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9000亿美元财政救济能为经济注入多大动力?

来源: 花长春
新刺激法案预计增加个人消费支出2.1%,虽然较CARES法案的3.9%下降约1.8%,但考虑就业恢复仍能继续为经济复苏注入动力。

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0日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称,国会两党领导人就约9000亿美元的疫情救济法案达成协议,法案进入起草阶段,距通过该法案近在咫尺,预计当地时间12月21日(周一)国会进行表决。

本次疫情法案对个人的支付约为CARES法案的一半并提供了其他多元化的救助支持。目前法案详细内容还未公布,但根据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发布的摘要以及国会助手提供的一些细节,大致包括:

①为个人提供600美元现金、每周300美元的失业救济(持续10至16周)。

②小企业将获得2840亿美元的救助,820亿美元用于大学和学校,100亿美元用于儿童保育,450亿美元用于援助交通运输业,250亿美元用于家庭租金援助,130亿美元用于粮食援助,70亿美元用于宽带互联网援助,40亿美元用于建立国际疫苗联盟。

③此外还将加强税收抵免以鼓励低收入住房建设,通过税收抵免鼓励企业保持员工工资和雇主提供带薪病假等。

新刺激法案对个人收入的援助占其总收入的6.5%,较CARES法案的下降约3个百分点,或更有利于刺激就业。我们假设了“疫情失业补偿支付”、“经济影响支付”和“食物援助计划”三项的规模减半;我们还假设了其他项目基本保持不变,并对个别项目进行调整。

新刺激法案预计增加个人消费支出2.1%,虽然较CARES法案的3.9%下降约1.8%,但考虑就业恢复仍能继续为经济复苏注入动力。根据纽约联储发布的报告,居民对新救助法案的边际消费倾向为24%,结合上述测算数据可得新救助法案将增加个人消费支出约2.1%。此外,由于疫苗开始接种,新冠疫情也将得到很大控制,经济复苏前景更加明朗,在此背景下,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还或将提升,新救助法案对消费的拉动作用或将更强。

新一轮救助法案落地,海外需求再添薪火,春季行情可期。新一轮法案成功落地,缓解了当前海外疫情对经济冲击的担忧。而后续随着疫苗的大面积接种(美国已经开始紧急使用)、就业的持续恢复以及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有望渡过冰点时刻,2021年春季行情可期。

风险提示:病毒变异导致疫苗效果不佳,公众疫苗接种意愿不强。

正文

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0日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称,国会两党领导人就约9000亿美元的疫情救济法案达成协议,法案进入起草阶段,距通过该法案近在咫尺,预计当地时间12月21日(周一)国会进行表决。是否将美联储紧急贷款计划延长至明年是最近两党的最大分歧,但周六晚民主党作出让步,同意不再延长该计划,双方解决了最关键的分歧,两党现在就法案语言表述进行磋商。法案中并不包括民主党主张的对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也不包括共和党主张的对企业疫情相关诉讼的免责条款。

本次疫情法案对个人的支付约为CARE法案的一半并提供了多元化的救助支持

目前法案详细内容还未公布,但根据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发布的摘要以及国会助手提供的一些细节(图1),大致包括为个人提供600美元现金、每周300美元的失业救济(持续10至16周),小企业将获得2840亿美元的救助,820亿美元用于大学和学校,100亿美元用于儿童保育,450亿美元用于援助交通运输业,250亿美元用于家庭租金援助,130亿美元用于粮食援助,70亿美元用于宽带互联网援助,40亿美元用于建立国际疫苗联盟,此外还将加强税收抵免以鼓励低收入住房建设,通过税收抵免鼓励企业保持员工工资和雇主提供带薪病假。

总体而言,本次疫情就法案规模远小于3月份通过的CARES法案。对个人的现金派发、失业补助、薪资保护计划和粮食援助均被削减一半甚至更多,也取消了对大企业和州与地方政府的援助。

本次疫情救助法案虽然未对州和地方政府进行直接援助,但将州和地方政府的相关事权直接对应到了联邦财权,“资金直达援助实体”,直接规定对学校和交通运输业的援助规模,绕开了州和地方政府,而在CARES法案中,是由国会先拨款给州和地方政府,再由州和地方政府援助学校和交通运输业(正常时期,美国的学校和交通运输业的事权一般归州和地方政府管,很少归联邦政府管理)。但与CARES法案不同的是,本次救助法案并未援助州和地方政府的经常性开支。

新一轮刺激法案对消费影响几何?

