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重大风险之一:美联储缩减QE预期发威

来源: 宋雪涛
宋雪涛认为,2022年美国经济恢复潜在增速后,美联储可能着手QE退出,但缩减(taper)预期对市场的冲击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出现。

2020年12月的美联储FOMC会议纪要显示,委员一致通过维持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在0%-0.25%水平不变,直到达到就业和通胀的双重目标;延续每个月1200亿美元购债力度不变;全面上调2020-2022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测值。量化宽松方面,美联储预计未来数月将延续当前每月800亿美元国债和400亿美元MBS的资产购买节奏。

这次纪要也出现了对“缩减(taper)”量化宽松规模的讨论:最大就业和通胀目标达到以后,美联储会如同2013-2014年一样逐步退出量宽。上一次QE“缩减”信号(2013年5月)曾带来过市场恐慌(Taper Tantrum),当时债券利率大幅上行,直到后来联储安抚和经济回落,利率才重新下行。过去一周主要受这份会议纪要的影响,10年期美国通胀保值债券(TIPS)收益率上涨13bp,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行20bp。

对于逐渐缩减量化宽松,我们认为如果疫情控制得当、经济持续复苏,今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更多Fed关于逐渐缩减量化宽松的市场沟通和前瞻指引,明年上半年正式开启缩减。参考2013-2014年,此次每月可减少100-150亿美元资产购买的节奏,大约在2022年末-2023年上半年结束资产购买,之后逐渐转向按到期量操作。但现实情况是后疫情时期的经济疲弱复苏和美国财政赤字创新高可能拖累美联储缩减QE的步伐。

今年美国财政赤字大概率继续突破2万亿美元,而财政若要发力,即便不考虑最近两轮财政刺激的规模,美国国债供应量也将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大幅超过美联储购买量。美联储需要在2021年将其计划的月度量化宽松规模扩大一倍以上,才能赶上2020年的水平。海外投资者对美债兴趣降低后,需要美联储用扩表来积极配合,这与2013-2014年美国财政赤字缩窄(仅6800亿、4830亿美元)配合美联储退出购债的情况大相径庭。若美联储无法通过购债吸收财政部发债供给,美债利率有较大上行风险,而延长购债久期可以一定程度上平滑利率上行风险。20年12月FOMC会议纪要显示“几位(a couple of)与会者表示”对增加购买更长久期的债券持开放态度。

整体而言,基于Fed的平均通胀目标框架,明后两年不需要担心美联储加息。2022年美国经济恢复潜在增速后,美联储可能着手量化宽松退出的程序,但缩减(taper)预期对市场的冲击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联储加大市场沟通的时候开始出现。

本文作者:宋雪涛,来源:雪涛宏观笔记,原标题《宋雪涛:taper预期的冲击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出现》

如需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阅读相关VIP文章: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