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谈判DAY2:AZ、杨森、再鼎已至。PD-1谈判前,恒瑞再破5000亿,百济、君实皆涨

来源: E药经理人
PD-1单抗谈判就是一场囚徒困境,要么各家价格维持在3-5万元水平,要么恒瑞报出超低价,迫使其他企业出局。恒瑞今天的价格可能就是其他药企未来PD-1的天花板。

医保谈判第二天,约50个品种参与谈判,企业报价最高降幅为40%左右。除了中成药谈判继续外,今日还涉及了眼药、肝胆用药、心血管用药、抗癌药等。绿谷、再鼎、先声、海思科、健康元以及来自石家庄的多家药企,还有大家熟知的跨国MNC如AZ、BI、礼来、杨森等都参与了谈判。值得关注的是,在PD-1开谈前夕,三家正准备冲刺医保的国产药企纷纷开涨。恒瑞带头,12月15日涨幅高达7.67%,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再次突破5000亿市值。种种迹象注定明日的PD-1谈判会是一场大战。

医保谈判第二天,还是冷。倒不是说温度,而是人。

依旧是8点34分,西黄城根北街,无风,但寥寥数人。许是没能抗住昨日刺骨的穿堂风,昨日E药经理到现场的几个小伙伴悉数高烧,38度多。

其中,明日要参与谈判的PD-1产品企业代表仍坚守在门口观察形势,还有自己企业相关产品在研发期,但是有竞品正在谈判的企业人士。

今天谈判开始赶节奏,据企业透露上午进去约30家,昨日是10家左右,拖到晚上7点多。但谈判的节奏很难受控。下午的谈判直到1:30左右企业才进场,2点开始谈判,直到下午5点30还未结束。E药经理人现场获悉,今日谈判的产品有50种,每次五家企业进入5个房间进行谈判。

出场的企业代表表情也比之前淡然了许多,仅有个别企业代表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欢悦。E药经理人现场获知的某企业最高降幅在40%左右,未超过50%。

与昨天谈判产品以中成药、糖尿病药为主不同,今天的参与谈判的品种更加丰富,除了中成药之外,还涉及了眼药、肝胆用药、心血管用药、抗癌药等。企业的阵势也比较强大,E药经理人观察发现,有的企业至少出动了10人的团队赶赴现场,阿斯利康、西安杨森、BI、礼来等大家熟知的跨国MNC也都悉数到场,某跨国药企高管甚至亲赴现场谈判。而本土的绿谷、再鼎、先声、海思科、云南腾药、健康元以及来自石家庄的多家药企也都出现。

专家态度“温和”、“都很好”是药企代表较为一致的感受,如果报价离医保15%线差距较大,专家会有提示,“可以根据语气判断是差的较多还是较少”,“根据成本,不要报的太虚就行”。譬如,来自云南某中成药企的代表称,第一次报价时降价了15%,没有进入,第二次又降了10%,综合降价了30%左右。

01 谈判面面观

昨日谈判涉及的中成药品种,今天仍有相关企业参加。

上午十点半,三名谈判代表走了出来,表情平淡。其中一位代表称自家谈判的中成药品种涉及肝胆领域在“6个省的医保内”。本次医保目录调整首次实行企业自主申报,符合条件的药品均可申报,其中申报条件7为“2019年12月31日前,进入5个(含)以上省级最新版基本医保药品目录的药品。”医保局此前公布的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中适用“条件7”的目录外西药和中成药共计493种。

谈起谈判的过程,一位代表颇有些大考后如释重负的感觉。“信封封得死死的,报过价后当面撕开。我们第一次报价超了(信封价格),第二次报价才中,紧张的我差一点就想带瓶酒进去了。

对于降幅,谈判代表也表示比预料中的要大,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第一次报超的价格是我们已经在中标价上降了15%的,又降了10%才进去(范围),最后谈的时候又降了大约10%。”

“(谈判的)领导们的态度都很好。”被问起此次谈判的感受,临上车前几位代表总结道。

与上一中成药企截然相反,一个精致高个子女人走出大门时,脸上没有掩饰住不悦的表情。有药企透露,这是一家跨国药企,谈判品种为滴眼液产品。

据2020年医保局发布的初审名单检索,共有13个滴眼液产品通过了形式审查。而据业内预测名单,能进入医保谈判的MNC品种仅有3个,分别是诺华申报的布林佐胺溴莫尼定滴眼液、参天制药的地夸磷索钠滴眼液、东沛制药塞奈吉明滴眼液。

后续E药经理人向东沛制药核实,该公司反馈没有谈成,不过并未透露是否是今日上午谈判品种。另据多家企业反馈昨日并未涉及眼药领域的品种谈判。

资料显示,布林佐胺溴莫尼定滴眼液于2013年4月获FDA批准上市,2019年7月获NMPA批准上市,是市场上唯一一款不含β受体阻断剂的固定剂量青光眼复方药物。同类适应证药物有LatanoprosteneBunod滴眼液、NetarsudilDimesylate滴眼液、布林佐胺/马来酸噻吗洛尔等。据悉,该药物10月21日在陕西省挂网限价为128元/盒(规格5ml:50m:10mg)。

