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超级新人”郑澄然:以高胜率控制回撤,在成长行业赚周期的钱

来源: 弘文,陈嘉懿
投资有道

如果要盘点2020年内受关注的基金经理,广发基金郑澄然必然被列入名单。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参与管理的两只基金业绩相对突出,其中广发高端制造基金去年收益133.8%,是全市场2020年表现最为出色的主动权益基金之一。

另一方面,还有他的“年轻”,他是纯正90后,北大毕业后进入证券市场不过4年半就提拔为基金经理,第一年参与管理的基金业绩就进入行业前列。

这当然有幸运的成分,但亦不尽然。郑澄然的成长很迅速,小学时期连跳三级,北京大学本科学的是微电子,同时辅修经济学;研究生读金融,2015年入职广发基金四年半即进入投资团队。在团队内部,他也是以学习能力迅速,把握规律精准著称。

同时,郑澄然身上也有同龄人少见的定力和抗压能力。2019年、2020年,他在行业研究、投资阶段,从深度的产业研究出发,协助投资团队把握住电动车、光伏、军工等板块的投资机会。

他究竟是个怎样的基金经理?下面的对话或许可以解答。

业绩溯源

问:你参与管理的产品2020年业绩非常好,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哪几项操作比较关键。

郑澄然: 基金组合的超额收益大部分来自于行业,比如光伏、军工。个股也贡献了一些Alpha,有些重仓股表现不错,基本抓住了板块中最牛的股票。

一个是2019年9月份,基金组合买了新能源车,在2020年2月市场情绪比较高时兑现浮盈。二是2020年4月份在市场低点布局光伏,中期持有贡献比较多的超额收益。

再有一个是2020年6月份时加仓军工行业,投资效率也比较高。当时6月份~8月份,一个多月的时间,不少军工个股涨幅比较大,也对净值贡献比较多。

问:电动车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郑澄然:电动车的投资逻辑是比较清晰的。第一个动力是特斯拉的放量,特斯拉在国内建厂和增产,对这个行业拉动比较明显。电动车的产量上去之后成本会降低,然后通过降价提升销量,这是个长期的产业逻辑。

另外,不仅是国内电动车放量,欧美国家2020年的销量也会比较好,因为补贴政策的扶持,这个我们也预料到了。

第三,在欧美对电动车大力扶持的政策,也会促使国内的扶持政策较慢退出,这个也被验证了。

问:这么强大的逻辑,你们在2020年还是减仓了?

郑澄然:我们的方法论是成长行业里赚周期波动的钱。2019年,我当时是制造业研究组组长,看的行业是新能源。当时,我推荐投资部门配置时,电动车的估值还比较低,比如某龙头股的市值1500亿。等到2020年,市场一致预期比较高的时候,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冲到5000亿以上了。根据我们搭建的公司研究模型,分析中期估值是6000亿。

抓住光伏的机会

问:今年广发在光伏板块的投资相当成功,不仅投的及时、仓位也重,这块是什么投资考虑?

郑澄然:光伏的某个龙头股是我在做研究阶段,给投资团队重点推荐的。当时,几位基金经理配置比例较高,确实有不错的超额收益。

当时,我们团队内部聊到的一个重要思路是:在海外疫情的背景下,那些需求在海外,供给在国内的行业,可能有重要的投资机会。光伏作为主要供给在国内的行业,就是其中的代表性行业之一。

光伏还有一个特殊性,它的行业供需缺口恰好在2020年上半年这个时间段特别明显,所以当时的投资机会也特别大。

问:供需缺口是供应紧缩,还是需求爆发导致的?

郑澄然:光伏的机会,当时既有供应端的紧缩,也有需求端的爆发

需求这端,光伏行业的正常规律是需求曲线随着价格下行会抬升,也就是价跌量增。今年一季度,光伏组件的价格持续下跌,区间跌幅一度达到40%。

加之,欧美那时正处于疫情比较严重的阶段。欧美国家推出一些财政刺激计划,新能源基建是重要的着力点。当时我们感觉,光伏产业的需求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会比较不错。

供给这端,正好小企业的产能也基本出清了。光伏行业的规律是行业波动很大,可能连续一到两个季度没订单,小企业就出清了。但供给端出清后,海内外需求爆发,这个供需缺口就特别明显。而且,某些龙头公司的有大量的产能建设和投产。

我们公司的基金经理当时抓住这个机会,基本上是年内最低位置区间,布局这个板块。

问:你说的供给侧的情况是怎么确认的?

