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百年巨头,福特为何借用大众电动平台?

作者: 李一帆
百年“路径依赖”之后,传统车企转型困局。

2020年,福特汽车的股价经历了一道反向抛物线,从年初的9.15美元开盘,跌至年中只有3.96美元,再一路跌跌撞撞回到9美元大关。可以说,福特的2020年难言顺利。

就在股价回归9美元的当口,福特终于向电动市场又砸下了一记重锤。

近日,福特宣布将投资10亿欧元改造其位于德国科隆的汽车制造厂,并将基于大众汽车MEB纯电平台,为欧洲市场打造一款挂有福特标的电动汽车;未来六年内,将向欧洲市场交付超过60万辆基于该平台的汽车。

这是一次在过去燃油时代难以想象的合作。因为在燃油车的世界里,买车就是买平台、买架构,平台和架构就是车企得以立足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无论借竞品平台生产自家车型,还是借自家平台生产竞品车型,都万万不可能发生。

但电动时代,一切开始皆有可能——

福特对大众电动平台的借用其实是意料之中。

大众与福特早在之前就结成了“联盟”。

2020年6月,大众与福特双双发声,表示两者已签署战略联盟协议,将在中型皮卡、商用车和电动车领域展开技术合作。

共用MEB平台之前,大众已经在自动驾驶领域与福特开展了深度合作,大众向福特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Argo AI投资了26亿美元,包括现金10亿美元,以及大众位于慕尼黑的自动智能驾驶部门(AID)估值16亿美元,未来将共同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其中慕尼黑的自动智能驾驶部门(AID),将成为Argo AI在欧洲的新总部。

这似乎是场优势互补的彼此合作,福特需要大众的乘用车电动平台,大众则希望获得福特在皮卡、商用车方面的帮助。

后者的逻辑很好理解。福特几十年来在皮卡和商用车领域建立起了巨大优势,皮卡销量全球第一,商用车尤其轻型商用车在美国、欧洲等市场同样排名第一。就连福特现在仅有的三款纯电车型,都是一款纯电动皮卡福特F-150,一款纯电动商用车Transit,和一款纯电SUV Mustang Mach-E。所以,在商用车迟迟未建起优势的大众自然想学习经验,在这个利润率更高的细分市场分一杯羹。

但前者的逻辑其实有些耐人寻味。尽管大众汽车全球销量现在位居车企第一,但其实在电动领域尚属初学者,所以早在MEB平台发布时,大众就说过对MEB平台的期望是能被“共用”,欢迎友商共享平台,“我出平台,你出钱”,以最大化地发挥平台规模效应,分摊成本。这对大众来说好处显而易见,除了“创收”分摊成本,倘若加入共享的车企变多,规模渐起,MEB平台无疑将会被打造成为电动汽车的行业标准,那么大众届时将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特斯拉、丰田也都有过类似的想法,所以同样都向外界开放过平台和专利,但几乎没有厂商会真正选择使用其平台,与之共享。毕竟说到底,没人希望自己现在或将来的核心竞争力(平台)掌握在别人手里。

那么,为什么同为百年巨头,福特却选择使用大众的电动平台呢?

实则也是无奈之举。

理由一,转型电动投入成本巨大。

对已经在燃油车领域深耕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传统车企而言,转型电动就像是大象转身,需要背负太多从前没有的成本,而且只能赢、不能输。

这笔成本主要包括三个部分,每个部分都绝不是小数目。

首先是研发成本。

目前自建纯电动汽车平台的传统车企少之又少,只有大众、丰田、通用、现代,以及上个月刚刚下定决心的宝马。为什么?就是因为从资金而言,纯电动汽车平台的开发门槛相当高,没有足够雄厚的资金实力,普通非巨头厂商不敢轻易涉足。

比如电动转型最为激进和决绝、喊着口号要“ALL IN 电动化”的大众,为打造MEB平台,仅前期建设投入就高达60亿欧元;后续2020~2024年的混合动力、电动汽车以及数字化等研发工作,大众投入的预算更是高达600亿欧元。即便与本田相比,这都相当于本田2019年度大半年的收入,可想而知对较小厂商而言,这笔成本根本无法承受。

所以包括本田、福特在内的大多非巨头厂商,至今没有自己的纯电动汽车平台。

其次是人力成本。

这里的“人力成本”,更多指的是对老员工们的利益触及。

纯电动汽车平台研发成本那么高,钱从哪来?无外乎开源,节流。

所以决心转型电动化后,大众汽车CEO迪斯当即就决定在2020年前全球范围裁员3万人,并精简掉一切非核心的业务和品牌。根据迪斯的计算,这项决定可以帮助大众每年节省37亿欧元的开支。

