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苏宁卖光了阿里股权

来源: 北京商报
苏宁就像是变戏法一样变卖资产,上演着资本腾挪术。12月10日,一则“苏宁控股集团已将全部股权质押给淘...

苏宁就像是变戏法一样变卖资产,上演着资本腾挪术。12月10日,一则“苏宁控股集团已将全部股权质押给淘宝公司”的信息如同炸雷。让行业颇为震惊的是:除了苏宁控股集团将委身于阿里,还有其数年来一连串变卖资产的行为。“缺钱”自然成为苏宁留给外界的直观印象。苏宁的资产腾挪大法,有人称是苏宁集中发展优质业务的明智抉择,也有人称是遮掩资本困顿的障眼法。

真合作or假兄弟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披露,苏宁控股集团股东张近东、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已将公司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股权出质登记日期为2020年12月4日,合计出质股权数额10亿元人民币,与苏宁控股集团的注册资本金额等同。

对于苏宁控股集团将股权出质给淘宝一事,苏宁方面公开回应时特意强调“无影响”。 苏宁称,目前,苏宁控股集团持有苏宁易购3.98%的股权,“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对苏宁易购战略发展和正常经营无实质影响”。

“3.98%的股权,看起来并不多,苏宁和阿里又早有合作渊源。张近东卖公司谈不上,但是不是缺钱就不好说了。”一位零售行业分析师对双方充满戏剧性的合作保持着玩味的姿态:以苏宁目前的行业地位,委身依附阿里的意味要重于平等姿态的互帮互助。“最近阿里也是风波不断,接住苏宁根本不现实,加深合作也只能算是保留选项。”

不过,苏宁则笃定是和阿里这位同盟者的关系更加牢靠了。苏宁强调:“苏宁和阿里长期保持良好合作,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合作,拓展线下商业场景。”

阿里与苏宁,关系时儿亲密时而疏远。2015年8月,马云和张近东完成历史性的握手,两家公司联姻并相互入股。2016年6月3日,阿里用约283亿元战略投资“苏宁云商”,也就是现在的苏宁易购,阿里顺利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不过苏宁并没有因为合作在阿里商业版图里任意驰骋。阿里尤为得意的新零售、新制造等极富有概念和渲染力的商业模式里,苏宁从来不是主角,更不是主导者。数年来,天猫里的苏宁旗舰店,才是消费者与行业可感知的“真实”合作。除此之外,两者鲜有亲密举动。

“它们更像是假兄弟,或者本来也不是兄弟。”上文提及的零售分析师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痴迷于变卖资产

苏宁手里有很多牌,一张接着一张打出去了。

如果2015年和2016年是苏宁与阿里的蜜月期,那2017年这场婚姻就有些“动荡”了。 2017年11月13日,苏宁拟对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择机出售不超过550万股。12月11日,苏宁就完成了出售举动。

2018年5月30日,苏宁再次出售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766万股;同年12月28日,苏宁出售剩下的阿里巴巴股份1316.47万股。至此,苏宁就把阿里巴巴的股票卖得一干二净,也就用了一年零一个月。

当然,卖掉的远不止阿里股票。2019年审计报告显示了苏宁出售资产的名录,包括苏宁便利超市、陕西苏宁易达物流投资有限公司、内江苏宁易达商贸有限公司、佛山市三水苏宁易达物流投资有限公司、宁波苏宁易达物流投资有限公司、湖南苏宁易达物流仓储有限公司,苏宁金融与LAOX也被动稀释。

“卖”,苏宁对于这一行为算得上是乐此不疲。从2014年至今,苏宁卖掉的榜单里有数家门店、仓储、PPTV股权、阿里股票……就不完全统计统计,2016年,苏宁云商13亿元出售北京京朝苏宁电器有限公司给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苏宁云商25.88亿元出售PPTV给苏宁文化;2017年与2018年,苏宁卖掉阿里股权;2019年,苏宁打包仓储业务出售给了物流地产基金……

不过,苏宁账面上也算有出有进。近几年,苏宁购买了Kakogawa、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资产管理公司、天天快递物流业务等。

苏宁似乎很需要钱

苏宁变卖资产是因为缺钱吗?苏宁从来没给过正面回应,但外界也从未停止作证行为。

阿里之于苏宁,或者更像是摇钱树。苏宁在2017年首次卖掉阿里550万股就尝到了甜头,这一年苏宁净利润暴涨。据公开财报显示,2017年苏宁易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42.1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97.66%。2018年,苏宁两次出售阿里股票,分别赚了56亿元、52亿元。前前后后,按照账面上的金额粗略计算,苏宁的一进一出,一共获得了140亿元的巨额收益。

2018年更是苏宁财务账面上的分水岭。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若是将苏宁易购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净利与近几年同期相比较,几乎呈现一个坐过山车般的过程。2017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速攀升至31.2%后,几乎直线下滑,在2020年同期跌为负值。而净利变化同样如此,在2018年同比增速达到812.1%后快速滑落,在2020年同期,净利同比增速下跌近一倍。

据苏宁易购2020年财报显示,前三季度企业实现营收1808.62亿元,同比下滑10.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7亿元,同比下滑95.4%。其中三季度盈利7.1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92.69%。

而苏宁易购在负债方面同样面临压力。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短期借款高达28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分别为46.16亿元、62.48亿元、79.95亿元,流动负债总额达1099.67亿元。

对于苏宁此次资本操作,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认为,全部股权质押说明苏宁对资金周转的需求非常迫切,因为苏宁本身的债务负担非常重。而从深层原因来看,沈萌表示,苏宁近年来发展迅猛、规模成长很快,因此内部一些问题可能没有及时解决或清理,现在经济环境下行,导致企业财务结构失衡,因此需要融资缓解压力。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原文标题:《苏宁变卖资产很上瘾:流动负债总额达1099亿元》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