郑澄然:很多的现场调研,产业链上下游的验证。这个企业的下游情况怎么样?上游到底采购了多少?现在同行业的小企业是什么状态?是在生产?还是已经关了?这些我们都通过各种渠道做了深入的验证。

在成长行业赚周期的钱

问:从光伏这个案例可以看出,你更倾向于赚成长的钱?

郑澄然:就光伏这个案例来说,我们是赚了“戴维斯双击”的钱(业绩、估值双升)。

一方面,行业的产能供需存在一个错配,导致它后续的业绩大幅度提升,这是个短期的东西。

但光伏也是一个成长性行业,所以在它业绩高增长的时候,市场更容易给它溢价,会畅想它未来广阔的市场空间,估值也会给得比较高。包括现在,市场对它未来的预期空间比较大,这些都是行情走到一定阶段,必然的一个过程。

问:阶段来说是戴维斯双击的逻辑,中长期的方向你还会关注它么?

郑澄然:从我们的方法论上说,我是在成长行业赚周期波动的钱。因为这块周期上行的阶段是这个行业收益“最肥美”的阶段,也是投资效率最高的阶段。

当然,这些赛道我们必须长期保持跟踪,你才能吃到这一段。

问:长期跟踪,但投资决策会考虑投资的效率?

郑澄然:会考虑一些市场共识的变化,很多行业的预期都是有周期起伏的,不会一直打折,也不会能一样炒,它都是有一定的周期。预期股价到一定阶段,我们就会重新评估持仓。

问:这很有趣,你投资了很多新兴成长行业,但你的分析框架其实还是比较谨慎的,比较稳健的。

郑澄然:对。

问:你投消费品和科技也是这个思路?

郑澄然:对,我的思路是比较一致的,基本都围绕着我这个框架去做。

问:那如果你跟踪的行业都没有周期波动的机会怎么办?

郑澄然:确实,偏中观的行业配置机会,也许一年就只有一两次。当市场缺乏这一类机会时,我会在稳定成长的行业中布局龙头公司的机会,如家电、机械行业,行业发展稳定,龙头优势很清晰,估值相对合理。

重视投资性价比

问:你非常重视所投资标的的性价比,尤其它的估值比较高的时候,你是会比较坚决退出,这会不会错过一些持续强势表现的行业的投资机会?

郑澄然:各种投资方法应用得好,都可以有好的业绩。我的方法会比较重视性价比。

这可能跟我性格有一点关系,我还是偏保守一点。我觉得估值过分扩张,脱离了它的合理估值区间的时候,甚至出现了明显估值泡沫的时候,应该谨慎。

问:你自己怎么定义估值的合理范围?怎么识别泡沫?

郑澄然:有些估值泡沫不需要仔细算,用常识就能识别。

比如,有些行业的新兴公司,估值超过了全球的龙头企业。我觉得这个估值从常识角度就是不合理的。

还有一些公司可以做一个长期的预测,根据它潜在的市场空间,这个公司的行业地位和能力,对五年以后的发展做一个预测,最乐观和最悲观的情况分别是什么样,现在值不值得投资。

比如,新能源的某家企业,我们如果假设五年后它是几百亿的利润,那么它六千亿市值就是我们认可的阶段性估值上限。如果你现在就大幅超过了这个估值,那么就意味着已经透支了未来的市场空间。

成长性行业也要关注周期

问:与长期持有的,你和市场上的主要差别是认知上的差别,还是就是对信息收集能力的差别?

郑澄然:我觉得认知的差别肯定存在。比如有些行业,市场认为他们是长期高增长或者长期没有机会,但是我觉得存在很大的周期性和波动性,这肯定会形成投资上的不同。

问:成长性行业周期也很大么?

郑澄然:大部分行业都有周期,有些产业是能连续很多年有不错的增长,但供给的波动更大。大部分产业只要第一年需求有20%的增长,第二年继续有20%增长,那么第三年供给也许会有100%的增长,接着各种各样的风险扩展。这就是周期。

成长经历(小标题)

问:介绍下你的经历?