但节省下的这37亿欧元,直接触及到了工会和相关业务人员的利益,引起了工会严重不满,以至于这项裁员计划非但最终并没彻底执行,还让迪斯与工会的关系越来越僵。

这种僵硬的关系直接导致今年年中迪斯被迫卸任大众品牌CEO,而且,近日迪斯向大众监事会申请续约其大众集团CEO合同至2025年时,再次遭到了工会拒绝。

11月29日,迪斯曾公开表达对自己当前处境的失望,并将大众集团陈腐的体制问题放到了台面上,“早在上任之初,我就下决心要改变大众的体系,这势必意味着要打破陈旧而僵化的结构,让公司变得更加灵活和现代化……现在就要么支持我,要么开除我吧。”

而一旦愤怒的工会当真选择“开除”迪斯,那么大众后续的电动化进程可谓前景难料。

更残忍的是,即便大众已经为转型电动化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其在电动领域依然难言建立起了优势,初养成的ID.3和ID.4,还需拭目以待。

最后还有转型背后的沉没成本。

随着转型进程逐渐推进,车企势必会将人力、销量和产能越来越多地向电动平台倾斜,那就意味着车企过去的燃油车厂区建设、产能投入等将遭遇巨大浪费。而且,转型越深入,沉没成本越高。

举个以小见大的例子,12月7日,据美国媒体报道,通用汽车最近要求凯迪拉克经销商做出选择,要么退出经销网络,凯迪拉克补贴30~50万美元;要么花费大约20万美元对经销商门店和系统进行升级,包括设置充电站和购买相关维修设备等,做好销售电动汽车的准备。

目前,已经有大约150家通用汽车经销商已决定退出凯迪拉克销售网络,而不是投资于销售电动汽车所需的昂贵升级,这个数字占凯迪拉克在美国全部880家经销商的17%。

连经销商对转型背后的成本与利润压力都缺乏信心与动力,厂商的艰难可想而知。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转型比创新更困难。特斯拉把传统车企拉入了自己擅长的赛道,让传统车企之前积累的内燃机技术逐渐变成沉没成本,还同时面临对纯电技术的巨大的投入。

根据全球咨询公司AlixPartners发布的报告,2019年全球汽车制造商的已动用资本回报率(ROCE)与2015年相比,平均下降了47%。

理由二,抓住欧洲政府补贴的红利期。

今年以前,无论从新势力数量还是电动车销量来看,中国一直都是电动化进程最快的国家,究其原因,很大程度在于政府对新能源车企和新能源车主的巨额补贴。

特斯拉能在美国发展分外迅速,原因也离不开美国政府早期的补贴支持。

但自2018年开始,随着电动汽车逐渐被市场认可并接受,基础已打好,中国和美国的补贴政策就开始了主动或被动的全面退坡,比如2018年,特斯拉累计交付量达到20万辆后,其曾享受的美国政府的单车7500美元税收补贴就被减半,然后逐步缩减,直至最后会取消。

而与中国和美国相反的是,以德国为首的很多欧洲国家,对电动汽车和生产厂商的补贴力度却在今年达到新高。

比如,德国政府在2020年扩大了对电动汽车和基础设施的补贴,包括价格低于40000欧元的电动汽车消费者补贴将提高50%;在此价格范围内,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购买者补贴同步提升50%;对于超过40000欧元的电动汽车,补贴将增加25%;同时,补贴期限将从2020年底延长至2025年底。

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针对在德国建立电池生产制造企业、电动汽车厂商、自动驾驶研究机构的补贴等等。

这种力度取得了肉眼可见的效果,11月,德国整体车市同比下降3%,但纯电动车销量同比上涨523%,达到了28965辆;据德国研究机构Schmidt Automotive Research报告预测,今年以来,德国纯电动车销量已经远超加州——特斯拉最大的市场所在地,所以特斯拉未来的市场重点,也将很可能转向欧洲。

整个欧洲更是如此,2020年上半年,欧洲16个主要市场一共销售了约38万辆纯电动车,销量五年来首次超越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

所以,无论是从政府补贴力度还是区域市场红利的角度而言,德国和欧洲都应当是福特纯电动车起步阶段的重地之一,他们应当以最快的速度应用上大众已有的MEB平台,而不是再熬几年等自家纯电平台研发出来,白白错过补贴和市场的红利期。

理由三,福特造血能力存疑。

2018年,福特宣布在全球增加110亿美元的投入,用于2022年之前在全球推出包括16款纯电动车型和24款其他电动化产品,使用大众MEB平台的费用,也算在了这110亿美元里。

