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大增,增速甚至超过了去年,发生了什么?

华创宏观
三季度,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达到10%,增速偏高。作为对比,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4%,三季度名义GDP增速为5.5%,去年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是9.7%。

主要观点

本周讨论的小话题是,为什么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大增?

三季度,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达到10%,作为对比,三季度名义GDP增速为5.5%,去年三季度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也仅为9.7%。从收入结构来看,经营净收入占比36%,工资性收入占比41%,转移净收入占比21%。我们分析这三项。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大增背后,是经营净收入(一产GDP增速好于去年)、转移净收入(保民生力度加大)增速好于去年同期,抵消了工资性收入增速(城镇调查失业率仍高于去年)不如去年同期的不利影响。其结果是,三季度,尤其是8-9月,消费增速修复进度有所加快。

经营净收入:粮食丰收叠加农产品价格上涨,增速持续上行

三季度,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增速达到9.4%,超过2季度的7.2%以及去年三季度的8.9%对于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的分析,主要来自一产GDP增速变动的分析。因为农村居民的经营净收入中,48.7%来自农业。加上林业、牧业、渔业,则65%来自一产。

多个因素共振下,三季度一产GDP(名义、实际)增速偏强就粮食产量而言,已经收获的夏粮、早稻均实现增产。尤其是早稻(收获季节在三季度),结束了持续六年的产量负增。今年同比增长为3.9%,去年为-8.1%。就粮食价格而言,三大主粮+大豆,今年持续上行。此外,生猪出栏三季度增速由负转正,猪价依然在高位。这些因素,带动了三季度一产GDP的大增,也带动了三季度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增速的上行。

工资性收入:受城镇就业尚不充分影响,增速仍低于去年同期

三季度,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同比增长8.9%,高于2季度的6.8%,低于去年三季度的9.9%在当前服务业尚未完全恢复,城镇就业尚不充分(城镇调查失业率高于去年、农村外出务工人数同比负增、农村外出务工月均工资同比增速明显低于去年)的背景下,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速低于去年同期是易于理解的。

转移净收入:增速较高,受益于养老金上调等多项民生举措

三季度,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同比为12.4%,高于2季度的9.7%1季度的7.4%,也高于去年同期的10.4%今年疫情发生后,各地保基本民生力度持续加大。这可能是今年转移净收入增速较高的原因。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养老金和离退休金增长8.7%,人均社会救济和补助收入增长12.9%,人均政策性生活补贴收入增长11.1%。

影响:助力消费逐步修复

今年疫情冲击后,社零修复偏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限额以下、乡村消费持续低迷。但近两个月的数据看,乡村消费增速再次明显好于城镇,限额以下消费也开始逐步上行,9月增速转正,可能一定程度上受到乡村居民收入的快速恢复的影响。

每周经济观察

需求方面:汽车消费偏强、地产成交有所回升。螺纹消费偏强、土地成交持续回落。生产方面,螺纹本周继续去库,螺纹生产继续下行。水泥价格持续上涨,通胀方面,猪价继续下跌中。利率方面,央行表态政策稳定,债市阶段性回涨。出口方面,高频显示继续上行。根据中港协数据,10月上旬我国八大枢纽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同比+18.4%,10月中旬同比增长8.4%。

风险提示:海外疫情复发,美国大选危机

报告正文

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为何大增?

今年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0.0%,增速偏高。作为对比,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4%,三季度名义GDP增速为5.5%,去年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是9.7%。

农村收入的构成看,分为四个部分。以2019年数据来看,经营净收入占比36%,工资性收入占比41%,转移净收入占比21%,财产净收入占比2%。(统计局,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考虑到财产净收入占比较低,我们仅分析其余三个构成。

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大增背后,是经营净收入(一产GDP增速好于去年)、转移净收入(保民生力度加大)增速好于去年同期,抵消了工资性收入增速(城镇调查失业率仍高于去年)不如去年同期的不利影响。三季度,从拉动角度看,工资性收入拉动3.9%,好于2季度的3.3%,但低于去年三季度的4.3%;经营净收入拉动3.1%,好于2季度的1.8%,以及去年三季度的3.0%。转移净收入拉动2.6%,好于2季度的2.2%,以及去年三季度的2.2%。

