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的“爆雷”故事:一次主动“拆弹”,还是又一个谜团在扩散?

作者: 王小康
前任管理层精准离任,巨额补偿款即将到位,都让此次“爆雷”的时机显得意味深长

前有巨额存货失踪,后有6700多万存款冻结,“过气”多时的老牌日化企业广州浪奇,用一场连环爆雷成功“翻红”。

10月10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和《冻结/查封扣押财产清单》,申请人立根公司向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该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6718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

这已是该公司接连“爆雷”的最新一个,但似乎未必是最后一个。此次广州浪奇上演的“奇葩剧情”,虽经市场和媒体多轮审视,但疑点似乎也越来越多,且都涉及背后的财务“真实性”。

或许一切还都只是“序幕”。

 

经营下滑一发不可收

广州浪奇前身始建于1959年,是华南地区最早成立的洗涤用品企业之一。而它也是广州国资旗下的日化上市公司平台。

1993年,广州浪奇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公司以“浪奇”品牌为主打,同时拥有“高富力”“天丽”“万丽”“维可倚”“肤安”“洁能净”等其他品牌,主要产品包括洗衣粉、液体洗涤剂、皂类和日化洗涤材料等。

不过近年来由于外来品牌竞争、互联网对传统零售渠道的冲击、以及公司自己的问题, 广州浪奇的经营情况已是每况愈下,甚至出现了债务逾期。

 

巨额存货来去成谜

而如今备受关注的存货问题,早在2018年就初现端倪。

2017年及以前,广州浪奇的存货数据一直十分稳定地在5亿元上下波动,但到了2018年底,其存货数据突然出现爆发式增长,达到了12.61亿元,较当年的期初值3.5亿元大幅增长了260.29%。

▼下图为广州浪奇2013年至今的存货数据

此后,公司的存货水平一直维持在高位并持续增长,截至今年6月30日,即此次“存货失踪”之前,广州浪奇的账面存货余额仍然达到了15.71亿元,而“失踪”的5.7亿元存货,占其账面存货价值的三分之一以上。

一般来说,存货突然大幅增长有可能是因当年市场销售表现良好,公司需要备货扩张,为后续市场扩张做准备。但2018年广州浪奇的营收数据似乎并不能支撑这一假设。

公开数据显示,广州浪奇在巅峰时,其营收的增长速度曾达到58.79%,随后虽然逐年下滑,在2017年其营收增长速度也有19.92%,但到了2018年,广州浪奇的营收增长速度已降至12.18%。在此情况下,公司存货一反常态的暴增,其中逻辑让人颇费思量。

而彼时,广州浪奇对存货大增对解释为“原材料价格存在上涨的趋势,公司为降低采购成本,提前采购原材料”。

更加巧合的是,公司还更换了审计机构。2019年1月,广州浪奇宣布终止与前任会计师事务所立信的合作关系,改聘中审众环作为2018年度审计单位。而正是在2018年的报表中,广州浪奇存货从3.5亿元激增至12.61亿元,总资产占比从7.27%增至17.85%。

如今看来,当年的解释是否能站得住脚,还有待商榷。

 

或涉虚假仓单

此次存货离奇失踪案件还牵涉到两家仓储公司。广州浪奇的瑞丽仓和辉丰仓的仓储合同签约方,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物流”)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石化”)。

这两家公司从资质上看均不算特别优质的合作伙伴。天眼查数据显示,辉丰石化的母公司为*ST辉丰,近年来因信披违规、环境污染等被监管处罚,今年又因业绩亏损披星戴帽。

而鸿燊公司实控人黄勇军身背20条限制消费令,2019年9月以前就已有19条。并且于今年3月,江苏省如东县人民法院已裁定受理鸿燊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事实上,近期黄勇军还曾对媒体公开表示,鸿燊公司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仓储合约,但并未实际入库,这期间曾应上市公司要求帮其“完善数据”。