地夸磷索钠滴眼液由参天制药获得Inspire制药(默克子公司)授权后开发,最早于2010年10月在日本获批用于干眼症的治疗,2017年10月国内获批进口,商品名为丽爱思。公开数据显示,该药2019年公立医疗机构销售额约3500万元。CDE数据显示,恒瑞医药的地夸磷索钠于今年7月报上市,目前正排队待审评;齐鲁制药的也在今年12月9日申报上市。

据悉,眼药领域还有来自兴齐眼药的2款品种或参与谈判,分别为溶菌酶滴眼液和环孢素滴眼液(Ⅱ),均属于条件5品种,其中溶菌酶滴眼液为独家品种。米内网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市场环孢素眼用制剂仅有华北制药的环孢素滴眼液上市销售,环孢素滴眼液(Ⅱ)未有企业获批生产。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环孢素销售额为18.84亿元,眼用制剂占比0.61%。

午后的太阳里气温略微上升,下午1点半谈判继续。

AZ派出了六人军团,走路带风。

据E药经理人了解,AZ有多款在国内上市的新药适用此次申报“条件5”,即“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17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新通用名药品”,备受关注。

2019年底,AZ的布地格福吸入气雾剂正式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慢阻肺(COPD)患者的维持治疗。该药物是慢阻肺治疗的三联吸入创新药物,2019年6月首先在日本获得批准,中国是全球第二个批准该药的国家。今年1月11日,布地格福吸入气雾剂(商品名:倍择瑞令畅)正式在中国上市。

5月份,AZ格隆溴铵福莫特罗吸入气雾剂(商品名:百沃平令畅)也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包括慢性支气管炎和/或肺气肿患者的维持治疗。(通用名:格隆溴/福莫特罗吸入气雾剂)

除了两款吸入式气雾剂品种,阿斯利康的环硅酸锆钠散(商品:名利倍卓) 也在2019年12月31日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成人高钾血症。高钾血症主要常见于慢性肾病患者的并发症, 2019年5月环硅酸锆钠散作为降钾药物被纳入中国《第二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今年4月,利倍卓正式在中国上市,规格为5g*3袋/盒,售价486元。

此外,备受关注的PD-(L)1单抗产品中也有阿斯利康的身影。阿斯利康的度伐利尤单抗注射液(商品名:英飞凡),俗称I药于2019年12月9日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同步放化疗后未进展的不可切除III期非小细胞肺癌。这也是第1个在中国上市的PD-L1单抗。

02 开谈前夕,PD-1企业股价为何大涨?

值得关注的是,在PD-1开谈前夕,三家正准备冲刺医保的国产药企纷纷开涨。

恒瑞医药带头,12月15日涨幅高达7.67%,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再次站上5000亿市值。同花顺数据显示,恒瑞医药还现身沪股通十大成交活跃股,位居沪股通港资成交额第1位,港资总计成交27.20亿。其中,买入21.82亿,卖出5.38亿,净买入16.44亿,净买入额占该股当日总成交量的22.28%。百济神州港股涨幅为2.74%,君实生物A股涨幅为4.66%。

有分析认为,目前针对该PD-1谈判主要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各家价格维持在3-5万元水平,另一种则认为恒瑞可能报出超低价,迫使其他企业出局。

也有分析认为,这两天谈判的产品价格及降幅、医保支付价到底是一个多大的比例,估计药企内部都拿到数据了,利空消息出尽所以大涨。

恒瑞医药自身也在近日表明了对PD-1价格的态度。

恒瑞医药相关负责人在某投资机构举办的闭门会论坛上指出,现在整个PD-1都是囚徒困境,这不是恒瑞的问题,而是PD-1太多了。恒瑞唯一的优势仅仅是适应症,而这种优势稍纵即逝。恒瑞今天的价格就是其他药企未来PD-1的天花板。

而根据近期一份在业内广为流传的《恒瑞医药研发进展电话会议纪要》,针对投资者提出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降价超预期,创新药价格降到很低,是否会影响研发投入等问题。恒瑞相关负责人表示,“降价不是公司决定的,是由医保局决定,未来几年研发投入肯定不会减少,现在正是转型升级把创新药全部铺开的时候,绝对不能回头,如果回头,对全行业创新、对国家的影响都不可想象。公司还是比较乐观的。”

上述相关负责人还介绍,恒瑞PD-1已经有4个适应症,还有2个已经向FDA提出新药申请,他并指出PD-1以后竞争肯定很激烈,如果做不出来更好的数据,公司可能不会继续做。现在看有30多种PD-1类在研产品,但是做出好数据的难度越来越大,后面相信会有公司退出。

种种迹象,注定明日的PD-1谈判会是一场大战。

本文来源:E药经理人,华尔街见闻对文章有删减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见闻用户
举报

目前了解的信息是:四家进口(O药、K药、罗氏、阿斯利康)都没有谈成,三家国产:百济、君实、恒瑞应该都进了,但具体适应症和具体价格信息不全,传闻恒瑞4.5w。

0
回复
见闻用户
举报

大公司的价格优势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