2.1.  新救助法案对个人收入的援助占其总收入的6.47%

新刺激法案对个人收入的援助占其总收入的6.47%,较CARES法案的9.39%下降约2.91%(图2),或更有利于刺激就业。从规模上来看,本轮刺激法案的援助规模大幅下降,对个人收入的支持力度下降也是情理之中。由于CARES法案对对个人援助过多,抵消了失业带来的收入减少,使得个人总收入并没有快速下降,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助更鼓励失业者“游手好闲”,造成找工作的激励不足。本次救助法案将每周失业救助下调至300美元,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失业者找工作的激励,有利于后续失业率的走低。

从具体测算来看(均为折年数),我们假设了“疫情失业补偿支付”、“经济影响支付”和“食物援助计划”三项的规模减半(图2)。政府失业保险共有三项,其中“疫情失业补偿支付”对应的是每周失业的额外补偿,该项在CARES法案中是每周600美元,但新法案将其下调至每周300美元;“经济影响支付”是对个人的直接现金补助,该项在CARES法案中是每人1200美元,但新法案将其下调至每周600美元;“食物援助计划”在CARES法案中是300亿美元,但新法案将其下调至130亿美元。以上三项的规模基本都减半,所以我们假设了这三项在在新法案中对个人收入的影响也将减半,背后隐含的假设是能够获得这三项援助的人数大体保持不变。在具体测算上,“食物援助计划”取的是6-10月均值的一半,“疫情失业补偿支付”取得是5-7月均值的一半(因该项在7月底到期结束),“经济影响支付”取4-10月总和的一半,因为数据都是折年数,故最终可以进行加总。

我们还假设了其他项目基本保持不变,并对个别项目进行调整(图2)。在“薪资保护计划”、“提高医疗保险报销比例”、“疫情失业援助”等项目上,我们假设了其基本不变,因为新法案中也有相关援助计划;在具体测算上则直接取对应时间段的均值。“工资损失补偿支付”是CARES法案中“疫情失业补偿支付”(即每周600美元失业救助)在7月底到期后,特朗普绕开国会利用行政命令继续给失业者进行补贴的计划,并将持续至12月底,所以预计明年该项将不会再有援助资金,故直接调减至0。“疫情紧急失业补偿”是将失业者领取失业金的期限延长13周(美国失业者领取失业金的期限一般是半年,少数一年),故4-10月份该项下的资金不断增多,但美国失业高峰期为4-8月,之后就不断下行,10月份距4月份失业高峰正好半年,且之后还将持续4到5个月时间,所以我们预计该项在10月之后将大体保持稳定,对新法案的估算也等于10月份的救助规模。

2.2.  新救助法案预计增加个人消费支出2.09%

新刺激法案预计增加个人消费支出2.09%,虽然较CARES法案的3.92%下降约1.83%,但仍能继续为经济复苏注入动力。根据纽约联储10月13日发布的消费预期调查问卷(New York Fed Survey of Consumer Expectations -SCE)报告(图3),在CARES法案实施后,居民在得到财政补贴后的边际消费倾向(MPC)为29%,而针对如果有下一轮补贴的假设性问题的调查结果显示,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下降为24%,这也反映了获得额外的临时收入增加带来的边际收益递减。我们在前文中测算出新救助法案预计将增加个人收入1.28万亿美元(折年数)(图2),乘以MPC后得到消费支出增加约3006亿美元(折年数),美国最新(10月份)个人消费支出数据为14.64万亿美元(折年数),因而得到新救助法案将增加个人消费支出约2.09%。此外,由于疫苗开始接种,新冠疫情也将得到很大控制,经济复苏前景更加明朗,在此背景下,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还或将提升,新救助法案对消费的拉动作用或将更强。

3.  风险提示

病毒变异导致疫苗效果不佳,公众疫苗接种意愿不强。

本文作者:国君宏观花长春、田玉铎,文章来源:宏观长春,原文标题:《美国9000亿美元财政救济的影响测算——政策专题之美国系列(20201221)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