此外,黄勇军还向媒体透露称,“瑞丽仓”并非鸿燊公司的仓库,而是从别人那里租来的仓库。而且据他了解,这个仓库是背后的公司也与广州浪奇有扯不清的关系。

黄勇军说,当时签署合作的有三方,另两方为奇化化工交易中心和广州浪奇公司,奇化化工交易中心为广州浪奇的子公司。

无独有偶,广州浪奇于9月29日曾发布公告称,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交公安。有媒体称,该涉案人员正是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的财务负责人。

 

管理层精准“跑路”

自广州浪奇存货失踪以来,截至10月10日,4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已跌去26.67%,市值蒸发了近10亿元,3.65万名股东猝不及防遭遇闷杀。

▼下图为广州浪奇截至10月10日走势图

然而,和中小股东相比,广州浪奇的管理层在此事中的危机处理不得不让人“拍手叫绝”。

单从管理层来看,曾经的“老将”们基本功成身退,在“爆雷”前夕纷纷离职,将“烂摊子”留给了新上任的董事会。

据Wind数据统计,2019年以来,广州浪奇的高管变动相当频繁。2019年5月,前任董事长傅勇国因“工作原因”提出辞职。2019年9月,监事会主席、职工监事史洪方同样因工作原因辞去职务,2019年10月,财务负责人、财务总监王英杰因到达法定退休年龄,不再担任公司职务。

进入2020年,广州浪奇高管离职潮更加汹涌。2020年4月,广州浪奇总经理陈建斌因工作调动辞去总经理职务,但仍继续担任董事、副董事长。然而三个月后,陈建斌于7月30日相继卸任董事、副董事长、战略委员会委员的职务。7月30日当天,除陈建斌之外,董事会秘书王志刚、董事符荣武、独立董事王丽娟、监事李云等人全部离职。

▼下图为广州浪奇2019年以来离任的高管

随后,公司于9月份正式“爆雷”。此时离新一届董事会换届以及新董秘上任仅过去两个多月。

▼下图为广州浪奇董事会换届及董秘变更相关公告

 

部分股东运气逆天

除了管理层“功成身退”,广州浪奇还有两名股东“深藏功与名”。据广州浪奇2020年半年报显示,在前十大股东榜单上(截至6月末),明确已经减持撤退的有三位自然人股东——吴炎汉、王炽旭以及蒋文碧。

▼下图为广州浪奇截至目前的十大股东明细

广州浪奇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吴炎汉、王炽旭、蒋文碧分别持有503.81万股、398.92万股、290.42万股,分列股东榜的第四、六、八位。但三个月过后,这三位股东已经大幅减持退出十大股东序列。

其中,蒋文碧于2017年三季度首次“亮相”广州浪奇,买入310.72万股,成本价在每股7.8元-8.1元区间。虽然广州浪奇此后股价一直萎靡不振,但蒋文碧一直不离不弃,坚持到2019年三季度才逐步减持。

而另两位股东吴炎汉、王炽旭则早早“潜伏”于广州浪奇的股东榜单之中。早在2013年三季度,吴炎汉便以133.46万股的持股规模“杀入”广州浪奇的前十大股东榜单,此后一个季度又大举增持至662.90万股,直至2015年初开始小幅减持,期间持股数量大多维持在488.84万股至662.90万股之间,直至今年上半年从十大股东榜单突然“消失”,持股周期接近七年。

▼下图为广州浪奇2013年三季度十大股东明细

王炽旭则在2014年一季度大举吸筹319.24万股广州浪奇股票,跻身前十大股东榜单,此后多年其持股数量在319.24万股至414万股之间窄幅波动,直至今年二季度全身而退,持股时间长也超过六年。

▼下图为广州浪奇2014年一季度十大股东明细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杀入广州浪奇的时间也相当“精准”。就在二人投资入股后不久,广州浪奇就公告了其总部地块即将被政府方面收储的消息。

