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转债强制赎回引发暴跌,可转债市场成交额缩水过半

来源: 澎湃新闻
数据显示,10月23日,可转债全市场成交额接近2000亿元, 10月30日已不足1000亿元,11月3日仅为500亿元出头。

此前疯涨的可转债这几日终于“凉”了下来。

一连几日,证监会、深交所监管层相继出手,降低了可转债炒作热度。而在11月3日,一纸“强制赎回”通告更是成了可转债市场的“黑天鹅”。

当日,曾在可转债暴涨期一度涨幅接近80%的万里转债突然“折戟”,跌幅至24.56%,在全市场中跌幅最高。

市场普遍认为,这与11月2日万里马(万里转债正股)发布的“强制赎回”令有关。当天,万里马称,2020年9月11日至2020年10月30日连续30个交易日中,公司股票收盘价格有15个交易日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6.89元/股)的130%(8.96元/股),已触发赎回条款。公司将对“万里转债”行使提前赎回权利,赎回价格100.21元/张。

万里马(300591)主营皮鞋和箱包类皮革用具,前三季度净亏损超过6800万元。

强制赎回条款,会促使可转债持有人在期限内转股,如此他们就变成股东,上市公司就不用还债,剩余期限的利息也不用付。

而对持有人来说,如果没在强制赎回规定的期限内交易或转股,持有人则会遭受赎回价与当时的转债价格差额损失。

比如,以万里转债11月2日公告日收盘价232元/张计算,假设投资者一直持有该债券直至被公司以100.21元/张的价格赎回,则投资者会遭受每张131.79元(原可转债面额100元)的损失。

因此规则引发的预期效应,11月3日,万里转债大幅跌落。

wind数据显示,万里转债11月3月9点30分进入连续竞价阶段后,便因跌幅超过20%触及临停阈值,盘中停牌30分钟后复牌进一步下探,一度跌幅达27.21%。截至收盘,万里转债暴跌24.56%,全天成交10.1亿元,转股溢价率11.66%。

要知道,万里转债曾在行情高涨时到达过72.41的涨幅高点,其转股溢价率最高曾达百分之百。其价格在2周前一度暴涨至507元历的史最高价,而11月3日,万里转债跌幅最大时,价格一度来到168.88元。
以万里转债为首,多支可转债集中调整。数据显示,当前已有多达14只可转债当前价格较10月高位腰斩,其中银河转债、万里转债、智能转债调整幅度甚至超过60%。

事实上,几日前开始,可转债便走势逆转。

10月中下旬,可转债市场上演疯涨行情,几乎每天在上演盘中临停,甚至二次熔断。

10月23日,证监会起草制定了《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其说明,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市场是一剂利空消息。

10月30日,深交所一纸公文,真正让此轮可转债炒作潮“凉”了下来。当日,深交所发布的《关于完善可转换公司债券盘中临时停牌制度的通知》规定,盘中成交价较前收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达到或超过30%的,临时停牌至14时57分。

11月2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转债“熔断”新规正式实施,市场再度降温。3日,可转债市场全面回落,当日共有7只转债跌超10%。

澎湃新闻统计,11月3日截至收盘,三百多支可转债中有百余支呈下跌状态,跌幅超10%的有7支,包括万里转债、蓝盾转债、广电转债、横河转债等,而这一批几乎都是之前引领猛涨潮的可转债。

掀起此轮可转债暴涨潮的蓝盾转债,其最高峰涨跌幅为10月21日的72.41%,至11月3日,其已跌至-24.56。

从wind有关可转债近日债性股性散点图看,自10月30日开始,可转债整体转股溢价率开始从高位回调,目前多分布在-13%至45%之间。

与价格调整相伴的是,全市场成交额的急剧萎缩。数据显示,10月23日,可转债全市场成交额接近2000亿元, 10月30日已不足1000亿元,11月3日仅为500亿元出头。

目前,除万里转债外,实际上已有多只可转债触发提前赎回条款,这些公司的可转债理论上都有提前赎回的风险。

11月3日,拓邦股份(002139.SZ)公布,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提前赎回“拓邦转债”的议案》,表示提前赎回“拓邦转债”。

(本文作者:陈珂,本文来源:澎湃新闻,原文标题:《万里转债强制赎回引发暴跌,可转债市场成交额缩水过半》)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