郑澄然:我的从业经历比较简单,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北大,本科学习微电子,研究生学金融。毕业后 进入广发基金研究发展部,覆盖的行业是电力设备与新能源。2020年调入成长投资部,现在担任成长投资部基金经理。

问:你在研究部的时间比一般人短,是进步比较突出?

郑澄然:我在研究部大概四年半多一点。前两年时间相当于成长期,这也是广发基金的特点,会给研究员一段培养的阶段。

2017年开始,我正式负责新能源和新能源车领域的研究。客观来说也比较顺。这期间,板块的主要行情基本都抓住了,在买入、卖出时点上也给投资部门比较明确的建议。

问:刚开始去好像还没有管理基金,主要负责什么呢?

郑澄然:刚到成长投资部,主要负责部门的研究工作。在我们之前,成长投资部都是基金经理,不承担特定的研究任务。我们这批(还有一位研究员)刚从研究部过去时,都有比较熟悉的领域,所以,我们开始时会承担一定的研究工作。

问:你从研究跨到投资这块领域里面来,觉得难度大吗?

郑澄然:可能跟我的理念有关系,我觉得我的工作性质没什么大的变化。

我感觉,一个行业内公司的定价权,中长期来说,还是掌握在跟踪最紧密的一线研究员手上。研究员天天泡在这个行业里面,对这个产业信息的了解跟踪,肯定是比较深刻的,对我来说,我现在的工作也还是研究基本面为主。相对来说,我现在覆盖的范围更广。

深度调研  高效验证

问:你提到了一线跟踪的重要性,那么在调研过程中你会注意哪些细节?

郑澄然:我觉得调研最关键的是,你要明确参加调研的目的是什么?要提出一些核心的问题,围绕一些本质的问题去了解。然后通过系统的调研能总结出行业的一些法则。

还有一种就是日常跟踪,收集行业的信息,对行业的动态保持密切跟踪,这个通常是研究员要做的。

问:你是怎么做调研的,举个例子?

郑澄然:比如光伏的这个例子。当时我们有一个供给和需求缺口的逻辑需要验证。需求端的验证不用花太多时间,因为需求本身受其他产业景气影响很大,受政策影响特别大,这事儿企业也不一定搞的很清楚。

但在供给端的调研就很重要。我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了解到这样的一个线索,所以我们为这个逻辑就调研了很多次,去看它的工艺到底是什么。其他小企业是不是真的退出了?最后把这个逻辑验证了出来。

问:现在上市公司调研上动辄几百人调研,这个你会参与么?

郑澄然:这个我可能看个调研纪要就行了,这是个工作方法的问题。一个几百人的调研,插一个问题都比较难,然后你路上去花一天,回来花一天时间,有点影响效率。

以高胜率控制回撤

问:如果市场波动比较大的话,你会考虑应对措施么?

郑澄然:我举个例子,我一般会给重仓的公司,框定一个市值范围。你比如说N公司,市场范围是3000亿到6000亿元。如果他某一天暴涨,市值范围超过6000亿了,我可能要减一点,比如跌到3000亿以下,我会加一点,大致是这样。

问:你对估值的合理性很重视?

郑澄然:我的方法论就是在胜率很高的时候买,通过胜率控制回撤。而胜率是很注重估值的,我们在对一些品种进行调仓,也是觉得估值高了,胜率降低。

有些股票卖掉后还在涨,我们也觉得不遗憾。因为投资只能赚我们认知范围内的钱。在底部买我熟悉的票,性价比好,投资的胜率就比较有把握。当估值贵了,就要减仓。这是我的框架。

看好顺周期品种

问:2021年看好的主线的是什么?

郑澄然:2021年,我主要看好两条主线,其中一条是全球经济复苏,就是像原油化工这样的顺周期的品种。

第二条主线是“十四五”这个战略规划,这个主线是更偏长期一些,也需要等相关公司的价格到更合理的位置再考虑出售。

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
KooL
举报

才20来岁,就思维缜密,前途无量

0
回复
wscn3285569983
举报

有些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是无法用估值与盈利模式预测它的市值的。小编可以回家吃屎了。

1
回复
MobileUser4183
举报

厉害👍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