▼下图为广州浪奇土地收储相关公告

吴炎汉、王炽旭在资本市场上的“亮相”并不多。天眼查数据显示,吴炎汉的重点投资标的仅有广州浪奇一家,并未出现在其它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之列。而王炽旭也仅在2010年当年,短暂的现身于*ST京城、ST毅达的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但持股数量不多,此后便一直“死守”广州浪奇。

▼下图为吴炎汉、王炽旭所有公司情况

两个可以说是资本市场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如何能对时机把握如此“精准”,值得深思。

 

经营现金流持续吃紧 

巴菲特有名言云:如果在厨房里面发现了一只蟑螂,那么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只。

这句话也反复被A股“绩差”公司的历史所验证。当上市公司经营出现重大问题时,往往不会只体现在一个方面,有时候甚至是“每个方面”都有“坑”。

而从近年广州浪奇的财务数据来看,存货“失踪”没有更“合理”的解释,那么公司的大额应收账款可能也有问题。

从财务数据推测,过去几年,广州浪奇一直存在持续的“大额垫资”行为,从财务指标上看,就是公司长期以来虽然账面盈利但经营现金流却持续大额净流出。

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间,广州浪奇的总营收从54.09亿元一路增长至最高的123.98亿元,而其同期内的净利润一直在3184万元至6135万元间波动,6年间其累计实现的净利润只有2.86亿元。

同时,在持续盈利的同时,广州浪奇的经营现金流累计“赤字”高达19.69亿元,2020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继续净流出6.61亿元。

其中的主要关键是,广州浪奇的“应收款”持续快速增长,银行借款也在不断飙升。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广州浪奇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账面余额合计达到了36.94亿元,占其同期总资产的比例达到了42.74%,是其同期净资产规模的2.07倍,更几乎相当于今年上半年公司的总营收。同时,广州浪奇的短期借款也从2017年底的6.61亿元猛增至2019年底的23.30亿元。

巨大的借款,还导致广州浪奇目前处于这样一个微妙的阶段。根据公司披露的相关公告,广州浪奇的资金链已经隐隐出现了吃紧的迹象,因债务逾期,其目前至少有12个银行账户遭到冻结;同时,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也到了1.15亿元。

10月10日,广州浪奇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和《冻结/查封扣押财产清单》,申请人立根公司与公司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一案,立根公司向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本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6718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并作出裁定,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主动“爆雷”或有“底气”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浪奇此次选择主动"爆雷",其“底气”很可能也来自于今年将收到的一笔巨款。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名下有一块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的旧厂区地块,因地处繁华地段,自2014年以来就透露出要被收储的消息。

最新公告显示,最近确定的该地块拆迁补偿,按照容积率2.5测算,同时按商业用途市场评估价的50%给予补偿,最终补偿价为21.56亿元。截至9月25日,广州浪奇已收到土地补偿款近13亿元,其中2019年收到1.18亿元。

此外,按照协议,如果广州浪奇在签署协议后12个月内按照要求交付全部土地的话,还可以额外获得4.31亿元的奖励。而早在2013 年,广州浪奇已将主要生产经营活动转移至南沙生产基地,并发放职工安置补偿费3200余万元。理论上有争取到额外奖励的可能。

也就是说,在扣除安置费用,且不考虑税收影响,公司最终有可能因地块拆迁累计入账20亿元以上。

2020年中报显示,广州浪奇归母净资产是17.8亿元,明面上公司目前逾期的债务和失踪的存货加起来也不到10亿元。前述的20多亿补偿款,是有“补洞”能力的。

既有意外之财,不妨让旧有的“子弹”都飞出来,广州浪奇未来的财务前景,似乎也都在谜团之中。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4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4 条评论
MobileUser7779
举报

满满的套路

0
回复
zp0002
举报

套路

1
回复
浮尘国际
举报

老牌子↗

0
回复
猪猪侠
举报

迷雾重重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