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政策也在正常化么?

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钟正生认为,除了货币政策回归常态,财政资金使用进度也迟滞不前。明年,财政政策大概率正常化。若经济复苏势能发生变化,可以预见,响应更加灵活的货币政策仍会“打头阵”。

1、 10月新增社融1.42万亿,呈季节性下降,相比8、9月份的强势程度也有明显减弱。社融存量增速进一步攀升至13.7%,或为本轮社融增速的顶部。10月表内融资、政府债券和股票融资均向往年均值回归(后两者仍对社融有较强支撑),而企业债券融资相较三季度有所好转。

2、 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898亿,回归到往年平均水平上,贷款存量增速回落0.1个百分点,至12.9%。不同于社融增速在政府债券支持下持续上扬,贷款余额同比6月即已见到本轮顶点,已呈现出温和走弱之势。10月中长期贷款对新增贷款构成了绝对贡献,尤其企业中长期贷款仍显著偏强,体现实体融资需求仍在改善。10月表内与表外票据规模呈现“此涨彼消”,企业开票减少、贴现增加,有融资环境边际收紧的迹象。

3、 10月新增人民币存款-3971亿,显著弱于往年同期,存款余额增速回落0.4个百分点至10.3%。企业和居民部门存款均显著弱于季节性,而财政存款再度显著强于往年同期,这意味着政府债券资金的使用再度放缓。结合近期地方专项债资金用于棚改和土储的比例显著提升来看,亟需疏通政府债券发行向基建投资的传导效率。

4、 10月M1同比显著攀升1个百分点至9.1%,M2同比再度回落0.4个百分点至10.5%,二者呈现剪刀差收敛态势。政府债券资金落地基建存在阻滞,再度造成M2增速与社融增速的背离;;M1增速攀升则体现实体经济内生动能增强,实体现金流更加充沛。随着经济复苏的推进,M1与M2剪刀差仍将趋于收敛。

5、 10月金融数据体现出在中国经济持续复苏背景下,货币政策正常化仍在进行时。经过今年前三季度的大力宽信用后,进入四季度银行贷款额度趋紧,新增贷款回归往年平均水平,且主要向企业和居民中长期贷款倾斜。中国经济持续复苏,带动M1增速攀升,企业融资需求继续改善,在寻求贷款之余再度诉诸债券融资。除了货币政策回归常态,财政资金使用进度也颇为迟滞不前。截至目前,今年超过45%的地方专项债资金又被投入棚改和土储领域,真正的基建项目投资仍然起色不足。考虑到今年财政资金使用进度一直偏慢,今年末到明年初可能会有财政资金滞后到位。展望明年,财政政策正常化应是大概率事件。因此,若后续经济复苏势能发生变化,可以预见响应更加灵活的货币政策仍会“打头阵”,一如今年货币政策“动若脱兔”,之后财政政策续力的情形一样。经济回升与政策后撤的角力,将成为影响未来一段时间资本市场的重要宏观变量。

社融常态回归

10月新增社融1.42万亿,呈季节性下降,相比8、9月份强势程度也有明显减弱(图表1);社融存量增速进一步攀升0.2个百分点,至13.7%,或为本轮社融增速的顶部(图表2)。10月表内融资、政府债券和股票融资均向往年均值回归(后两者仍对社融有较强支撑),表外票据融资明显减弱,而企业债券融资相较三季度有所好转(图表3)。

表内融资:10月社融口径新增人民币贷款6663万亿,回到往年同期水准;新增外币贷款-175亿,较上月略微回升。

表外融资:10月新增委托贷款-174亿,延续温和收缩状态;新增信托贷款-875亿,较上月略有回升,信托行业风险暴露仍对信托贷款构成压制;新增未贴现承兑汇票-1089亿,降至近年来同期平均水平,而今年5-9月表外票据融资显著强于往年同期(图表4)。

直接融资:10月新增企业债券融资2522亿,较上月有较明显回升。债券融资相比7-9月有所好转,目前已超额完成“公司信用类债券净融资比上年多增1万亿元”的任务;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927亿,从高位连续第二个月回落;政府债券融资4931万亿,延续高位回落态势,但增量依然明显高于往年同期。根据今年“两会”部署,今年政府债券融资将达到8.43 万亿(包括地方债4.73万亿、国债3.78 万亿),前10月实现新增融资7.22万亿,后续2个月还剩1.21万亿,仍将支持社融增速维持在高位。

信贷面临紧约束

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898亿,回归到往年平均水平上(图表5),贷款存量增速回落0.1个百分点,至12.9%。不同于社融增速在政府债券支持下持续上扬,贷款余额同比6月即见到了本轮顶点,已呈现出温和走弱之势。10月中长期贷款对新增贷款构成了绝对贡献(图表6),尤其企业中长期贷款显著偏强,实体融资需求仍然较强。

新增居民短期贷款272亿,显著下滑至弱于往年同期;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4059亿,仍强于往年同期,但强势程度明显弱于6-9月(图表7)。

新增企业短期贷款-837亿,呈正常季节性回落;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4113亿,仍然明显强于往年同期,反映信贷结构较好,实体融资需求强劲(图表8);新增票据融资-1124亿,相比上月降幅明显收窄,但仍然显著弱于往年同期。10月表内与表外票据规模呈现“此涨彼消”,企业开票减少、贴现增加,有融资环境边际收紧的迹象。合并表外与表内来看,目前票据融资仍然较弱,资金空转套利问题得到有效遏制。

M1与M2剪刀差收敛


10月新增人民币存款-3971亿,显著弱于往年同期,存款余额增速回落0.4个百分点,至10.3%。企业和居民部门存款均显著弱于季节性,而财政存款再度显著强于往年同期(图表9),这意味着政府债券资金的使用再度放缓。结合近期地方专项债资金用于棚改和土储的比例显著提升来看,亟需疏通政府债券发行向基建投资的传导效率。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符合季节性规律,股市持续震荡,资金入市趋势仍不明显。

10月M1同比显著攀升1个百分点,至9.1%,M2同比再度回落0.4个百分点,至10.5%,二者呈现剪刀差收敛态势(图表10)。政府债券资金落地基建存在阻滞,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M2增速与社融增速的背离;M1增速攀升体现实体经济内生动能增强,经济活跃程度在提升。随着中国经济复苏的推进,预计M1与M2剪刀差仍有进一步收敛的空间。

本文作者: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成员张璐,来源: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