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尘埃落定,海外市场迎来“大水漫灌”?

张家伟 邱豪
摩根士丹利认为,随着不确定性消除,投资者风险偏好提升,大量蓄积在货币市场基金中的资金蠢蠢欲动,而除此之外G10国家仍在持续进行QE,大量流动性即将开始涌入市场。

跌宕起伏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依靠数个关键摇摆州、尤其是宾州的翻蓝,拜登成功越过270张选举人票的胜选门槛,赢下此次选举。

尽管在接下来的参议院席位争夺中继续胜出的概率不大,关于疫情、封锁、英国脱欧等问题也仍存诸多变数,摩根士丹利分析认为,随着不确定性逐渐降低,海外资本市场即将迎来大量流动资金的涌入。

闸门已开,大水将至

那些在美国大选前夕被暂时“冻结”的资本将很快开始流动。

至此,投资者们掌握的信息,足以大大减轻对不确定性的担忧。拜登拿下总统宝座后,剩下的最大悬念,只待1月5日佐治亚州的参议院竞选结果揭晓。

摩根士丹利认为,结果无非有二:

“蓝色浪潮”发生,民主党一统参众两院,拜登将推行此前承诺的、更加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

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拜登的一些施政将遭遇阻碍,美国的财政刺激力度可能会偏弱。

但无论如何,提振经济的财政刺激依然会发生,加上不确定性的消除,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会提升,大量的资本等待入场,急切寻觅收益机会

潜在的流动性一方面来自货币市场基金(MMF)。

数据显示, MMF的资产管理规模(AUM)在2020年急剧增加,其中美国的MMF AUM增长了7,320亿美元,欧洲增长了1,350亿美元(离岸美元基金增长720亿美元,欧元基金增长420亿美元,英镑基金增长了210亿美元)。

以最具代表性的美国为例。2014-2019年,美国MMF平均每月吸收210亿美元。一个显著的季节性趋势是:资本流出通常发生在每个自然年的第一季度,而流入则在最后一个季度。

但形势在2020年发生了转变。

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往年通常会呈流出状态的MMF在3月和4月出现了大量流入。之后资金开始流出,并在9月和10月有所增加。这一流出趋势可能在11月加速,甚至延续到12月。

摩根士丹利认为,一旦不确定因素消散,这些留存在MMF中的资金,将迅速涌入股票市场。就像在上周美国大选开始计票后,我们在美股市场看到的那样。

除了MMF,更大的流动性将来自央行的量化宽松(QE)政策。

从摩根士丹利最近更新的对2021年十国集团(G10)央行量化宽松预测来看,G10国家中最活跃的8家央行,平均每月购买的资产总额将达到3500亿美元,相当于增加名义GDP 0.76%的流动性。如此大剂量的流动性注入,在2020年之前从未有过。

历史数据也表明,大多数投资者会在每年的一月份开始部署流动性。

美元向下 新兴市场走高

摩根士丹利认为,美元还有进一步下跌的空间。而新总统当选将从国内和国外两个方面对美元施加影响。

首先是国内,如果民主党如愿控制参议院,会导致大量财政支出、风险偏好和通胀预期得到提升,如果商品价格进一步上升,美元将会明显疲软。

但如果参众两院继续由两党分别掌控,最终美国的财政刺激措施规模较小,那么美元疲软的程度也可能较小。

汇丰在近期研报中表示,如果美国疫情像欧洲那样快速飙升导致抗疫封锁措施收紧,或者由参议院与众议院迟迟难以就财政刺激达成共识,那么美联储就会面临不得不加大资产购买的境地。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无疑也意味着美元还要继续走低。

外交层面,拜登获选意味着更低的贸易关税风险、与主要盟友建立关系以及重回多边主义,这些都会进一步削弱美元。

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等机构均认为,新冠疫情对低收入经济体的影响更为严重,因为它们缺乏提供公民所需安全措施的政策空间。如果拜登政府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国际事务中去,比如通过IMF /世界银行为新兴市场提供更多资金、加入世卫组织(WHO)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等,就能帮助新兴市场在2021年更快复苏。

过去四年,新兴市场中的资金流动绝大多数都朝向以美元为基础的资产。如果美元继续走弱,那么资金也将流往本币产品,进一步提振新兴市场货币。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见闻用户
举报

借用屈庆老师的话来说“货币政策不会收缩太快,是一个过度宽松向适度宽松的趋势”。 无论对于国内还是国际市场,都不可能大起大落。民众和政府需要时间休养生息,尤其是疫情严重的地方。

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