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只基金成“全现金模式” 客户高度集中,面临大幅赎回考验

来源: 李琳娜
“现金为王”的局限

截至2020年三季末,权益类基金共有8只基金银行存款占基金资产总值比例超过9成。此类基金存在机构持有比例过重,规模在清盘边缘徘徊现象,运作不正常之嫌。

截至三季末,在已建仓完毕的权益类基金里(含普通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平衡混合型基金、灵活配置型基金),共有8只基金(AC类合并)的管理人仅将基金持有人不到10%的资产投入了股市或债市,有的基金甚至股债全部实现零仓位。

以前海开源盈鑫为例,这只灵活配置型基金在今年三季度末的银行存款达到5527.75万元,占基金资产总值的99.23%。除去资产组合里0.77%的“其他资产”外,该基金权益投资和固收投资仓位均为零。

这只基金成立于2017年03月21日,时任基金经理为王霞。2019年5月15日起,王霞不再管理这只基金,由肖立强接管至今

该基金当初的投资目标为“通过股票与债券等资产的合理配置,在合理控制风险并保持基金资产良好流动性的前提下,力争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稳定增值。”如今看来,前海开源盈鑫的运作并未完全符合三年半以前的主张。

截至今年6月底,前海开源盈鑫股票仓位已达到83.70%这一相对较高的仓位。然而,三个月过去,这只基金股债仓位再次回归至零。

不仅仅是前海开源盈鑫,还有不少基金同样违背了成立时的初衷,其股票仓位或远低于招募说明书上约定好的股票投资比例限制,或大大偏离基金契约载明的业绩基准。

另一只股票仓位为零的基金——国金鑫瑞,在三季度末持有的“其他资产”则达到了基金总资产比例的50.1%,其资产配置同样偏离了契约载明的业绩基准。

公告显示,该基金业绩比较基准为:沪深300指数收益率*50%+中证全债指数收益率*50%。如今股票空仓、债券低配的资产组合,与当初股债指数收益率占比相对均衡的设想相去甚远。

此外,还有个别偏股型基金和股票型基金也背离了此前设置的股票投资比例限制,将自己的股票仓位降至30%以下。

股票型基金——英大国企改革主题原有的最低股票投资比例为80%,而今仅有28.85%的股票仓位,其余70.29%的资产同样作为银行存款存入了银行。

还有偏股型基金偏股型混合基金——富荣福康将自身73.79 %的资产放入了银行,股票仓位仅为26.11%。

对于三季度末空仓的原因,前海开源盈鑫基金经理肖立强解释,三季度内A股市场经历了较为剧烈的震荡,7月份在流动性和基本面的利好下,市场单边上扬,科技板块和医药板块表现突出,传统周期板块同样实现了一定程度的上涨。

8、9月份市场出现明显的高位震荡,主要受海外市场的动荡影响,以及个别行业短期涨幅过高出现正常回调。“在此背景下,本基金在报告期以稳健为原则,高度重视市场风险,实现净值平稳增长。”

基金面临存续考验

虽然实施极度保守策略后的结果各异,但这些基金大多出现了在清盘边缘徘徊,曾遭遇巨额赎回,以及机构持有比例过重等状况。

其中一只基金截至今年9月底,该基金规模仅剩5460.35万元,直逼5000万元清盘线。

由此,该基金也提示了未来转换运作方式或终止基金合同的风险,即:若单一投资者巨额赎回后,若基金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份额持有人低于200人或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情形的,投资者可能面临基金转换运作方式或终止基金合同的处境。

与此同时,若单一投资者巨额赎回,可能导致基金在短时间内无法变现足够的资产予以应对,基金仓位调整困难,导致流动性风险,还将导致基金规模过小的情况下部分投资受限,而不能实现基金合同约定的投资目的及投资策略。

在没有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市场环境下,若非基金规模小,机构持有比例高,且出现巨额赎回导致基金难做的现象,一般权益类基金经理并无太多空仓运作的动力。然而,在基金行业马太效应突出的当下,上述迷你基金的运作困境不容忽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