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

来源: 雪球
来自硅谷的车库青年们作为昔日秩序的挑战者,借助科技手段和商业规律,以人类商业文明中前所未有的速度成长各行各业的新霸主,监管者和社会大众的浪漫主义色彩中逐渐渗入担忧与困扰,是否屠龙的少年已变为数字时代的利维坦?

进入21世纪第一个十年以来,来自硅谷的车库青年们作为昔日秩序的挑战者,借助科技手段和商业规律,以人类商业文明中前所未有的速度成长各行各业的新霸主,监管者和社会大众的浪漫主义色彩中逐渐渗入担忧与困扰,是否屠龙的少年已变为数字时代的利维坦?欧盟最早开始采取行动,现后对互联网巨头们实施多项反垄断调查。如果说由于这些巨头悉数来自美国,所以美国政府更愿意用贸易保护的标语来批评欧洲的话,2016年美国大选之后,围绕社交媒体操纵选举的职责,才让美国两党首次真正重视这个“灯下黑”现象。

Google、Facebook、苹果、亚马逊到底有没有垄断行为?详情点击:《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1)——Introduction》

互联网巨头之所以成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力量,本质在于其商业模式的本质具备强大护城河,能够带来强大的市场进入壁垒和规模收益递增的效果,再通过大量的收购活动进一步强化上述优势,与此同时对竞争对手实施“降维打击”,从而最终在各自的领域实现赢者通吃的格局。国会调查报告在这一章节中对于数字经济的运行逻辑和平台企业垄断的形成进行了全面论述和精辟剖析,是对于互联网平台巨头商业模式特征的绝佳分析报告。详情点击:《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2)——Background》

美国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在本章中分别详细阐述了包括在线搜索、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移动应用商店、移动操作系统、电子地图、云计算、语音助手、浏览器以及数字广告这几大业务的商业模式、市场竞争情况、主要巨头的市场地位以及垄断形式。这一章节可以说是广泛了解互联网巨头主要业务领域的绝佳投研报告,表述客观、引证详实。详情点击:《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3)——Markets Investigated(1/2)》

本篇翻译仍旧是翻译调查报告第四章《MARKETS INVESTIGATED》。上篇已介绍在线搜索、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移动应用商店、移动操作系统这5个小节;本篇介绍剩下的包括电子地图、云计算、语音助手、浏览器以及数字广告在内的5小节。详情点击:《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4)——Markets Investigated(2/2)》

第五章《DOMINANT ONLINE PLATFORMS》,也就是开始针对GAFA排队“公开处刑”,十分精彩,亦可从执法者、当事人、市场参与者及独立第三方学者及媒体的多维度体会理解各家公司商业模式核心要素、公司发展战略及市场战略、市场地位、(是否)滥用垄断行为及具体方式。本章依次介绍Facebook、Google、Amazon和Apple,因此并非按照字母表排序,此排序是否代表着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对四家平台反垄断严重性的排序,值得玩味。详情点击:《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5)——Facebook(1/2)》

本篇继续介绍Facebook(2)社交网络小节中的(b)相关收购;(c)反垄断行为以及(3)数字广告。详情点击:《对美国众议院反垄断调查报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的翻译和思考(6)——Facebook(2/2)》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