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大增的结果是,三季度,尤其是8-9月,消费增速修复进度有所加快。

具体分析,详见后续章节。

(一)经营净收入:粮食丰收叠加农产品价格上涨,增速持续上行

三季度,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增速达到9.4%,超过2季度的7.2%以及去年三季度的8.9%。得益于粮食丰收、农产品价格上涨、生猪出栏正增、猪价依然在高位等多个因素。

对于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的分析,主要来自一产GDP增速变动的分析。因为农村居民的经营净收入中,48.7%来自农业。加上林业、牧业、渔业,则65%来自一产。因而,一产GDP的变动,会对农村居民的净收入影响较大。今年三季度,一产GDP实际增速为3.9%,超过2季度的3.3%以及去年3季度的2.7%。一产名义GDP增速为11.5%,超过2季度的9.9%,以及去年三季度的8.6%。

一产GDP(实际、名义)的上行,来自多个因素的共振。就粮食产量而言,已经收获的夏粮、早稻均实现增产。尤其是早稻(收获季节在三季度),结束了持续六年的产量负增。今年同比增长为3.9%,去年为-8.1%。就粮食价格而言,三大主粮+大豆,今年持续上行。三季度,早稻同比增长6%,玉米同比增长17.4%,小麦同比增长5.4%,大豆同比增长26.0%。整体而言,涨幅相比今年2季度、去年3季度明显扩大。就生猪而言,3季度出栏同比由负转正,同比为15.0%,好于2季度的-4.2%。生猪价格依然在高位,同比59.4%。

(二)工资性收入:受城镇就业尚不充分影响,增速仍低于去年同期

三季度,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同比增长8.9%,高于2季度的6.8%,低于去年三季度的9.9%在当前三产尚未完全恢复,城镇就业尚不充分(城镇调查失业率高于去年、农村外出务工人数同比负增、农村外出务工月均工资同比增速明显低于去年)的背景下,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速低于去年同期是易于理解的。

(三)转移净收入:增速较高,受益于养老金上调等多项民生举措

三季度,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同比为12.4%,高于2季度的9.7%1季度的7.4%,也高于去年同期的10.4%。转移净收入 =转移性收入-转移性支出。波动主要受转移性收入的影响。

转移性收入的统计口径包括养老金或退休金、社会救济和补助、政策性生产补贴、政策性生活补贴、经常性捐赠和赔偿、报销医疗费、住户之间的赡养收入,以及本住户非常住成员寄回带回的收入等。

今年疫情发生后,各地保基本民生力度持续加大。这可能是今年转移净收入增速较高的原因。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养老金和离退休金增长8.7%,人均社会救济和补助收入增长12.9%,人均政策性生活补贴收入增长11.1%。人均转移净收入的加快增长对有效保障基本民生发挥了重要的兜底保障作用。”(注:转移净收入另一个较大的变量是本住户非常住成员寄回带回的收入,考虑到今年外出农民工人数低于去年,工资增速低于去年,这一项大概率拖累今年的转移净收入增速)。

(四)有何影响?助力消费逐步修复

农村居民收入的快速恢复,有助于消费尽快修复。今年疫情冲击后,社零修复偏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限额以下、乡村消费持续低迷。但近两个月的数据看,乡村消费增速再次明显好于城镇,限额以下消费也开始逐步上行,9月增速转正,可能一定程度上受到乡村居民收入的快速恢复的影响。

本文作者:张瑜、陆银波,来源:华创宏观,原文标题《【华创宏观·张瑜团队】三季度农村居民收入为何大增?——每周经济观察第42期》,内容有删减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Macan GTS
举报

全面小康

0
回复
MobileUser5415
举报
回复 Macan GTS:

小糠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