110亿美元,看似不是个小数目,但相比前文所述大众对电动汽车平台的投入,依然九牛一毛。

若想真正自研纯电平台,在动辄几百亿美元的庞大支出面前,纵然是百年老店,现在的福特也有心无力。

近两年的福特遭遇了发展瓶颈。

2019年,福特汽车净利润4700万美元,远低于2018年的37亿美元,降幅达到了98.7%;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福特汽车营收347亿美元,净利润24亿美元,虽然高于市场预期,但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大众对Argo AI的投资使其获得了35亿美元的收益。

福特不是没有尝试过自救。早在两年前销量逐渐开始下滑时,福特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其中最重磅的改变,就是淘汰和停产盈利能力差的轿车,福克斯、蒙迪欧、林肯轿车等等,并将大部分资源分配到皮卡、SUV、商用车等车型中。

“我们或许会失去一些顽固的轿车客户,但无论如何,我们将利用一切机会向他们推荐Ecosport和Escape(两款紧凑型SUV)。这是我们权衡后的结果,我们要把资金投入到正在增长的领域,而不是衰退的领域。” 福特美国市场营销、销售和服务副总裁Mark LaNeve这样解释。

这个决定至今看来仍难以想象:一家以生产平价轿车而起步并闻名的公司,竟然会停产轿车。

但这又是时代和市场背景下的必然结果,不是福特不选择轿车,而是轿车消费者没有选择福特。美国轿车市场并不萎靡,丰田、大众、现代的轿车依然卖得如火如荼,失去销量的不是这个细分市场,而是车型老化、创新不新的福特本身。

这就是福特根本上的造血危机。

一边厢,其在燃油车市场逐渐式微;另一边厢,又赶上了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的革命。在传统产业遭遇失利的福特已经无法抽出太多精力和资金,投入到这场汽车产业百年来的最深一次技术革命。

今年3月,福特汽车的股价跌至3.96美元(市值250亿美元),这是福特自2010年走出金融危机后的股价最低点,不到最高值的四分之一。

由于疫情影响,福特在今年面临的供应链和生产危机更甚,所以从第三季度起,美国本土的裁员措施就一直在继续。9月8日,福特曾向美国的部分员工发送遣散费等相关细节,目标是到2020年底至少裁员1400人。

12月,据称福特又开启了新的裁员计划,但福特发言人表示,“这次调整是福特继续改进人事安排和生产线效率的一部分”,同时其拒绝透露有多少人将被辞退,以及哪些部门将受到影响。

12月4日,在摩根士丹利的一份分析报告中,其判断福特此次“重组规模将比通用汽车更大……根据福特的计划支出,这可能意味着最多关闭20家工厂和裁减5万名员工。我们预计,福特的重组计划将在全球裁员2.5万人。”

两面夹击的沉重压力下,福特可谓正在遭遇百年一遇的危机。

因此,或许对于福特来说,相比自己花大价钱组建团队从0研发,找合作伙伴才是事半功倍的更好办法。毕竟相比大规模裁员、砍掉亏损的轿车业务,转型电动成功与否才更是决定福特未来的关键。更何况其合作伙伴大众汽车,还是目前全球排名第一的汽车巨头。

福特并不是唯一一个处于危机中的传统车企,大众、丰田、宝马等车企即便已经或正在推出纯电平台,但沉重的成本压力和转型困局仍让其如履薄冰。与福特有着相似处境的本田,同样选择在北美与通用结成战略联盟,共同研发电子架构、辅助驾驶、车联网、VTX等技术,共享整车平台。

福特也并不是第一次遭遇危机,最近一次的2008年金融危机,入不敷出,就逼的福特被迫大规模变卖子品牌、子公司,断掉了“左膀右臂”。然而福特每次都能另辟蹊径、转危为安,包括2008年,福特是美国汽车企业里唯一一个没有破产的品牌。

这一次,随着节流和开源两大举措并行,2020年的福特汽车已经有了向好的态势。财报显示,福特汽车第三季度在欧洲和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均有所上升,北美市场占有率也维持在6%,与去年持平。

尤其在福特体系里最重要的中国市场,第三季度销量达到16.4万辆,同比增长25.4%,环比增长3.6%;同时,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实现同比增长。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家百年老店正以有条不紊的速度重新回到主赛道。

与大众共享MEB平台虽属无奈之举,却也不乏实现“借道超车”的可能。

美国投行Evercore ISI分析师Chris McNally表示,“时间最终将验证这次合作是1+1=3的成功,还是对全球管理/工程时间和资源的消耗。”但无论如何,这已经是“腹背受敌”的福特,能选择的最好方式。

(对本文内容有任何相关见解或探讨,以及有意汽车相关内容投稿,欢迎联系liyifan@wallstreetcn.com)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炒股养狗
举报

昔日巨头福特和大众不得不抱团取暖了,薪柴都添给了新能源,不想做第二个诺基亚就得放下身段

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