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蚂蚁只是开始,反垄断将对所有互联网巨头开刀

来源: 雪球
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指导对象涉及腾讯,京东,阿里巴巴等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几乎囊括整个行业。

11月6号,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

指导对象涉及京东、美团、58同城、百度、奇虎360、搜狗、字节跳动、快手、滴滴、微店、新浪微博、多点、贝壳找房、拼多多、国美在线、饿了么、小红书、携程、苏宁、同程、阿里巴巴、贝贝网、云集网、蘑菇街、兴盛优选、唯品会、腾讯等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指导覆盖面之广,几乎囊括了整个行业)。

消息来源: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

这说明什么?前段时间蚂蚁马云被约谈,只是监管的开始。一大批蚂蝗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蚂蚁只是开始

我写稿这会,股市已经收盘,这些相关公司股价该跌的也跌的差不多了。本来早上虽然跌了一波,但实际上等到中午已经涨回来的差不多了。然后出了这么个消息,直接拖累大盘午后跳水。

之所以有这个尾盘跳水,一个主要因素是11月10日的一个新消息,也就是今天。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这个意见直接导致拉升失败。

这些互联网巨头估值那么高,盈利能力那么变态,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高高在上的护城河,把一波又一波的后来者给拍死在沙滩上。护城河的成功建立,建立起来的就是一个垄断帝国。

互联网时代,建立在虚拟平台上经济秩序有一个特性赢家通吃。举个简单的例子,科学意义上定义人工智能,第一个研究出真正意义上的强人工智能的国家,将掌控整个互联网。后来者将很难再造一个强人工智能。

反垄断法意义,就在于打断这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意见表示,平台经济领域垄断协议主要是指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者其他协同行为。协议、决定可以是书面、口头等形式。

这一表述,直接把各位互联网平台看官,给按在地上摩擦。结果不用多说,相关产业链公司股价午后全趴下了。

港股几个龙头的表现

截至收盘,港股五大科技股全线暴跌,一天蒸发市值接近4300亿人民币,具体看,美团跌10.5%,京东跌8.78%,阿里巴巴跌5.1%,腾讯跌4.42%,小米集团跌4.31%。

垄断巨头在成长起来前,往往是创新和竞争的主要参与者,但一旦获得垄断地位,他们就会成为反创新和反竞争的主力。

成本、技术、算法、数据

这份“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中,17次提到“成本”、25次提到“技术”、22次提到“数据”、10次提到“算法”。堪称经典。

文件第三章,明确市场支配地位分析认定依据,对“不公平价格行为”、“低成本销售”、“拒绝交易”、“限定交易”、“搭售或者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以及“差别待遇”等行为认定进行场景化细化。

说到成本,最出名的要数共享汽车大战,共享单车大战,长租公寓和外卖大战。这几个切切实实改变了我们这一代的吃喝住行。

第一步,大家一起靠成本,打击对方,看谁更能烧钱比的就是谁先烧死对方。这个阶段,受益者是这些使用者,享受低价服务。

第二步,初步淘汰一批,形成两个或几个头部平台垄断格局。这一阶段,开始形成基本行业规则,对新入者打压。形成寡头。

最后一步,彻底成为龙头,拥有制定标准,规则的权力。甚至可以胁迫消费者接受一些非必须的服务等。如提价你还不能不用。

在这里成本是用来打击竞争对手,而技术、数据、算法则成了保证自己垄断地位的主要手段。现在最常见的一个就是大数据杀熟,相信大家身边都有。

大数据杀熟,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有用户在删除了浏览器Cookies之后,发现之前浏览过的一款DVD售价从26.24美元变成了22.74美元。不过那个时候国内的互联网环境还一般所以不常见。

你们现在就可以拿出你和自己家人的手机做个对比。这样的事情很多,比如美团,点同一家外卖的同一份产品,你们的价格就可能不一样。

2017年10月,名为刘兴隆的环境工程师在杭州出差,在和几位同事约车时,发现使用同样收费标准的专车服务,走同样路线,在几乎同时到达情况下,他付了35元而同事只需要付25元。

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今年11月份,就有人在网上爆料说自己是老会员,买的同一样东西竟然比新会员还要贵25元。

哦,其实大家身边就有,杀熟也不是互联网巨头的专利。比如我小时候,老家附近有个海鲜市场,我妈就经常去一个店买海鲜,每次那个老板都会主动给我妈抹个零头。后来有一次我妈发现,一些新客买海鲜的价格不抹零头竟然都比她便宜。把我妈搞得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唠叨太相信那个骗子了...

第一次来的,一律便宜些;而熟客,那么价格一定偏高,因为你对价格已经不敏感。这跟现在这些头部巨头收割我们杀熟还是有些区别的,但性质是一样的。不过以后这些巨头可能要面临被纳入监管铁拳的时代了。这对我们普通人是个大利好。

为什么会是今年?

关于大数据杀熟,关于互联网垄断,不说国外,我们自己说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偏偏是今年,偏偏是这个时候?

十九届五中全会确立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建立在逆全球化、疫情、中美战略博弈等背景下的。官方称之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局特殊。

这个背景下,启动内需成为关键。而要畅通内需,就需要反垄断。

我们要内需双循环,是因为全球蛋糕做大到现在已经陷入一个瓶颈期。现在,在全球蛋糕暂时无法做大的时候,主要靠国内也就理所当然。而现在国内互联网行业的蓝海时代也基本过去。

我们都知道一个行业在经历野蛮生长后,最需要的就是规范了。这个规范,当然不能由成为寡头的企业来定,只能国家来做。

否则互联网平台带来的“财富马太效应”杀伤力可就无人可以制衡了。在算法、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叠加下,我们毫无抵抗之力。

若规则不由国家制定,多数财富必将往少数人手中集中。最好的例子就是蚂蚁,之前估值3000亿美元,这些都是需要社会买单的。而监管后,蚂蚁估值1400亿美元,等于说是社会少买单了1600亿。反垄断法的实施,实际上对缩小贫富差距有很大的作用。

所以,这次会议着重强调了金融监管领域的反垄断,提出了“数据资源产权”概念。没有“数据”,就没有“算法”,蛇打七寸。

国家重拳出击,进行反垄断,这是普通人的福音。等于在短期内已经确定的蛋糕内,强行切割了一块富人的蛋糕给了其他阶层。

无论是网络小贷新规,还是最新的金融监管新规,亦或者现在的反垄断法。我们都可以一窥当下国家的大政方针,并且这不是一个或者几个平台和企业可以阻挡的,一如之前的蚂蚁不服。

巨头做久了,多少都养起来了一点高傲的性子,需要什么都是一篇通告出来。涨价,减量,捆绑协议?通通一篇公告结束。以后这些蚂蝗们的太上皇日子就要过去了。这么一想,还真挺爽。

本文作者:郑荣南,来源:雪球,原文标题:《叫停蚂蚁只是开始,反垄断将对所有互联网巨头开刀》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MobileUser6226
举报

仇富心态严重哦,不问经济环境,不问自己的老板/客户,却要看到别人价值缩水。好棒的雪球写手

0
回复
Larry
举报

干的漂亮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