买入了3.83万亿韩元(32亿美元)市值的股票。这标志着每月购买量创历史新高,并超过当月净买入2.24万亿韩元市值的本地股票。

截至8月18日,韩国散户对外国股票的强劲需求,使得外币证券存款达到创纪录的69.72万亿韩元,较2019年底增长33.2%。韩国散户前二十大离岸证券中,有16个是美国公司。

统计发现,特斯拉一直是韩国散户投资者热度最高的海外股票。截至8月20日,今年韩国散户净买入特斯拉的规模为1.65万亿韩元(折合14亿美元),其次是苹果公司1.2万亿韩元(折合10亿美元)、微软公司7738亿韩元(折合6.51亿美元)、谷歌4928亿韩元(折合4.14亿美元)和孩之宝公司4496亿韩元(折合3.78亿美元)。

自年初以来,上述五只股票占韩国散户投资者购买的离岸股票规模的34.3%。

日本散户炒科技股

日本市场有一个Tokyo Stock Exchange Mothers Index,这是追踪新兴成长公司的指数。

截至8月末,该指数相较3月末的低点,涨幅超过100%。

据报道,该国的个人投资者在今年2月-4月之间新开设了超过82万个在线经纪账户,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多。

很多散户追逐日本科技股。比如,一家从事照片与视频AI分析的公司Neural Pocket Inc.,在截至今年8月31日的八个交易日涨幅高达622%,创下近五年日本科技股最高涨幅。

松井证券公司高级市场分析师Tomoichiro Kubota表示,Neuro Pocket的飙升得到了散户投资者的追捧,这些业余投资者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在家工作,因此在日本股市上变得更加活跃。

这位分析师还称,该公司股价并不反映其基本面,2019年公布的营业亏损为1.33亿日元(130万美元),总收入为3.11亿日元。预计今年的营业利润为1.65亿日元,销售额将增长一倍以上。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